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控烟"立法"更需跳出"执法"困境

2014-11-26 09:24:4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江 选稿:桑怡

【相关新闻】全面控烟路有多远?——解读我国首部控烟条例征求意见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减少和消除烟草烟雾危害,保障公众健康。(《燕赵都市报》11月25日)

  公共场所控烟,实在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尽管控烟进入立法程序,多少令人期待。不过,正所谓“徒法不足以独行”,控烟立法究竟能走多远,是否能让控烟行动摆脱当下的困境,仍有待观察。

  从控烟条例的送审稿来看,无论是影视剧播吸烟镜头最高罚3万,还是室内公共场所一律禁烟,固然是不难体会控烟力度的加强。既然证据确凿,影视剧播吸烟镜头的相关罚则,执行起来并不存在太大的难度,但是,室内公共场所一律禁烟,究竟靠啥来保证,具体又如何执行,假如缺乏相关的细则与可操作性,控烟立法遭遇执法困境,也仍将在所难免。

  事实上,公共场所控烟早有尝试,但效果却始终乏善可陈,尤其到了操作执行层面,更是雷声大雨点小。不仅如此,长期以来形成的公共场所公然吸烟的习惯,更是形成了对控烟禁令的强大阻力。例如,“车站候车闲得无聊吸烟也违法?”,“单位干活累了抽个烟管得着吗?”,各种抵触情绪,更是让控烟禁令难以落地。那么,控烟立法是否能够有的放矢,有效化解抵触,遏制并改变公共场所吸烟的习惯,自然是实现控烟目标的关键前提。

  控烟立法在这方面并非没有考量,就连谁该带头控烟,国家公务人员不得在公务活动中抽烟,都事无巨细的提及。但问题在于,既然立法并非道德规劝,那么,假如国家公务人员并未带头控烟,甚至开会的时候领导还带头吸烟,这事儿究竟谁来管,又有何罚则,具体又该如何执行,仍然缺乏可操作的手段的话。立法沦为空谈,甚至因为无法执行而消弭立法的严肃性,恐怕并非杞人忧天。?

  那么,公共场所禁烟,国外又是如何做到的呢?以美国为例,公共场所禁烟令就得到了很好的执行,在公共场所基本看不到有人吸烟。这并非美国没人吸烟,而在于公共场所吸烟要承受高额的经济罚则,当吸一根烟要面临250美元的罚款,自然不会有人和自己的钱袋子过不去。当然,美国公共场所禁烟,也并非一味的封堵,而同样有疏导,如设置有限的吸烟点,以满足特定人群的烟瘾,在这些区域之外则严格禁烟。而公共场所禁烟,当然少不了相应的执行机制,在有着浓厚吸烟传统的法国,为落实公共场所禁烟令,有17万名以上的“香烟警察”在公共场所巡逻。这些由警察、宪兵和军队巡逻兵等组成的执法人员,一旦发现有人违反禁烟令,有权对违反者处以68欧元的罚款,而违规的场所将被处以双倍罚款。

  最后,禁烟这事儿,又该谁带头呢?相比缺乏执行力的让领导和公务人员做表率,倒不如由政府来带头“禁烟”。烟草业作为利税大户,政府实际上才是最大的“吸烟者”,那么,通过相关政策的调整,改变政府“吸烟”的形象,控烟立法才能更有说服力。

编辑点评:

    从源头治理,当然应该总量控制,但执法难的问题依然有待解决。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控烟"立法"更需跳出"执法"困境

2014年11月26日 09:24 来源:东方网

【相关新闻】全面控烟路有多远?——解读我国首部控烟条例征求意见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减少和消除烟草烟雾危害,保障公众健康。(《燕赵都市报》11月25日)

  公共场所控烟,实在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尽管控烟进入立法程序,多少令人期待。不过,正所谓“徒法不足以独行”,控烟立法究竟能走多远,是否能让控烟行动摆脱当下的困境,仍有待观察。

  从控烟条例的送审稿来看,无论是影视剧播吸烟镜头最高罚3万,还是室内公共场所一律禁烟,固然是不难体会控烟力度的加强。既然证据确凿,影视剧播吸烟镜头的相关罚则,执行起来并不存在太大的难度,但是,室内公共场所一律禁烟,究竟靠啥来保证,具体又如何执行,假如缺乏相关的细则与可操作性,控烟立法遭遇执法困境,也仍将在所难免。

  事实上,公共场所控烟早有尝试,但效果却始终乏善可陈,尤其到了操作执行层面,更是雷声大雨点小。不仅如此,长期以来形成的公共场所公然吸烟的习惯,更是形成了对控烟禁令的强大阻力。例如,“车站候车闲得无聊吸烟也违法?”,“单位干活累了抽个烟管得着吗?”,各种抵触情绪,更是让控烟禁令难以落地。那么,控烟立法是否能够有的放矢,有效化解抵触,遏制并改变公共场所吸烟的习惯,自然是实现控烟目标的关键前提。

  控烟立法在这方面并非没有考量,就连谁该带头控烟,国家公务人员不得在公务活动中抽烟,都事无巨细的提及。但问题在于,既然立法并非道德规劝,那么,假如国家公务人员并未带头控烟,甚至开会的时候领导还带头吸烟,这事儿究竟谁来管,又有何罚则,具体又该如何执行,仍然缺乏可操作的手段的话。立法沦为空谈,甚至因为无法执行而消弭立法的严肃性,恐怕并非杞人忧天。?

  那么,公共场所禁烟,国外又是如何做到的呢?以美国为例,公共场所禁烟令就得到了很好的执行,在公共场所基本看不到有人吸烟。这并非美国没人吸烟,而在于公共场所吸烟要承受高额的经济罚则,当吸一根烟要面临250美元的罚款,自然不会有人和自己的钱袋子过不去。当然,美国公共场所禁烟,也并非一味的封堵,而同样有疏导,如设置有限的吸烟点,以满足特定人群的烟瘾,在这些区域之外则严格禁烟。而公共场所禁烟,当然少不了相应的执行机制,在有着浓厚吸烟传统的法国,为落实公共场所禁烟令,有17万名以上的“香烟警察”在公共场所巡逻。这些由警察、宪兵和军队巡逻兵等组成的执法人员,一旦发现有人违反禁烟令,有权对违反者处以68欧元的罚款,而违规的场所将被处以双倍罚款。

  最后,禁烟这事儿,又该谁带头呢?相比缺乏执行力的让领导和公务人员做表率,倒不如由政府来带头“禁烟”。烟草业作为利税大户,政府实际上才是最大的“吸烟者”,那么,通过相关政策的调整,改变政府“吸烟”的形象,控烟立法才能更有说服力。

编辑点评:

    从源头治理,当然应该总量控制,但执法难的问题依然有待解决。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