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由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想到的

2014-11-5 13:32:21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选稿:仲颖

    10月29日,美联储宣布停止资产购买政策,意味着实行了六年之久的“量化宽松”(QE)政策的退出。

  美联储,即美国中央银行。“量化宽松”,是一种货币政策,指美联储出钱购买美国国债和美国银行证券产品,为美国经济注资,增加流动性,减轻银行的资金压力。国际金融危机以后,美联储进行了三次“量化宽松”,即“QE1、 QE2、 QE3”。第一次于2008年11月始、持续5月,购买了1.725万亿美元资产。第二次于2010年11月始、持续半年,购买了8000亿美元资产。第三次在2012年9月至今,持续每月购买400亿美元(扭转操作,将持有的短期美国债改为长期共折合每月850亿美元)。通俗来说,就是开动印钞机,解决美国的经济困局。

  众所周知,1944年布雷顿森林会议决定了美国金融的特殊地位,也就是美元与黄金固定挂钩,一盎司黄金等于35美元,实行“金本位”(各国可用美元兑换黄金),当时参会的主要的44国家的货币汇率都与美元固定挂钩,形成布雷顿森林体系。马克思说,货币有四个功能:价值尺度、支付手段、世界货币、贮藏货币。货币作为财富的符号,美元取得了世界货币、贮藏货币的特殊地位。即“美元”成了“美金”。这种“金本位”,既使得美国开动印钞机,又使得美国的储备黄金大量流失。1971年7月,美国政府撑不下去,尼克松宣布“黄金与美元脱钩”,美元不能直接兑换黄金。1972年的世界货币会议(牙买加会议)通过美国的提议,美元与他国货币的汇率作浮动挂钩。目前美元与黄金(一盎司)的价格约为1200美元,与1944年的35美元相比,美国“印钞机”的开动是何等厉害!

  美国对印钞机的控制还有一个“游戏规则”,即每年的财政赤字不能超过当年GDP的3%,债务余额总量不能超过当年GDP的60%。债务余额来说,克林顿当总统时约为58%,布什时已经到90%。奥巴马现已达到115%,赤字达到4.1%。都大大超过了原来设置的“警戒线”。

  美国这样大规模印美钞,意味着增加世界“财富的符号”。明眼人可想而知,此举对美国有利,“买单”则是世界各国、世界人民。有美国货币“领头羊”的带头,各国都开动印钞机,尤其是欧美,最离谱的是日本的“安倍经济学”,印钞最甚,日债务余额已达到不可思议的GDP的220%。全世界的“流动性”巨大,对经济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

  这种负面影响大致有这样几点:

  其一,投资品价格上升且波动不已。第一投资品为房产,世界各国出现房产价格上升。第二投资品为汽车,中国汽车拥有量急剧上升,成为世界第一生产国(年产近2000万辆)、第一消费国。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国内部分几近破产,靠中国(上海)的通用公司来个“凤凰涅槃”。据说德国的奔驰、宝马、大众公司也靠中国市场支撑局面。

  其二,奢侈品、收藏品价格飞涨,引来奢靡之风。据统计,海外奢侈品市场,中国游客购买的份额已经超过40%。名表、名包、高级时装的销售看好,世界各国的免税商店挤满中国游客。顶级收藏品,如中国宫廷餐具——斗彩鸡缸杯近年来收藏价格飙升。这款小小杯子1999年在香港苏富比上拍出2917万港元,刷新了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2014年刘益谦收购时,达到天价的2.81亿港元,增9倍多。

  其三,引出全球的通货膨胀。货币是财富符号,“符号”增多,财富还是这样多,自然地,“符号”的价值下降,也就是出现“通货膨胀”。

  其四,吸引和转移着实体经济的资金,产业资本变为“钱生钱”的金融资本,进入股市和金融衍生产品领域,影响实体经济的发展。实体经济的利润不高,全世界平均为3%左右。我们上海的国企利润4%多一点,若能达到10%,相当了不起了。而资金进入金融领域,尤其是股市和金融衍生产品领域,“搏”得好,将会成倍、更大倍数的增长。

  那么,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是不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呢?回答是“世界并不太平”。因为,美国处于金融运作的霸主地位,它的“量化宽松”退出,既出于世界各国的诟病、更是处于自身经济发展的需求,奥巴马提出“再工业化”的口号,应对制造业份额的下降的挑战,也考虑美国失业率有所下降,由此采取“退出”的策略。于此同时,美联储维持着美国国债的长期低息货币政策,即保持宽松金融环境,以推销美国国债。对新兴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来说,流动性就是“资本投入”的量,“宽松”了,则资本涌入量大;“退出宽松”了,则资本外流,本币汇率下降,国内流动性紧张,资产价格缩水,引发金融市场波动。由此,我们各行各业应冷静观察分析形势,积极应对,从自身实际出发,采取合适的对策,尽力把握经济发展中的主动权。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由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想到的

