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官女留学领工资,隐性行贿谁该反思?

2014-9-20 09:48:4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立峰 选稿:常晔

image

相关新闻:江苏女孩留学期间在公司吃空饷 其父系环保局长

  出国留学对于许多学子来说是梦寐以求的事,而往往会因为经济等原因不得不放弃,但对于淮安女孩王敏来说,她不但顺利出国,而且,在两年留学期间,某上市企业在淮安的工厂还让她空挂职位,每月领工资5000多元,因为其父王某是淮安市环保局监察局局长,企业希望借此能在排污检查方面得到“关照”。而王某的环保局监察局长这一职位也是用钱从他的顶头上司淮安市环保局原局长张某手中“买”来的。(9月18日扬子晚报网)

  万邦香料宏邦化工公司为了在排污检查方面得到淮安市环境监察局局长“关照”,特别“善意”地为其女儿在公司安排了工作。但事实上却是不上班只领工资,而且每月工资加“一金五险”5000多元,在其女儿出国前,企业主李某还在上海的饭店宴请王某一家三口,并送上2000美元做为留学“贺礼”,并告诉王某自己要建一个锅炉,嘴上已被抹了糖瓜的“王灶爷”自然是要“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了:“你上就上吧,我们环保局只当不知道。”

  官权与商利勾肩搭背、暗箱操作之下,那边国外读书的王敏在国内26个月却领到了194513.25元工资,即月均7481.28元,这是何种级别待遇呢?笔者查了一下去年2月新发布的“公务员级别工资套改表”,厅局级正职职务工资为1410元。看来环境监察局局长女儿在国外已经提前与发达国家工资水平接轨了。

  俗话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在王某悉心“关照”下,企业与环保局两年多“和谐相处”,用王某的话说,你违规排污“我们只当不知道”。企业与王某双双得利,谁将蒙受更大的损失呢?毫无疑问,是整个淮安市的天空与空气,全体淮安人以环境与健康代价为这暗中的腐败买了单,在商人追求利益最大的规则下,两年里淮安所损失的环境代价可能是王某女儿所领空饷金额的数十倍。

  此外,最让人跌破眼镜的是,王某的环境监察局局长也同样是买来的。通过向顶头上司环保局长张某送钱,王某从普通干部升任开发处处长,尝到甜头后又“快马加鞭”送礼坐上监察局局长宝座。为了表达“知遇之恩”,除了每年春节向张某送上2000元之外,他还为张某儿子、儿媳妇外出旅游费用通过某些途径“解决”。不过,王某也深知“出来混早晚要还的”,在最后一次送张某一万元想退居二线“金盆洗手”之时,纪委却找上门来,两条吃污“蛀虫”王某、张某终于双双归案。

  环保官员买官后以权谋私,企业用为“官二代”挂名发工资方式隐性行贿,对此我们该反思什么呢?其一,是长期以来体制下的长官家长制弊端。许多腐败案件都有个共性,领导权威之下,部门责任和党纪国法常常变成空气,所谓的层层制约与监管都集体失语。其二,以权谋私的机巧总是略高于纪检监察部门的智慧。从2008年,王某就开始送礼买官,直到去年落马,五年期间王某与张某“马脚”一直隐藏得很好,甚至两次升迁也没有人质疑,王某女儿白拿两年工资也平安无事,企业得了便宜自然要保持沉默,那么整个淮安环保局工作人员难道也一窝黑了吗?其三,上市企业人事、财务管理漏洞百出。涉案万邦香料是一家上市公司,本该有严密的人事与财务制度,但我们看到李某一句话就能决定空挂一个高薪员工,所有招聘、培训、上岗、签到、考勤程序处处绿灯,也因此,从没有在此企业上过一天班的王某女儿却能够两年领取19万余元工资。

  王某、张某已被判刑,涉事企业和淮安环保局却不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去年9月,国务院下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行动计划》明确政府是大气污染治理的责任主体,对治理大气污染工作不力,没有完成任务的将严格责任追究。而环保部门正是承担这一主体责任的政府部门,环保局长与环境监察局局长腐败,却不能让两位贪官“黑锅”背到底。只有责任分解,才能真正让企业、环保局普通员工、大小干部与政府领导形成相互制约、监督整体,才能真正微杜渐各种以损害和牺牲环境为代价的权力寻租、贪污腐败现象,“美丽中国”才能真正有希望、有盼头。

编辑点评:

    被人“包养”了,谈何独立?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官女留学领工资,隐性行贿谁该反思?

