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京石高速"换马甲"重新收费开了恶例

2014-12-15 09:12:2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应海 选稿:项凌


(言下之意:欢迎您再来交费)

  原京石高速公路河北段因收费年限到期停止收费。但免费时间只有40天,今年年底,在原京石高速的路基上,“新京石高速”将重新上岗,并重新获得22年的收费权。相关官员表示,重新获得收费权并不违反相关法规。(《燕赵都市报》12月14日)

  《收费公路管理条例》明文规定,收费公路的收费期限届满,必须终止收费。京石高速1993年11月实现全线通车,当初获批的收费期为1993年11月23日至2014年11月22日,现已到期,依法理当停止收费,还路于民。为什么仅仅免费40天后,它又可以重新收费,并且不违反法律规定呢?

  原来,河北省方面早已于2012年4月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取得了京港澳高速京石段改扩建工程的建设许可,并于2013年10月8日正式断交施工,也就是说,一条新公路即将在原址上改造结束。由于这一改扩建工程产生了新的贷款,当然需要继续收费还贷了。从这一角度来看,新京石高速继续收费当然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了。

  但是令人倍感憋屈的是,明明是已经到期的收费公路,竟然因为这么一改造,换了个马甲,便又重新获得22年的收费权,这也太不把公众利益当回事了。早不改造,晚不改造,偏偏在收费到期时进行改造,这难道是精心计划好了的吗?更让人担忧的是,京石高速公路这么一倒腾,便又重新拿回了收费权,要是其它即将到期的收费公路也这么干,那怎么?这几年,我国许多收费公路的收费期都即届满,地方政府和经营者们正在绞尽脑想着法子延长收费,京石高速此举无疑开了恶头,作了极坏的示范。

  看来,国家有必要对收费公路的改造升级作出细化规定,如果不是特殊情况,除了改造别无他策,一律不得审批。别担心收费公路收费到期后路状不佳,不好地走,按照《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第三十八条的规定,收费公路终止收费前6个月,相关部门应当对收费公路进行鉴定和验收,符合取得收费公路权益时核定的技术等级和标准的,才可办理公路移交手续;否则收费公路经营管理者期限内养护,直至达到要求。

  即便真的需要改造,那也应首先考虑使用财拨款,进行公益性投入;再退一步,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引入了民间资本,那也要重新确定收费模式,即欠多少钱就收多少钱,一旦还清欠款,立即停止收费。而且,最好能设立收费倒记时牌,实时记录收费还贷进度,让别有用心者无法作假。

  但愿别再出现第二条穿上马甲的“京石高速”,但愿收费公路“绵绵无期”的现象能得到遏制。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京石高速"换马甲"重新收费开了恶例

2014年12月15日 09:12 来源:东方网


(言下之意:欢迎您再来交费)

  原京石高速公路河北段因收费年限到期停止收费。但免费时间只有40天,今年年底,在原京石高速的路基上,“新京石高速”将重新上岗,并重新获得22年的收费权。相关官员表示,重新获得收费权并不违反相关法规。(《燕赵都市报》12月14日)

  《收费公路管理条例》明文规定,收费公路的收费期限届满,必须终止收费。京石高速1993年11月实现全线通车,当初获批的收费期为1993年11月23日至2014年11月22日,现已到期,依法理当停止收费,还路于民。为什么仅仅免费40天后,它又可以重新收费,并且不违反法律规定呢?

  原来,河北省方面早已于2012年4月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取得了京港澳高速京石段改扩建工程的建设许可,并于2013年10月8日正式断交施工,也就是说,一条新公路即将在原址上改造结束。由于这一改扩建工程产生了新的贷款,当然需要继续收费还贷了。从这一角度来看,新京石高速继续收费当然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了。

  但是令人倍感憋屈的是,明明是已经到期的收费公路,竟然因为这么一改造,换了个马甲,便又重新获得22年的收费权,这也太不把公众利益当回事了。早不改造,晚不改造,偏偏在收费到期时进行改造,这难道是精心计划好了的吗?更让人担忧的是,京石高速公路这么一倒腾,便又重新拿回了收费权,要是其它即将到期的收费公路也这么干,那怎么?这几年,我国许多收费公路的收费期都即届满,地方政府和经营者们正在绞尽脑想着法子延长收费,京石高速此举无疑开了恶头,作了极坏的示范。

  看来,国家有必要对收费公路的改造升级作出细化规定,如果不是特殊情况,除了改造别无他策,一律不得审批。别担心收费公路收费到期后路状不佳,不好地走,按照《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第三十八条的规定,收费公路终止收费前6个月,相关部门应当对收费公路进行鉴定和验收,符合取得收费公路权益时核定的技术等级和标准的,才可办理公路移交手续;否则收费公路经营管理者期限内养护,直至达到要求。

  即便真的需要改造,那也应首先考虑使用财拨款,进行公益性投入;再退一步,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引入了民间资本,那也要重新确定收费模式,即欠多少钱就收多少钱,一旦还清欠款,立即停止收费。而且,最好能设立收费倒记时牌,实时记录收费还贷进度,让别有用心者无法作假。

  但愿别再出现第二条穿上马甲的“京石高速”,但愿收费公路“绵绵无期”的现象能得到遏制。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