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由拆除“埋儿奉母”想起“长跪尽孝”  

2014-11-8 14:04:11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夏阳

  今天再来说六安街头那一幅“郭巨埋儿”,是否真是“已晚谭”了呢?恐怕不是,因为就在前几日,引出舆论哗然的这块“公益广告”,悄悄拆掉了——依我所见,“郭巨埋儿”的拆除,与当年“雷峰塔的倒塌”,具有同样的进步意义。

  大概因为现在“不孝”,所以又拿“二十四孝图”来教育今人。“二十四孝”是一种什么样的“美德”呢?鲁迅先生说过这样意思的话,说它有的还可行,有的则要人送命,还有的更令人生厌。例如“郭巨埋儿”,说的就是晋代郭某人为了省下粮食供奉其母,刨坑活埋儿子的“故事”,被称为“二十四孝”中“最极端、最奇葩、最不可学的一个典范”,所以尤其受到鲁迅先生痛斥——其实“二十四孝”固然讲孝,但所取典型大多荒诞不经,少有正常的、可供现代社会借鉴的事迹,不要说“刻木事亲”的愚蠢和“尝粪忧心”的诡异了,便是什么“闻雷泣墓”呀、“哭竹生筝”呀,无不是怪力乱神的东西。像“郭巨埋儿”这样的“孝”,说它是“与现代文明背道而驰的传统糟粕”,我看一点也没有过,不料竟“拿来”作了宣传“精神文明”的“道德楷模”。

  其实这一类的“道德楷模”,并非六安一市才“拿来”——十年之前,我们的报纸曾浓墨重彩地宣传过一个“长跪尽孝”的典范。某地一位“军嫂”,因为公公去世,而夫君从军,戎机万里,无法前来奔丧,所以引来亲属宗族百般指摘。于是该好军嫂,代夫祭灵,以身尽孝,长跪坟前。因为是媳妇代祭,所以一天还不行,一跪就是七天,终于化解了三姑六婆的愤懑,使那远在边关的丈夫,得以安心保国,于是军功章上,便有了她的一半。这个“感人的故事”,当然是作为“文明新风”来浩荡弘扬的,但这“文明”,真那样“道德”吗——跪头相祭,本是老祖宗的遗陋之风;因为男女不平等,所以媳妇代祭,要跪七天才能过关,这更像是封建的老谱;我们的军嫂,逆来顺受,俯首长跪,当然是集了“纲常”于一身,本该“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又有什么可以拿来楷模的呢?大概只能算作“第二十五孝”吧!

  而近年之间,又有一个“道德楷模”,展现在我们的媒体上。这回不是“军嫂”了,却是一个“残嫂”,说是某地女子,长期受到丈夫家暴,不要说一点“感情”了,便是度日如年,也已苦不堪言,但是坚不离异,默默承受,直到丈夫离世之后,还一直为他守寡。什么原因呢?因为那男人是个残疾,“不能没人照顾”,所以再打再骂,也不能离开他!这当然不是“孝道”,而是“妇道”了,大概可以立“贞节”之碑建一个高坊了。然而人们读了连篇累牍的报道和捧上了天的评论,却不觉狐疑,那一种毫无感情只有“义务”的婚姻,那种为了照顾“责任”而牺牲自己一生幸福追求的“道德”,真是那样“道德”那么“文明”吗?

  还是回到“郭巨埋儿”来吧。腐烂了一百年的“二十四孝图”,为什么今天又被拿了出来“教育人民”?因为包括“不孝”在内,我们的道德状况确实出了许多毛病,所以人们惊呼“滑坡”,进而饥不择食——其实道德作为观念形态,是有不同的“历史类型”的,除了继承性外,主要还是要同现实的“物质生活方式”相适应,不同性质的道德,是很难类比出个“爬坡”或“滑坡”的。比如我们对人的解放、个性的张扬,对于人性与爱情的勇敢追求,以及对于私人财产权的承认和捍卫、对于个人隐私权的尊重与保护、对于个人合法利益的大胆诉求,乃至公民当家作主的民主监督自觉性等等,都只有市场经济和开明政治之下才能生成,这哪里是一部“二十四孝”乃至那些“存天理灭人欲”的封建道德可以简单比拟的呢?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由拆除“埋儿奉母”想起“长跪尽孝”  

