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博士处长巨额受贿是审批体制之过

2014-12-2 14:28:0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冯创志 选稿:仲颖

  媒体云,近日,广东省科技厅高新处处长王韧被控受贿300余万元案在广州中院开庭(见新快报2014年12月1日)。据称,王韧家中被查出2000多万元财产,仅600多万元有明确合法来源。其中有700多万元涉嫌受贿仍在调查中,另有500多元无法解释来源。因此,王被控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而检方指控,王某涉嫌犯罪是从1998年至2013年,均在科技厅多个处室当“小领导”。当然,最重要的是负责科技项目研究经费和企业扶持资金的申报受理审议上报。也就是说,尽管申报最后批准的权力在国家相关部门,但谁都知道,科技系统项目资金的申报,省科技厅相关处室是最重要一关。

  本来,身为机关工作人员,处理资金项目上报是他们份内的事,一个项目能否上报,只要对照相关政策分析项目的实际就能确定。为何一个处长却能把“审核工序”视为个人发财的渠道?被贪念占据之外,项目上报审核体制存在问题恐怕是很重要原因。

  人们不难看到,凡是广东科技系统向国家申报的科技资金项目都必须经过博士处长所管辖的“高新技术发展及产业处”,也就等于厅长之下最大权力官员,只要处长“搞掂”(广东话即疏通好)厅长,那么就可以大笔一挥上报,而厅官或更高一层的部门见到处长签字的呈报文,也就同样不假思索同意。这样,即使向国家申报项目一般需要经过县市相关政府部门加具意见,但人们都可以看到“谁个是关键人”。王韧之所以能在短短几年内谋取巨额受贿,原因在于他是资金项目申报的“关键人”,找他帮忙,向他“打点”就由此而来。

  王韧处长涉嫌巨额受贿让人们看到了资金申报体制的弊端。这个弊端可以用一句老话来概括:权力失去监督会变质。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徐进辉局长10月31日曾介绍,依法立案查办了一批国家发改委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受贿犯罪案件。截至目前,共立案查办11案11人,其中,发改委国家能源局5人,发改委价格司5人、发改委就业和收入分配司1人,分别为:国家能源局副局长、新能源司司长、核电司司长、电力司副司长、煤炭司副司长、价格司原司长、现任司长、副司长、副巡视员,价格司原领导班子多数涉嫌职务犯罪。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和价格司窝案出现,是长期以来,审批权过大、过于集中,缺少监督,又缺乏透明,导致审批公章成为少数官员手中的摇钱树的恶果。避免这个弊端,就需要限制权力,监督权力。十八届四中全会对深入推进依法行政、加快建设法治政府作出明确部署。如推行政府权力清单制度,旨在消除权力寻租的空间;建立行政机关内部重大决策合法性审查机制,以及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度及责任倒查机制,则是要堵上滥用权力的后门。

  如何监督一个行政厅的处长?依笔者之见,需要体制内与体制外相结合,共同发力。在体制内监管,就是从项目申报那一刻起,单位的纪监部门需要同时介入,了解项目的来龙去脉,更要把住项目的重点,对疑点一查到底;同一个负责项目的处室需要集体负责。同时,作为厅领导需要通过厅务会或相关的会议进行把关,防止一个部门由一两个官员说了算。在体制外,重要的是项目向上申报时要全部及时进行公示,让公众监督,使项目公开一些,透明一些。同时,对某些经查有行贿送礼行为的单位及个人要发“黄牌警告”,甚至取消其申报资格。这样,就有可能避免项目申报过程行贿受贿之陋习,还项目申报的清净透明,也令公众对项目申报的放心。

编辑点评:

    又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权利过于集中没有监督滋生的腐败。依法行政如何发挥应有的作用?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博士处长巨额受贿是审批体制之过

2014年12月2日 14:28 来源:东方网

  媒体云,近日,广东省科技厅高新处处长王韧被控受贿300余万元案在广州中院开庭(见新快报2014年12月1日)。据称,王韧家中被查出2000多万元财产,仅600多万元有明确合法来源。其中有700多万元涉嫌受贿仍在调查中,另有500多元无法解释来源。因此,王被控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而检方指控,王某涉嫌犯罪是从1998年至2013年,均在科技厅多个处室当“小领导”。当然,最重要的是负责科技项目研究经费和企业扶持资金的申报受理审议上报。也就是说,尽管申报最后批准的权力在国家相关部门,但谁都知道,科技系统项目资金的申报,省科技厅相关处室是最重要一关。

  本来,身为机关工作人员,处理资金项目上报是他们份内的事,一个项目能否上报,只要对照相关政策分析项目的实际就能确定。为何一个处长却能把“审核工序”视为个人发财的渠道?被贪念占据之外,项目上报审核体制存在问题恐怕是很重要原因。

  人们不难看到,凡是广东科技系统向国家申报的科技资金项目都必须经过博士处长所管辖的“高新技术发展及产业处”,也就等于厅长之下最大权力官员,只要处长“搞掂”(广东话即疏通好)厅长,那么就可以大笔一挥上报,而厅官或更高一层的部门见到处长签字的呈报文,也就同样不假思索同意。这样,即使向国家申报项目一般需要经过县市相关政府部门加具意见,但人们都可以看到“谁个是关键人”。王韧之所以能在短短几年内谋取巨额受贿,原因在于他是资金项目申报的“关键人”,找他帮忙,向他“打点”就由此而来。

  王韧处长涉嫌巨额受贿让人们看到了资金申报体制的弊端。这个弊端可以用一句老话来概括:权力失去监督会变质。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徐进辉局长10月31日曾介绍,依法立案查办了一批国家发改委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受贿犯罪案件。截至目前,共立案查办11案11人,其中,发改委国家能源局5人,发改委价格司5人、发改委就业和收入分配司1人,分别为:国家能源局副局长、新能源司司长、核电司司长、电力司副司长、煤炭司副司长、价格司原司长、现任司长、副司长、副巡视员,价格司原领导班子多数涉嫌职务犯罪。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和价格司窝案出现,是长期以来,审批权过大、过于集中,缺少监督,又缺乏透明,导致审批公章成为少数官员手中的摇钱树的恶果。避免这个弊端,就需要限制权力,监督权力。十八届四中全会对深入推进依法行政、加快建设法治政府作出明确部署。如推行政府权力清单制度,旨在消除权力寻租的空间;建立行政机关内部重大决策合法性审查机制,以及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度及责任倒查机制,则是要堵上滥用权力的后门。

  如何监督一个行政厅的处长?依笔者之见,需要体制内与体制外相结合,共同发力。在体制内监管,就是从项目申报那一刻起,单位的纪监部门需要同时介入,了解项目的来龙去脉,更要把住项目的重点,对疑点一查到底;同一个负责项目的处室需要集体负责。同时,作为厅领导需要通过厅务会或相关的会议进行把关,防止一个部门由一两个官员说了算。在体制外,重要的是项目向上申报时要全部及时进行公示,让公众监督,使项目公开一些,透明一些。同时,对某些经查有行贿送礼行为的单位及个人要发“黄牌警告”,甚至取消其申报资格。这样,就有可能避免项目申报过程行贿受贿之陋习,还项目申报的清净透明,也令公众对项目申报的放心。

编辑点评:

    又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权利过于集中没有监督滋生的腐败。依法行政如何发挥应有的作用?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