2014年9月20日 09:48 来源:东方网

image

相关新闻:江苏女孩留学期间在公司吃空饷 其父系环保局长

  出国留学对于许多学子来说是梦寐以求的事,而往往会因为经济等原因不得不放弃,但对于淮安女孩王敏来说,她不但顺利出国,而且,在两年留学期间,某上市企业在淮安的工厂还让她空挂职位,每月领工资5000多元,因为其父王某是淮安市环保局监察局局长,企业希望借此能在排污检查方面得到“关照”。而王某的环保局监察局长这一职位也是用钱从他的顶头上司淮安市环保局原局长张某手中“买”来的。(9月18日扬子晚报网)

  万邦香料宏邦化工公司为了在排污检查方面得到淮安市环境监察局局长“关照”,特别“善意”地为其女儿在公司安排了工作。但事实上却是不上班只领工资,而且每月工资加“一金五险”5000多元,在其女儿出国前,企业主李某还在上海的饭店宴请王某一家三口,并送上2000美元做为留学“贺礼”,并告诉王某自己要建一个锅炉,嘴上已被抹了糖瓜的“王灶爷”自然是要“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了:“你上就上吧,我们环保局只当不知道。”

  官权与商利勾肩搭背、暗箱操作之下,那边国外读书的王敏在国内26个月却领到了194513.25元工资,即月均7481.28元,这是何种级别待遇呢?笔者查了一下去年2月新发布的“公务员级别工资套改表”,厅局级正职职务工资为1410元。看来环境监察局局长女儿在国外已经提前与发达国家工资水平接轨了。

  俗话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在王某悉心“关照”下,企业与环保局两年多“和谐相处”,用王某的话说,你违规排污“我们只当不知道”。企业与王某双双得利,谁将蒙受更大的损失呢?毫无疑问,是整个淮安市的天空与空气,全体淮安人以环境与健康代价为这暗中的腐败买了单,在商人追求利益最大的规则下,两年里淮安所损失的环境代价可能是王某女儿所领空饷金额的数十倍。

  此外,最让人跌破眼镜的是,王某的环境监察局局长也同样是买来的。通过向顶头上司环保局长张某送钱,王某从普通干部升任开发处处长,尝到甜头后又“快马加鞭”送礼坐上监察局局长宝座。为了表达“知遇之恩”,除了每年春节向张某送上2000元之外,他还为张某儿子、儿媳妇外出旅游费用通过某些途径“解决”。不过,王某也深知“出来混早晚要还的”,在最后一次送张某一万元想退居二线“金盆洗手”之时,纪委却找上门来,两条吃污“蛀虫”王某、张某终于双双归案。

  环保官员买官后以权谋私,企业用为“官二代”挂名发工资方式隐性行贿,对此我们该反思什么呢?其一,是长期以来体制下的长官家长制弊端。许多腐败案件都有个共性,领导权威之下,部门责任和党纪国法常常变成空气,所谓的层层制约与监管都集体失语。其二,以权谋私的机巧总是略高于纪检监察部门的智慧。从2008年,王某就开始送礼买官,直到去年落马,五年期间王某与张某“马脚”一直隐藏得很好,甚至两次升迁也没有人质疑,王某女儿白拿两年工资也平安无事,企业得了便宜自然要保持沉默,那么整个淮安环保局工作人员难道也一窝黑了吗?其三,上市企业人事、财务管理漏洞百出。涉案万邦香料是一家上市公司,本该有严密的人事与财务制度,但我们看到李某一句话就能决定空挂一个高薪员工,所有招聘、培训、上岗、签到、考勤程序处处绿灯,也因此,从没有在此企业上过一天班的王某女儿却能够两年领取19万余元工资。

  王某、张某已被判刑,涉事企业和淮安环保局却不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去年9月,国务院下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行动计划》明确政府是大气污染治理的责任主体,对治理大气污染工作不力,没有完成任务的将严格责任追究。而环保部门正是承担这一主体责任的政府部门,环保局长与环境监察局局长腐败,却不能让两位贪官“黑锅”背到底。只有责任分解,才能真正让企业、环保局普通员工、大小干部与政府领导形成相互制约、监督整体,才能真正微杜渐各种以损害和牺牲环境为代价的权力寻租、贪污腐败现象,“美丽中国”才能真正有希望、有盼头。

编辑点评:

    被人“包养”了,谈何独立?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