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川大教师"自白书"直刺高校软肋

2014-12-24 16:55:40

来源:东方网 作者:毛开云 选稿:仲颖

  “相信讲好一门课比写好一篇论文重要的人,今夜死去了。”四川大学教师周鼎的“自白书”昨天在网上火了。周鼎表示,一直以为教师最重要的工作是上好课,但如今教学似乎成了副业,这让他非常失望。该校不少学生在网上表达了惋惜,因为公选课时周鼎的课曾几近挤爆选课系统。校方对此尚无回应,周鼎则在接受南都记者独家专访中证实,他将退出公选课教学,“不再自取其辱”。(12月24日《南方都市报》)

  读了川大教师周鼎的“自白书”,想起了安徒生《皇帝的新装》中的那个小男孩。周鼎“自白书”的内容,高校心知肚明,公众早有耳闻,但各方都心照不宣。如今,周鼎以“自白书”的形式公诸于众,自然一石激起千层浪。周鼎的“自白书”直刺高校三大软肋:一是论文比讲课重要;二是申报课题成为高校教师的主要工作;三是教学成了高校的副业。

  不管在什么高校,论文远远比讲课重要。发了论文特别是发了很多论文,不仅有稿费、有奖励、有名声、有效益,更重要是的可以评职称,评了职称可以涨工资。发论文是评职称的硬件,这不仅是高校的规则,也是很多学校的规则。一篇论文压死人,很多教师评职称就吃了没有论文的亏。君不见,每年一到评职称的时候,每种乱七八糟的报刊杂志上,挤满了各级各类学校教师的论文。而论文的质量,实在不敢恭维,不少还是照抄来的。看看新闻报道,高校教师、教授剽窃他人作品的情况,可以用“多如牛毛”来形容。

  “科研是自留地,教学是公家田。”周鼎的感叹发自内心。谁不想把自留地种好?谁管你公家田是否撂荒?为了种好自留地,高校老师尤其是不少领导,不顾教学、不顾管理,一门心思申报课题。有的教师和领导一学期、一学年申报几个课题,他哪有时间和精力搞教学、搞管理?为啥要申报课题,关键还是“利”字作祟。有了课题就有了经费、有了奖励、有了评职称的资本。申报课题成为高校教师的主要工作,这是学生的悲哀、高校的悲哀、中国教育的悲哀,也是整个社会的悲哀。

  教师该干啥?高校教师该干啥?无非都是四个字:教书育人。教书育人才是教师该干的工作呀!教师挖空心思写论文,绞尽脑汁整课题,这些事情与学生何干?不把学生当作人的学校是啥学校?不把学生放在心上的老师是啥老师?教学成了高校的副业,看来高校还改名“高效”了!

  周鼎的“自白书”发表后,在高校学生中引发广泛讨论,几乎是“一边倒”为周鼎点赞,为周鼎鸣不平。“川大需要你”、“愿用其它挂科再换一节旁听”等言论,是对周鼎的安慰和礼赞,是对高校的声讨和控诉。高校该如何办?高校教师该如何当?高校该如何评价教师的工作?高校和高校教师该如何教书育人?高校暴露出来的诸如此类的问题,确实到了该捋一捋的时候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川大教师"自白书"直刺高校软肋

2014年12月24日 16:55 来源:东方网

  “相信讲好一门课比写好一篇论文重要的人,今夜死去了。”四川大学教师周鼎的“自白书”昨天在网上火了。周鼎表示,一直以为教师最重要的工作是上好课,但如今教学似乎成了副业,这让他非常失望。该校不少学生在网上表达了惋惜,因为公选课时周鼎的课曾几近挤爆选课系统。校方对此尚无回应,周鼎则在接受南都记者独家专访中证实,他将退出公选课教学,“不再自取其辱”。(12月24日《南方都市报》)

  读了川大教师周鼎的“自白书”,想起了安徒生《皇帝的新装》中的那个小男孩。周鼎“自白书”的内容,高校心知肚明,公众早有耳闻,但各方都心照不宣。如今,周鼎以“自白书”的形式公诸于众,自然一石激起千层浪。周鼎的“自白书”直刺高校三大软肋:一是论文比讲课重要;二是申报课题成为高校教师的主要工作;三是教学成了高校的副业。

  不管在什么高校,论文远远比讲课重要。发了论文特别是发了很多论文,不仅有稿费、有奖励、有名声、有效益,更重要是的可以评职称,评了职称可以涨工资。发论文是评职称的硬件,这不仅是高校的规则,也是很多学校的规则。一篇论文压死人,很多教师评职称就吃了没有论文的亏。君不见,每年一到评职称的时候,每种乱七八糟的报刊杂志上,挤满了各级各类学校教师的论文。而论文的质量,实在不敢恭维,不少还是照抄来的。看看新闻报道,高校教师、教授剽窃他人作品的情况,可以用“多如牛毛”来形容。

  “科研是自留地,教学是公家田。”周鼎的感叹发自内心。谁不想把自留地种好?谁管你公家田是否撂荒?为了种好自留地,高校老师尤其是不少领导,不顾教学、不顾管理,一门心思申报课题。有的教师和领导一学期、一学年申报几个课题,他哪有时间和精力搞教学、搞管理?为啥要申报课题,关键还是“利”字作祟。有了课题就有了经费、有了奖励、有了评职称的资本。申报课题成为高校教师的主要工作,这是学生的悲哀、高校的悲哀、中国教育的悲哀,也是整个社会的悲哀。

  教师该干啥?高校教师该干啥?无非都是四个字:教书育人。教书育人才是教师该干的工作呀!教师挖空心思写论文,绞尽脑汁整课题,这些事情与学生何干?不把学生当作人的学校是啥学校?不把学生放在心上的老师是啥老师?教学成了高校的副业,看来高校还改名“高效”了!

  周鼎的“自白书”发表后,在高校学生中引发广泛讨论,几乎是“一边倒”为周鼎点赞,为周鼎鸣不平。“川大需要你”、“愿用其它挂科再换一节旁听”等言论,是对周鼎的安慰和礼赞,是对高校的声讨和控诉。高校该如何办?高校教师该如何当?高校该如何评价教师的工作?高校和高校教师该如何教书育人?高校暴露出来的诸如此类的问题,确实到了该捋一捋的时候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