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期盼塑造一个真实美丽的甄后形象

2014-11-12 13:02:48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云发 选稿:仲颖

  近日,一出名叫《川上吟》的新戏正在开排,剧作者吕育忠供职于文化部艺术司,该戏通过三国时曹丕、曹植兄弟与曹丕皇后甄氏的纠葛来写人生际遇及悲欢。我有幸读过剧本,唱词写得很有文采。

  有关甄氏事迹的题材,近年似成为戏曲热点之一,如京剧有《洛神赋》、舞剧有《水月洛神》、桂剧有《七步吟》、越剧有《铜雀台》等,主要是因为曹植的那篇《洛神赋》影响太大,一些学者认为是曹植感念其嫂甄氏之美而写,于是便进而引发艺术家想象,将其衍化为曹丕、曹植与甄氏的“三角恋”,而这正是当代戏曲舞台最受欢迎的情节需求。

  我曾长期研读陈寿的《三国志》(附裴注),感到甄氏是三国史上最有光彩的女性,她不仅美丽,而且贤惠、善良、孝顺、有识见。史书记述了她许多感人事迹,如幼年时劝母亲善待寡居的二嫂,在兵荒马乱时让家里多购粮食接济饥民,改嫁至曹家后又孝敬婆母卞氏,卞氏在前线染恙,她寝食不安;丈夫曹丕好色,她也不妒,反劝曹丕多畜女人以便生育等,曹丕不满女宠任氏顶撞要将其赶出去,甄氏曾力劝无果。在她那个时代,女子该具有的优秀品格三从四德孝悌贤淑她都有了,再加上外貌无比美丽,所以她成为三国史上超过貂婵的第一美女,应该是名至实归。

  甄氏后来结局悲惨,因年老(?)色衰为曹丕抛弃,发牢骚后为情敌所谗,终被丈夫曹丕赐死,享年仅39岁,死时“披发覆面,以糠塞口”,很惨。大概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古今的文人们都希望给甄氏寻一个爱情的“好归宿”,于是便把目光与投向了曹植,为什么?因为曹植在曹魏黄初年间写了著名的《洛神賦》,其中曹植自称在洛水畔曾偶遇绝色神女云云,种种描述,此处不再赘述。由于曹植也是一位遭际不公的文人,人们便很容易将他和甄氏的命运联系在一起,附会出《洛神赋》是曹植为思念心爱的甄氏而写,一些文学史还将《洛神赋》称为“感甄赋”。戏曲舞台更胡编出年轻的曹植在洛水之畔与甄氏惊艳相爱定情的情节,附会出甄氏与曹植有私情,两人因而为曹丕所忌等等。

  其实曹植与甄氏的“恋情”八竿子也打不着。一是甄氏生于后汉光和五年(182),曹植生于后汉初平三年(192),史所明载,甄氏比曹植大了整整10岁,两人婚前相恋绝无可能。二是甄氏先嫁袁熙,建安九年(204)被曹军掳获后才嫁曹丕,是年甄氏22岁,曹植还只有12岁,这就可击破甄氏可能在洛水之畔与曹植一见钟情的谎言。三是曹植因往昔与曹丕争当魏王世子的斗争中失败,一直遭曹丕迫害、猜忌,但他又自觉才高八斗,希望曹丕能赐给他官做,以一展平生抱负,多次上书求官未果,又写了许多诗赋,将自己才学比喻为“美女”,以求曹丕理解,《洛神賦》中的美女,其实就是曹植的自我标榜,想以此打动曹丕,绝非写甄氏。四是曹丕对曹植的迫害极其严密,他灭东汉即帝位后一直将曹植贬在外地,并多次欲借口杀曹植,在此严酷政治环境下,曹植还敢写《洛神赋》之类诗文表白他对嫂子的思念吗?除非是他在作死,借他十个胆也不敢。

  毫无疑向,曹丕、曹植与甄氏的“三角恋”,都是艺术的胡编,而其根源出于文学史上学者的误读,对真正的历史人物甄氏其实是一种亵渎。我更认为,三国史上这个几乎十全美的女性甄氏,其实更有权利在历史上、舞台上获得她应有的评价和光采,她不该只是“三角恋”剧情所需的牺牲品。但不幸,迄今为止,所有关于甄氏题材的戏,无一例外地都“诬陷”她与小叔子曹植恋情出轨并陷入二曹兄弟的“三角恋”,这真是一个千年悲剧。

  所以,我希望艺术家们能认真读一读《三国志》,将来在舞台上能塑造一个没有“三角恋”的、真实的美丽甄后形象,这也是种文化的传承。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期盼塑造一个真实美丽的甄后形象

