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亿元巨贪何其多

2015-1-7 09:37:42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桑怡

【相关新闻】贪腐近4亿元 “广东第一贪”张新华一审被判处死刑

  2014年末,广州白云家工商联合公司原总经理张新华,因贪腐涉案金额近4 亿元,一审被判死刑。有媒体显露,据不完全统计,在已经公开的司法判决中,近年有49名贪官贪腐超过亿元。秦皇岛市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其家中被搜出1.2亿元现金、37公斤黄金、68套房产手续。国家发改委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家藏现金两亿余元,被查获时,当场烧坏4台点钞机。而“大老虎”徐才厚被查出的16亿元,重达一吨,用十几辆军用卡车才拉完。……

  应当说,十八大以前,就有亿元贪官被查处,其中包括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和苏州市原副市长姜人杰。不过,近年来暴露的亿元以上的巨贪越来越多,这一方面表明反腐斗争日益深入,让这些巨贪无法再隐藏下去;另一方面,也表示贪腐分子欲壑难填,在贪腐上也与日俱进,不再以万、十万、百万、千万为满足,而是多多益胜,显示出和珅式的贪婪。

  这些亿万贪官,有高官,也有小吏.从副国级、省部级到司局级、处科级,各个台阶的人物都有。对贪婪者来说,不论官位高低,都会充分利用手中的权力谋私,力求利益最大化。就贪污的钱财来说,高官可以是“大老虎”,小吏也可以成为“大老虎”,条件是他们所在的岗位能炸出那么多油水。在“小官巨腐”案件中,那些所谓的“小官”,往往掌握着特殊资源,比如供水、国土、教育等;或控制着垄断行业,比如银行、车管、医保、电、气等。有的是一把手或某个方面的主管,在所辖领域说一不二,“具有绝对的权力”。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原行长余振东,官不大,竟贪污挪用巨公款约合人民币40亿元,是其一例。这表明防治巨贪,要加强对那些拥有特殊资源的部门和绝对权力的管治。

  贪腐起于贪婪,贪婪是贪腐分子“心中的老虎”,其特点不是一般的私心杂念,而是无底的贪欲。他们对钱财的追求,不是出于温饱的需要,也不是出于想活得好一点的需要,他们像和珅一样,完全成了财迷财奴,以拥有金钱财宝为最大的快乐,那怕过多的钱财给他们带来累和麻烦。也心甘如饴。“亿元贪官”马俊飞在担任呼和浩特铁路局副局长的22个月时间里,他几乎平均每两天就要受贿一次,每天近20万元,每小时受贿近万元。这么多源源不断的赃款,使藏钱成为最头痛的事情,但是,对他来说,“痛并快乐者”,没有赃款进账,也就没有了快乐。因此,对心中藏着贪婪“老虎”的贪官来说,尽管也需要施以必要的廉洁教育,要其“自律”,但是要他们断绝“不想贪”的念头,是不大可能的,重要的还是要严格制度和法律的约束。进行“他律”,使他们“不敢贪”“不能贪”。邓小平同志早就指出:还是制度靠得住,法治靠得住。

  亿元贪官并不是一天形成的,巨额赃款是逐渐积累起来的,多则二三十年,少则也有几个春秋,在这个过程中,不管他们怎样伪装,贪腐的尾巴也不可能完全掩盖住。俗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已不为”,对这些巨贪的为非作歹,民众或多或少都有所反映。对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的贪腐问题,质疑和举报就早已有之。在案发前十多年的时间里,他在国内、海外购置房产,将妻儿移居香港,自己编造假身份获得香港永久居留权。然而,他却边腐边升,从沙河镇党委书记一直升到广州市副市长,成为一只“硕鼠”。这里,暴露了纪检监督工作的严重缺失。马克思、恩格斯在总结巴黎公社经验时,提出一切公职人员必须“在公众监督之下进行工作”,必须接受人民民主监督。纪检监督与民主监督进一步结合,将会有力地遏止贪腐的发展,特别是亿元“老虎”的为患。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亿元巨贪何其多

