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是否为富婆别任由女书记"舌战群雄"

2014-9-24 09:19:39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稀银 选稿:常晔

image

相关新闻:江西吉安女书记被曝穿戴奢华 官方称属恶意诽谤

  一则《吉安市委书记王萍到底是书记还是富婆》的微博,9月23日在网间流传。有网友将搜索到的王萍照片进行比对,发现她在不同场合不仅衣服各不相同,手表、手镯、手链、项链、胸针等配饰,也不尽相同。当日下午,吉安市委书记王萍对新京报独家回应,照片上的首饰廉价,她是有经济能力购买这些东西的。相关网帖是被查官员家属有意为之。(9月23日《新京报》)

  倘若真是被查官员家人在污名化女书记,那该女书记完全有理由诉诸法律状告对方诬告,但前提当然是“打铁自身硬”。当每有官员被网友“挖出”其公开场合穿戴豪奢之时,涉及的官员有权利公开自证清白,同时也希望纪检部门不做旁观者,别任由被举报官员“舌战群雄”、甚至遭受网络暴力的攻击。

  即使女书记的公开表白再怎么坚定,也难以让网友们“释怀”,更别谈令举报人“不战而退”了。根本问题在于,被举报官员往往都是口头上“我被诬陷”的信誓旦旦,却很少有实质性的“自证清白”。而那些“表哥”、“房叔”们在起初被举报时哪个不是表现出遭人构陷的无奈?但最终又总是被查出腐败并锒铛入狱。

  我们当然不是不信这位女书记被人构陷的可能,但仅仅凭她的“证词”显然难以服众,我们希望看到其行动上的证明,不是就有网友给其支招建议她“公开家庭财产”吗?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使这位女书记就是公开家庭财产了也不可能“一招制胜”,仍会有人质疑,其核心问题还是自说自话与自证清白的可信度不够,必须要有一个更为权威的机构或发言人来“说服”公众。

  这就是,当一个官员被网络举报时,纪检部门不能只当看客,有责任有义务出面澄清事实,这不仅是回应网络举报的应有动作,也是保护官员被诬陷的有力武器。不妨就依据网友的举报线索一一加以调查并公开结论,所涉官员是否被诬陷则一目了然,不至于让他们有口莫辩,或者越抹越黑。而这样的调查结论显然又不能仅仅出自同级纪委,科级干部由县纪委作出,处级干部则有市级纪委作出,厅级干部当然就要由省纪委作出。直接收到的举报要受理,但网络举报也应视为是反腐举报,纪委应主动应对。

  如此看来,“吉安市委书记王萍到底是书记还是富婆”的网络举报,就不能任由王萍“口诛笔伐”举报人,江西省纪委有责任也有能力迅速介入调查,一方面,是对网络举报的应有回应,不因是被查干部家人所为就置之不理;另一方面,吉安市委书记王萍假若真是反腐得罪了腐败分子遭遇到其家人的疯狂报复,那组织上、尤其是纪委就更有必要帮助其澄清事实,岂能任由清正廉洁的好干部公然被诬陷?

编辑点评:

  纪委出马,“还”书记一个“清白”?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是否为富婆别任由女书记"舌战群雄"

2014年9月24日 09:19 来源:东方网

image

相关新闻:江西吉安女书记被曝穿戴奢华 官方称属恶意诽谤

  一则《吉安市委书记王萍到底是书记还是富婆》的微博,9月23日在网间流传。有网友将搜索到的王萍照片进行比对,发现她在不同场合不仅衣服各不相同,手表、手镯、手链、项链、胸针等配饰,也不尽相同。当日下午,吉安市委书记王萍对新京报独家回应,照片上的首饰廉价,她是有经济能力购买这些东西的。相关网帖是被查官员家属有意为之。(9月23日《新京报》)

  倘若真是被查官员家人在污名化女书记,那该女书记完全有理由诉诸法律状告对方诬告,但前提当然是“打铁自身硬”。当每有官员被网友“挖出”其公开场合穿戴豪奢之时,涉及的官员有权利公开自证清白,同时也希望纪检部门不做旁观者,别任由被举报官员“舌战群雄”、甚至遭受网络暴力的攻击。

  即使女书记的公开表白再怎么坚定,也难以让网友们“释怀”,更别谈令举报人“不战而退”了。根本问题在于,被举报官员往往都是口头上“我被诬陷”的信誓旦旦,却很少有实质性的“自证清白”。而那些“表哥”、“房叔”们在起初被举报时哪个不是表现出遭人构陷的无奈?但最终又总是被查出腐败并锒铛入狱。

  我们当然不是不信这位女书记被人构陷的可能,但仅仅凭她的“证词”显然难以服众,我们希望看到其行动上的证明,不是就有网友给其支招建议她“公开家庭财产”吗?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使这位女书记就是公开家庭财产了也不可能“一招制胜”,仍会有人质疑,其核心问题还是自说自话与自证清白的可信度不够,必须要有一个更为权威的机构或发言人来“说服”公众。

  这就是,当一个官员被网络举报时,纪检部门不能只当看客,有责任有义务出面澄清事实,这不仅是回应网络举报的应有动作,也是保护官员被诬陷的有力武器。不妨就依据网友的举报线索一一加以调查并公开结论,所涉官员是否被诬陷则一目了然,不至于让他们有口莫辩,或者越抹越黑。而这样的调查结论显然又不能仅仅出自同级纪委,科级干部由县纪委作出,处级干部则有市级纪委作出,厅级干部当然就要由省纪委作出。直接收到的举报要受理,但网络举报也应视为是反腐举报,纪委应主动应对。

  如此看来,“吉安市委书记王萍到底是书记还是富婆”的网络举报,就不能任由王萍“口诛笔伐”举报人,江西省纪委有责任也有能力迅速介入调查,一方面,是对网络举报的应有回应,不因是被查干部家人所为就置之不理;另一方面,吉安市委书记王萍假若真是反腐得罪了腐败分子遭遇到其家人的疯狂报复,那组织上、尤其是纪委就更有必要帮助其澄清事实,岂能任由清正廉洁的好干部公然被诬陷?

编辑点评:

  纪委出马,“还”书记一个“清白”?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