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干脆把EMBA高帽压在箱底算了

2014-10-28 09:34:28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桑怡

相关新闻:北大一机构培训领导干部30天收19.8万 强调老领导授课

  近闻EMBA(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的官员退学潮。中央下发严禁领导干部参加高收费的培训通知后,大多数商学院有20%-30%的官员正式提出退学。我以为这是一个保守的数字。因为还有不少在国有控股或国有股份企业工作的学生也选择了退学。

  这是一件好事。EMBA高帽和大闸蟹一样,不能用公费购买。公款学术镀金,从此不再。这是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一大成果,是反腐败的一大成果。

  官员的“天价培训”,收费标准高得惊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长江商学院2014级EMBA课程学费分別为58.8万元、68.8万元。这样的收费标准,若是自掏腰包,哪个干部承受得起?据《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手机腾讯网,对12006人的一项调查显示,87.7%受访者感觉官员学术镀金现象普遍。

  公款支付官员镀金的费用,纯属腐败一类。光鲜亮丽的博士帽与绣花枕头无异。许多官员不想出学费,又想“双肩挑”,弄顶硕博高帽戴戴。他们不学有术,不必上课,或象征性地去听几堂课,有人代笔博士论文,照样拿到学位证书。许多官员的头上戴这样一顶发出耀眼光芒的高帽。曾是“打黑英雄”的王立军,大专都没毕业,他在走红后就迅速拥有多个硕士博士EMBA学位、29所大学和研究机构的教授博导研究员等光环。原云南副省长沈培平在落马后,学历也被起底,他从未涉足理工科领域,突然变成了北京师范大学资源学院自然地理学专业的研究生,且竟然顺风顺水得到了北师大的理学博士学位。既是高官,又有EMBA学位,权力与学问照应,高官与总裁联手,可谓是一时之盛。

  公费“学术镀金”,成了前几年权力寻租的一个渠道。在同科“进士”中,有官员,也有商人,妙用无穷。对官员来说,文凭却可以成为官场上提拔官员的硬性指标;而商人重利不轻学,进EMBA班可以结交政界人士。工商管理学院的EMBA班是一个“绝佳”的勾联平台。交友是为了做生意,“进士”们可能把大项目谈成,有财有势,互相利用,今后的“路”会走得更顺。EMBA里发出阵阵腐败臭气。

  现在好了,官场出现了退学潮。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戴EMBA硕博高帽而落马的腐败官员,毕竟只占少数。那么,其余用公款买来的学位,到底认账不认账?

  这是一个颇伤脑筋的问题。一刀却,统统不算数,不是上策,也不大公平。那些真正自费读出学位的学子们,不能因此而陪同取消学位;今后,有实力去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EMBA班的学子,工商学院的大门还是开着的(当然收费似不必太高,高校不是学店);但是,对不少用公费买了硕博士高帽的官员来说,这里有一言相劝:如果你有经济能力,最好把学费补交了,真正学到的知识不会作废。今后最好不要戴这顶帽子招摇过市,也不必在履历上填写。因为用公费读出的高帽,戴上不见得有多少光彩,可能反而会引出人们的诸多猜疑:这顶高帽,靠得住吗?不如把它压在箱底下算了。

编辑点评:

    有需求就有市场。如果考核提拔干部,不看学历,只看真才;如果财政纪律,只有硬杠,没有通融;如果监督机制,只有严防,没有松懈,那还有官员想去、愿去、敢去上“天价”培训班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干脆把EMBA高帽压在箱底算了

2014年10月28日 09:34 来源:东方网

相关新闻:北大一机构培训领导干部30天收19.8万 强调老领导授课

  近闻EMBA(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的官员退学潮。中央下发严禁领导干部参加高收费的培训通知后,大多数商学院有20%-30%的官员正式提出退学。我以为这是一个保守的数字。因为还有不少在国有控股或国有股份企业工作的学生也选择了退学。

  这是一件好事。EMBA高帽和大闸蟹一样,不能用公费购买。公款学术镀金,从此不再。这是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一大成果,是反腐败的一大成果。

  官员的“天价培训”,收费标准高得惊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长江商学院2014级EMBA课程学费分別为58.8万元、68.8万元。这样的收费标准,若是自掏腰包,哪个干部承受得起?据《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手机腾讯网,对12006人的一项调查显示,87.7%受访者感觉官员学术镀金现象普遍。

  公款支付官员镀金的费用,纯属腐败一类。光鲜亮丽的博士帽与绣花枕头无异。许多官员不想出学费,又想“双肩挑”,弄顶硕博高帽戴戴。他们不学有术,不必上课,或象征性地去听几堂课,有人代笔博士论文,照样拿到学位证书。许多官员的头上戴这样一顶发出耀眼光芒的高帽。曾是“打黑英雄”的王立军,大专都没毕业,他在走红后就迅速拥有多个硕士博士EMBA学位、29所大学和研究机构的教授博导研究员等光环。原云南副省长沈培平在落马后,学历也被起底,他从未涉足理工科领域,突然变成了北京师范大学资源学院自然地理学专业的研究生,且竟然顺风顺水得到了北师大的理学博士学位。既是高官,又有EMBA学位,权力与学问照应,高官与总裁联手,可谓是一时之盛。

  公费“学术镀金”,成了前几年权力寻租的一个渠道。在同科“进士”中,有官员,也有商人,妙用无穷。对官员来说,文凭却可以成为官场上提拔官员的硬性指标;而商人重利不轻学,进EMBA班可以结交政界人士。工商管理学院的EMBA班是一个“绝佳”的勾联平台。交友是为了做生意,“进士”们可能把大项目谈成,有财有势,互相利用,今后的“路”会走得更顺。EMBA里发出阵阵腐败臭气。

  现在好了,官场出现了退学潮。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戴EMBA硕博高帽而落马的腐败官员,毕竟只占少数。那么,其余用公款买来的学位,到底认账不认账?

  这是一个颇伤脑筋的问题。一刀却,统统不算数,不是上策,也不大公平。那些真正自费读出学位的学子们,不能因此而陪同取消学位;今后,有实力去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EMBA班的学子,工商学院的大门还是开着的(当然收费似不必太高,高校不是学店);但是,对不少用公费买了硕博士高帽的官员来说,这里有一言相劝:如果你有经济能力,最好把学费补交了,真正学到的知识不会作废。今后最好不要戴这顶帽子招摇过市,也不必在履历上填写。因为用公费读出的高帽,戴上不见得有多少光彩,可能反而会引出人们的诸多猜疑:这顶高帽,靠得住吗?不如把它压在箱底下算了。

编辑点评:

    有需求就有市场。如果考核提拔干部,不看学历,只看真才;如果财政纪律,只有硬杠,没有通融;如果监督机制,只有严防,没有松懈,那还有官员想去、愿去、敢去上“天价”培训班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