2015年1月7日 09:37 来源:东方网

【相关新闻】贪腐近4亿元 “广东第一贪”张新华一审被判处死刑

  2014年末,广州白云家工商联合公司原总经理张新华,因贪腐涉案金额近4 亿元,一审被判死刑。有媒体显露,据不完全统计,在已经公开的司法判决中,近年有49名贪官贪腐超过亿元。秦皇岛市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其家中被搜出1.2亿元现金、37公斤黄金、68套房产手续。国家发改委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家藏现金两亿余元,被查获时,当场烧坏4台点钞机。而“大老虎”徐才厚被查出的16亿元,重达一吨,用十几辆军用卡车才拉完。……

  应当说,十八大以前,就有亿元贪官被查处,其中包括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和苏州市原副市长姜人杰。不过,近年来暴露的亿元以上的巨贪越来越多,这一方面表明反腐斗争日益深入,让这些巨贪无法再隐藏下去;另一方面,也表示贪腐分子欲壑难填,在贪腐上也与日俱进,不再以万、十万、百万、千万为满足,而是多多益胜,显示出和珅式的贪婪。

  这些亿万贪官,有高官,也有小吏.从副国级、省部级到司局级、处科级,各个台阶的人物都有。对贪婪者来说,不论官位高低,都会充分利用手中的权力谋私,力求利益最大化。就贪污的钱财来说,高官可以是“大老虎”,小吏也可以成为“大老虎”,条件是他们所在的岗位能炸出那么多油水。在“小官巨腐”案件中,那些所谓的“小官”,往往掌握着特殊资源,比如供水、国土、教育等;或控制着垄断行业,比如银行、车管、医保、电、气等。有的是一把手或某个方面的主管,在所辖领域说一不二,“具有绝对的权力”。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原行长余振东,官不大,竟贪污挪用巨公款约合人民币40亿元,是其一例。这表明防治巨贪,要加强对那些拥有特殊资源的部门和绝对权力的管治。

  贪腐起于贪婪,贪婪是贪腐分子“心中的老虎”,其特点不是一般的私心杂念,而是无底的贪欲。他们对钱财的追求,不是出于温饱的需要,也不是出于想活得好一点的需要,他们像和珅一样,完全成了财迷财奴,以拥有金钱财宝为最大的快乐,那怕过多的钱财给他们带来累和麻烦。也心甘如饴。“亿元贪官”马俊飞在担任呼和浩特铁路局副局长的22个月时间里,他几乎平均每两天就要受贿一次,每天近20万元,每小时受贿近万元。这么多源源不断的赃款,使藏钱成为最头痛的事情,但是,对他来说,“痛并快乐者”,没有赃款进账,也就没有了快乐。因此,对心中藏着贪婪“老虎”的贪官来说,尽管也需要施以必要的廉洁教育,要其“自律”,但是要他们断绝“不想贪”的念头,是不大可能的,重要的还是要严格制度和法律的约束。进行“他律”,使他们“不敢贪”“不能贪”。邓小平同志早就指出:还是制度靠得住,法治靠得住。

  亿元贪官并不是一天形成的,巨额赃款是逐渐积累起来的,多则二三十年,少则也有几个春秋,在这个过程中,不管他们怎样伪装,贪腐的尾巴也不可能完全掩盖住。俗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已不为”,对这些巨贪的为非作歹,民众或多或少都有所反映。对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的贪腐问题,质疑和举报就早已有之。在案发前十多年的时间里,他在国内、海外购置房产,将妻儿移居香港,自己编造假身份获得香港永久居留权。然而,他却边腐边升,从沙河镇党委书记一直升到广州市副市长,成为一只“硕鼠”。这里,暴露了纪检监督工作的严重缺失。马克思、恩格斯在总结巴黎公社经验时,提出一切公职人员必须“在公众监督之下进行工作”,必须接受人民民主监督。纪检监督与民主监督进一步结合,将会有力地遏止贪腐的发展,特别是亿元“老虎”的为患。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