2014年11月8日 14:04 来源:东方网

  今天再来说六安街头那一幅“郭巨埋儿”,是否真是“已晚谭”了呢?恐怕不是,因为就在前几日,引出舆论哗然的这块“公益广告”,悄悄拆掉了——依我所见,“郭巨埋儿”的拆除,与当年“雷峰塔的倒塌”,具有同样的进步意义。

  大概因为现在“不孝”,所以又拿“二十四孝图”来教育今人。“二十四孝”是一种什么样的“美德”呢?鲁迅先生说过这样意思的话,说它有的还可行,有的则要人送命,还有的更令人生厌。例如“郭巨埋儿”,说的就是晋代郭某人为了省下粮食供奉其母,刨坑活埋儿子的“故事”,被称为“二十四孝”中“最极端、最奇葩、最不可学的一个典范”,所以尤其受到鲁迅先生痛斥——其实“二十四孝”固然讲孝,但所取典型大多荒诞不经,少有正常的、可供现代社会借鉴的事迹,不要说“刻木事亲”的愚蠢和“尝粪忧心”的诡异了,便是什么“闻雷泣墓”呀、“哭竹生筝”呀,无不是怪力乱神的东西。像“郭巨埋儿”这样的“孝”,说它是“与现代文明背道而驰的传统糟粕”,我看一点也没有过,不料竟“拿来”作了宣传“精神文明”的“道德楷模”。

  其实这一类的“道德楷模”,并非六安一市才“拿来”——十年之前,我们的报纸曾浓墨重彩地宣传过一个“长跪尽孝”的典范。某地一位“军嫂”,因为公公去世,而夫君从军,戎机万里,无法前来奔丧,所以引来亲属宗族百般指摘。于是该好军嫂,代夫祭灵,以身尽孝,长跪坟前。因为是媳妇代祭,所以一天还不行,一跪就是七天,终于化解了三姑六婆的愤懑,使那远在边关的丈夫,得以安心保国,于是军功章上,便有了她的一半。这个“感人的故事”,当然是作为“文明新风”来浩荡弘扬的,但这“文明”,真那样“道德”吗——跪头相祭,本是老祖宗的遗陋之风;因为男女不平等,所以媳妇代祭,要跪七天才能过关,这更像是封建的老谱;我们的军嫂,逆来顺受,俯首长跪,当然是集了“纲常”于一身,本该“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又有什么可以拿来楷模的呢?大概只能算作“第二十五孝”吧!

  而近年之间,又有一个“道德楷模”,展现在我们的媒体上。这回不是“军嫂”了,却是一个“残嫂”,说是某地女子,长期受到丈夫家暴,不要说一点“感情”了,便是度日如年,也已苦不堪言,但是坚不离异,默默承受,直到丈夫离世之后,还一直为他守寡。什么原因呢?因为那男人是个残疾,“不能没人照顾”,所以再打再骂,也不能离开他!这当然不是“孝道”,而是“妇道”了,大概可以立“贞节”之碑建一个高坊了。然而人们读了连篇累牍的报道和捧上了天的评论,却不觉狐疑,那一种毫无感情只有“义务”的婚姻,那种为了照顾“责任”而牺牲自己一生幸福追求的“道德”,真是那样“道德”那么“文明”吗?

  还是回到“郭巨埋儿”来吧。腐烂了一百年的“二十四孝图”,为什么今天又被拿了出来“教育人民”?因为包括“不孝”在内,我们的道德状况确实出了许多毛病,所以人们惊呼“滑坡”,进而饥不择食——其实道德作为观念形态,是有不同的“历史类型”的,除了继承性外,主要还是要同现实的“物质生活方式”相适应,不同性质的道德,是很难类比出个“爬坡”或“滑坡”的。比如我们对人的解放、个性的张扬,对于人性与爱情的勇敢追求,以及对于私人财产权的承认和捍卫、对于个人隐私权的尊重与保护、对于个人合法利益的大胆诉求,乃至公民当家作主的民主监督自觉性等等,都只有市场经济和开明政治之下才能生成,这哪里是一部“二十四孝”乃至那些“存天理灭人欲”的封建道德可以简单比拟的呢?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