2014年11月12日 13:02 来源:东方网

  近日,一出名叫《川上吟》的新戏正在开排,剧作者吕育忠供职于文化部艺术司,该戏通过三国时曹丕、曹植兄弟与曹丕皇后甄氏的纠葛来写人生际遇及悲欢。我有幸读过剧本,唱词写得很有文采。

  有关甄氏事迹的题材,近年似成为戏曲热点之一,如京剧有《洛神赋》、舞剧有《水月洛神》、桂剧有《七步吟》、越剧有《铜雀台》等,主要是因为曹植的那篇《洛神赋》影响太大,一些学者认为是曹植感念其嫂甄氏之美而写,于是便进而引发艺术家想象,将其衍化为曹丕、曹植与甄氏的“三角恋”,而这正是当代戏曲舞台最受欢迎的情节需求。

  我曾长期研读陈寿的《三国志》(附裴注),感到甄氏是三国史上最有光彩的女性,她不仅美丽,而且贤惠、善良、孝顺、有识见。史书记述了她许多感人事迹,如幼年时劝母亲善待寡居的二嫂,在兵荒马乱时让家里多购粮食接济饥民,改嫁至曹家后又孝敬婆母卞氏,卞氏在前线染恙,她寝食不安;丈夫曹丕好色,她也不妒,反劝曹丕多畜女人以便生育等,曹丕不满女宠任氏顶撞要将其赶出去,甄氏曾力劝无果。在她那个时代,女子该具有的优秀品格三从四德孝悌贤淑她都有了,再加上外貌无比美丽,所以她成为三国史上超过貂婵的第一美女,应该是名至实归。

  甄氏后来结局悲惨,因年老(?)色衰为曹丕抛弃,发牢骚后为情敌所谗,终被丈夫曹丕赐死,享年仅39岁,死时“披发覆面,以糠塞口”,很惨。大概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古今的文人们都希望给甄氏寻一个爱情的“好归宿”,于是便把目光与投向了曹植,为什么?因为曹植在曹魏黄初年间写了著名的《洛神賦》,其中曹植自称在洛水畔曾偶遇绝色神女云云,种种描述,此处不再赘述。由于曹植也是一位遭际不公的文人,人们便很容易将他和甄氏的命运联系在一起,附会出《洛神赋》是曹植为思念心爱的甄氏而写,一些文学史还将《洛神赋》称为“感甄赋”。戏曲舞台更胡编出年轻的曹植在洛水之畔与甄氏惊艳相爱定情的情节,附会出甄氏与曹植有私情,两人因而为曹丕所忌等等。

  其实曹植与甄氏的“恋情”八竿子也打不着。一是甄氏生于后汉光和五年(182),曹植生于后汉初平三年(192),史所明载,甄氏比曹植大了整整10岁,两人婚前相恋绝无可能。二是甄氏先嫁袁熙,建安九年(204)被曹军掳获后才嫁曹丕,是年甄氏22岁,曹植还只有12岁,这就可击破甄氏可能在洛水之畔与曹植一见钟情的谎言。三是曹植因往昔与曹丕争当魏王世子的斗争中失败,一直遭曹丕迫害、猜忌,但他又自觉才高八斗,希望曹丕能赐给他官做,以一展平生抱负,多次上书求官未果,又写了许多诗赋,将自己才学比喻为“美女”,以求曹丕理解,《洛神賦》中的美女,其实就是曹植的自我标榜,想以此打动曹丕,绝非写甄氏。四是曹丕对曹植的迫害极其严密,他灭东汉即帝位后一直将曹植贬在外地,并多次欲借口杀曹植,在此严酷政治环境下,曹植还敢写《洛神赋》之类诗文表白他对嫂子的思念吗?除非是他在作死,借他十个胆也不敢。

  毫无疑向,曹丕、曹植与甄氏的“三角恋”,都是艺术的胡编,而其根源出于文学史上学者的误读,对真正的历史人物甄氏其实是一种亵渎。我更认为,三国史上这个几乎十全美的女性甄氏,其实更有权利在历史上、舞台上获得她应有的评价和光采,她不该只是“三角恋”剧情所需的牺牲品。但不幸,迄今为止,所有关于甄氏题材的戏,无一例外地都“诬陷”她与小叔子曹植恋情出轨并陷入二曹兄弟的“三角恋”,这真是一个千年悲剧。

  所以,我希望艺术家们能认真读一读《三国志》,将来在舞台上能塑造一个没有“三角恋”的、真实的美丽甄后形象,这也是种文化的传承。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