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群众"庆祝"贪官落马何罪之有?

2014-11-4 09:25:39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蒋萌 选稿:桑怡

【相关评论】唱国歌咋成了"煽动群众"?

  11月1日晚,一份大同警方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在社交媒体传播并引发关注。该文书显示,一名赵姓男子因在大同市委门口举国旗、燃放烟花爆竹等方式煽动群众,严重影响社会秩序,被行政拘留15日。赵姓男子则表示,只是“拥护党的英明决定”,“庆祝”大同原市委书记丰立祥落马。

  据悉,至少有10名以上大同市民因牵扯此事被行政拘留,赵姓男子只是其中一人。对于“庆祝贪官落马”,当地在职领导与参与群众显然有着迥异的理解。对群众而言,必然痛恨贪官蚕食民脂民膏,会对一些贪官曾被“带病提拔”感到愤慨。对于这种负面情绪,有人只是私下咒骂,也有人试图通过公开的方式表达。而在某些领导眼中,有人“公开庆祝”贪官落马,尤其是到政府机关门口,似乎是在“恶心”现任干部,是在给政府“抹黑捣乱”,因而武断地将此归入“非法集会”、“煽动群众”范畴。两种截然不同的理解,何尝不折射出某些地方官民思维的相左,以此由此产生的矛盾?

  其实,官员落马、群众庆贺,在不少地方都发生过。有人归纳,2013年10月,季建业被双规,南京市民打横幅、放鞭炮庆祝;同年12月,徐孟加落马,雅安市民放鞭炮庆祝;同月李春城落马,成都市民拉横幅、放鞭炮庆祝。2014年3月,沈培平落马,普洱市民放鞭炮庆祝;4月,申维辰落马,太原市民放鞭炮庆祝;6月,苏荣落马,南昌市的鞭炮声彻夜不息;7月,广州市副市长曹鉴燎落马,群众放鞭炮庆祝……对此,上述地区的管理者是否感觉“不适”,外人不得而知,但人家至少表现出淡定,没闹出抓人的新闻。对比大同方面的强烈反应,不难看出地方行政之间,对一些问题同样存在观念与认识上的差距。

  无论是从民主的角度,还是从监督的视野,群众对干部乃至行政,都应有给予好评或差评的权利。这种权利不以某些干部的好恶为转移。恰恰相反,当干部行使着公众让渡的公权力,必须面对公众对权力者的考量。这实际是权力与责任对等的体现。

  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对于好干部,群众同样会公开颂扬。今年8月,甘肃临洮县县长柴生芳劳累过度猝死,当地万名群众自发上街送别灵车,高举“柴县长一路走好”的横幅。老百姓就是这么实在与真实,老百姓的真情流露不会作假。不禁要问:同样是群众“自发聚集”,地方管理者咋就对此“欣慰”?所谓的“煽动群众”,有怎样的“标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群众"庆祝"贪官落马何罪之有?

2014年11月4日 09:25 来源:东方网

【相关评论】唱国歌咋成了"煽动群众"?

  11月1日晚,一份大同警方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在社交媒体传播并引发关注。该文书显示,一名赵姓男子因在大同市委门口举国旗、燃放烟花爆竹等方式煽动群众,严重影响社会秩序,被行政拘留15日。赵姓男子则表示,只是“拥护党的英明决定”,“庆祝”大同原市委书记丰立祥落马。

  据悉,至少有10名以上大同市民因牵扯此事被行政拘留,赵姓男子只是其中一人。对于“庆祝贪官落马”,当地在职领导与参与群众显然有着迥异的理解。对群众而言,必然痛恨贪官蚕食民脂民膏,会对一些贪官曾被“带病提拔”感到愤慨。对于这种负面情绪,有人只是私下咒骂,也有人试图通过公开的方式表达。而在某些领导眼中,有人“公开庆祝”贪官落马,尤其是到政府机关门口,似乎是在“恶心”现任干部,是在给政府“抹黑捣乱”,因而武断地将此归入“非法集会”、“煽动群众”范畴。两种截然不同的理解,何尝不折射出某些地方官民思维的相左,以此由此产生的矛盾?

  其实,官员落马、群众庆贺,在不少地方都发生过。有人归纳,2013年10月,季建业被双规,南京市民打横幅、放鞭炮庆祝;同年12月,徐孟加落马,雅安市民放鞭炮庆祝;同月李春城落马,成都市民拉横幅、放鞭炮庆祝。2014年3月,沈培平落马,普洱市民放鞭炮庆祝;4月,申维辰落马,太原市民放鞭炮庆祝;6月,苏荣落马,南昌市的鞭炮声彻夜不息;7月,广州市副市长曹鉴燎落马,群众放鞭炮庆祝……对此,上述地区的管理者是否感觉“不适”,外人不得而知,但人家至少表现出淡定,没闹出抓人的新闻。对比大同方面的强烈反应,不难看出地方行政之间,对一些问题同样存在观念与认识上的差距。

  无论是从民主的角度,还是从监督的视野,群众对干部乃至行政,都应有给予好评或差评的权利。这种权利不以某些干部的好恶为转移。恰恰相反,当干部行使着公众让渡的公权力,必须面对公众对权力者的考量。这实际是权力与责任对等的体现。

  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对于好干部,群众同样会公开颂扬。今年8月,甘肃临洮县县长柴生芳劳累过度猝死,当地万名群众自发上街送别灵车,高举“柴县长一路走好”的横幅。老百姓就是这么实在与真实,老百姓的真情流露不会作假。不禁要问:同样是群众“自发聚集”,地方管理者咋就对此“欣慰”?所谓的“煽动群众”,有怎样的“标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