2014年11月5日 13:32 来源:东方网

    10月29日,美联储宣布停止资产购买政策,意味着实行了六年之久的“量化宽松”(QE)政策的退出。

  美联储,即美国中央银行。“量化宽松”,是一种货币政策,指美联储出钱购买美国国债和美国银行证券产品,为美国经济注资,增加流动性,减轻银行的资金压力。国际金融危机以后,美联储进行了三次“量化宽松”,即“QE1、 QE2、 QE3”。第一次于2008年11月始、持续5月,购买了1.725万亿美元资产。第二次于2010年11月始、持续半年,购买了8000亿美元资产。第三次在2012年9月至今,持续每月购买400亿美元(扭转操作,将持有的短期美国债改为长期共折合每月850亿美元)。通俗来说,就是开动印钞机,解决美国的经济困局。

  众所周知,1944年布雷顿森林会议决定了美国金融的特殊地位,也就是美元与黄金固定挂钩,一盎司黄金等于35美元,实行“金本位”(各国可用美元兑换黄金),当时参会的主要的44国家的货币汇率都与美元固定挂钩,形成布雷顿森林体系。马克思说,货币有四个功能:价值尺度、支付手段、世界货币、贮藏货币。货币作为财富的符号,美元取得了世界货币、贮藏货币的特殊地位。即“美元”成了“美金”。这种“金本位”,既使得美国开动印钞机,又使得美国的储备黄金大量流失。1971年7月,美国政府撑不下去,尼克松宣布“黄金与美元脱钩”,美元不能直接兑换黄金。1972年的世界货币会议(牙买加会议)通过美国的提议,美元与他国货币的汇率作浮动挂钩。目前美元与黄金(一盎司)的价格约为1200美元,与1944年的35美元相比,美国“印钞机”的开动是何等厉害!

  美国对印钞机的控制还有一个“游戏规则”,即每年的财政赤字不能超过当年GDP的3%,债务余额总量不能超过当年GDP的60%。债务余额来说,克林顿当总统时约为58%,布什时已经到90%。奥巴马现已达到115%,赤字达到4.1%。都大大超过了原来设置的“警戒线”。

  美国这样大规模印美钞,意味着增加世界“财富的符号”。明眼人可想而知,此举对美国有利,“买单”则是世界各国、世界人民。有美国货币“领头羊”的带头,各国都开动印钞机,尤其是欧美,最离谱的是日本的“安倍经济学”,印钞最甚,日债务余额已达到不可思议的GDP的220%。全世界的“流动性”巨大,对经济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

  这种负面影响大致有这样几点:

  其一,投资品价格上升且波动不已。第一投资品为房产,世界各国出现房产价格上升。第二投资品为汽车,中国汽车拥有量急剧上升,成为世界第一生产国(年产近2000万辆)、第一消费国。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国内部分几近破产,靠中国(上海)的通用公司来个“凤凰涅槃”。据说德国的奔驰、宝马、大众公司也靠中国市场支撑局面。

  其二,奢侈品、收藏品价格飞涨,引来奢靡之风。据统计,海外奢侈品市场,中国游客购买的份额已经超过40%。名表、名包、高级时装的销售看好,世界各国的免税商店挤满中国游客。顶级收藏品,如中国宫廷餐具——斗彩鸡缸杯近年来收藏价格飙升。这款小小杯子1999年在香港苏富比上拍出2917万港元,刷新了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2014年刘益谦收购时,达到天价的2.81亿港元,增9倍多。

  其三,引出全球的通货膨胀。货币是财富符号,“符号”增多,财富还是这样多,自然地,“符号”的价值下降,也就是出现“通货膨胀”。

  其四,吸引和转移着实体经济的资金,产业资本变为“钱生钱”的金融资本,进入股市和金融衍生产品领域,影响实体经济的发展。实体经济的利润不高,全世界平均为3%左右。我们上海的国企利润4%多一点,若能达到10%,相当了不起了。而资金进入金融领域,尤其是股市和金融衍生产品领域,“搏”得好,将会成倍、更大倍数的增长。

  那么,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是不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呢?回答是“世界并不太平”。因为,美国处于金融运作的霸主地位,它的“量化宽松”退出,既出于世界各国的诟病、更是处于自身经济发展的需求,奥巴马提出“再工业化”的口号,应对制造业份额的下降的挑战,也考虑美国失业率有所下降,由此采取“退出”的策略。于此同时,美联储维持着美国国债的长期低息货币政策,即保持宽松金融环境,以推销美国国债。对新兴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来说,流动性就是“资本投入”的量,“宽松”了,则资本涌入量大;“退出宽松”了,则资本外流,本币汇率下降,国内流动性紧张,资产价格缩水,引发金融市场波动。由此,我们各行各业应冷静观察分析形势,积极应对,从自身实际出发,采取合适的对策,尽力把握经济发展中的主动权。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