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进步"的成本

2014-9-17 09:05:23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常晔

  山西成了出腐败官员的明星省。山西省委13名常委中5人被调查。其中曾在吕梁任职的就占了3名。在反腐重灾区的吕梁市,卖官买官成风。山西官场上流行一句话,“在晋南做官要和人斗,在吕梁就要和钱斗”。

  在吕梁市,买官卖官是有行情的。早在十年前,官场即流传这样一句顺口溜:“5万挂个号,10万报个到,15万朝你笑一笑”。现在,一个副科长想升一级,他向县委书记打个招呼:“我想进步进步啦”,如果县委书记认可,按照“行情”,他就要送约30万现金。吕梁某县副县长借了400万买官,却没选上,钱也退不了,称这点钱“实际上只够有半顶乌纱帽”。那么,获吕梁市长的乌纱帽的行情是多少呢?有据可查的成本是1850万。

  “进步”的成本可谓不菲。“进步”原来是要用人民币换来的。人往高处走,拿钱来;副科变正科,拿钱来;副处变正处,拿钱来。“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提拔调动”的官场潜规则大行其道,根据你报送的“财”料,决定你乌纱帽的尺寸大小。这导致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的干部任用“逆淘汰”现象。

  山西出了大批煤老板。“一夜暴富”的煤炭经济,培植出买官卖官的深层土壤,破坏了官场生态。大量乌黑的煤块挖出来,一个出人意外的后果是严重污染了山西的官场。山西省官煤勾结积弊已久,几成官场风俗。在此轮肃贪风暴中,仅吕梁一地,就有包括富商邢利斌在内的5名重量级商界大佬被带走。山西首富张新明成为山西的“地下组织部长”,不是偶然的。山西官场“地陷”了。吏治的腐败比接连不断的矿难带来的祸害,要严重得多。

  “进步”要花成本,投入才有产出。先有投入,后有产出。按照资本市场的规则,先收回成本,再产出更多的收益。千做万做,亏本生意不做。“进步进步”决不是仅仅为了满足一种虚荣心理。“进步”是一种投资,“进步”也是进一步开矿。上面所说的那位副县长借了400万买官却把钱打水漂了,那是极个别的例子。

  “卖官鬻爵”现象是官场的癌症。买官卖官是最严重、最可怕的腐败。对贪官来说,乌纱帽是一种能钱生钱的特殊商品。他花四百万买了一个官,必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在最短的时间里捞回成本,后以数倍或十几倍的利润来获取收益。拥权自重的贪官必将恣意妄为,或利用职务之便大肆受贿,或和开发商谋划如何图利分成,或利用职权再去卖官,把这个“矿”挖空。假如一个省级贪官卖出三顶官帽,那么获得官帽的三个地级贪官就可能卖出十三顶官帽,而又获官帽的这十三名贪官便可能再售出数十顶县级官帽。如此上行下效,恶性循环,形成滚雪球之态势,对当地官场风气的恶化和百姓权益的受损都是灾难性的。

  人间的买官卖官者都有同好:天上的上帝看不见,地上的上帝是金钱,但是,他们最后一一都落入了钱眼的陷阱里。诚如杂文家刘征先生在《叹五更》中所叹:“五更里,东方发亮窗发白,猛当头,响炸雷。狱警提他上法庭,哗啦一声门打开。”时今,反腐败正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在席卷山西大地,落网的贪官们只能在长叹息中以度余年。

  吕梁在抗战中出过许多英雄人物,马烽、西戎著的《吕梁英雄传》名动天下。文水县是刘胡兰的故乡,隶属于吕梁。现在,这座城市却因买官卖官而遭来举国上下的骂名,可惜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进步"的成本

2014年9月17日 09:05 来源:东方网

  山西成了出腐败官员的明星省。山西省委13名常委中5人被调查。其中曾在吕梁任职的就占了3名。在反腐重灾区的吕梁市,卖官买官成风。山西官场上流行一句话,“在晋南做官要和人斗,在吕梁就要和钱斗”。

  在吕梁市,买官卖官是有行情的。早在十年前,官场即流传这样一句顺口溜:“5万挂个号,10万报个到,15万朝你笑一笑”。现在,一个副科长想升一级,他向县委书记打个招呼:“我想进步进步啦”,如果县委书记认可,按照“行情”,他就要送约30万现金。吕梁某县副县长借了400万买官,却没选上,钱也退不了,称这点钱“实际上只够有半顶乌纱帽”。那么,获吕梁市长的乌纱帽的行情是多少呢?有据可查的成本是1850万。

  “进步”的成本可谓不菲。“进步”原来是要用人民币换来的。人往高处走,拿钱来;副科变正科,拿钱来;副处变正处,拿钱来。“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提拔调动”的官场潜规则大行其道,根据你报送的“财”料,决定你乌纱帽的尺寸大小。这导致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的干部任用“逆淘汰”现象。

  山西出了大批煤老板。“一夜暴富”的煤炭经济,培植出买官卖官的深层土壤,破坏了官场生态。大量乌黑的煤块挖出来,一个出人意外的后果是严重污染了山西的官场。山西省官煤勾结积弊已久,几成官场风俗。在此轮肃贪风暴中,仅吕梁一地,就有包括富商邢利斌在内的5名重量级商界大佬被带走。山西首富张新明成为山西的“地下组织部长”,不是偶然的。山西官场“地陷”了。吏治的腐败比接连不断的矿难带来的祸害,要严重得多。

  “进步”要花成本,投入才有产出。先有投入,后有产出。按照资本市场的规则,先收回成本,再产出更多的收益。千做万做,亏本生意不做。“进步进步”决不是仅仅为了满足一种虚荣心理。“进步”是一种投资,“进步”也是进一步开矿。上面所说的那位副县长借了400万买官却把钱打水漂了,那是极个别的例子。

  “卖官鬻爵”现象是官场的癌症。买官卖官是最严重、最可怕的腐败。对贪官来说,乌纱帽是一种能钱生钱的特殊商品。他花四百万买了一个官,必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在最短的时间里捞回成本,后以数倍或十几倍的利润来获取收益。拥权自重的贪官必将恣意妄为,或利用职务之便大肆受贿,或和开发商谋划如何图利分成,或利用职权再去卖官,把这个“矿”挖空。假如一个省级贪官卖出三顶官帽,那么获得官帽的三个地级贪官就可能卖出十三顶官帽,而又获官帽的这十三名贪官便可能再售出数十顶县级官帽。如此上行下效,恶性循环,形成滚雪球之态势,对当地官场风气的恶化和百姓权益的受损都是灾难性的。

  人间的买官卖官者都有同好:天上的上帝看不见,地上的上帝是金钱,但是,他们最后一一都落入了钱眼的陷阱里。诚如杂文家刘征先生在《叹五更》中所叹:“五更里,东方发亮窗发白,猛当头,响炸雷。狱警提他上法庭,哗啦一声门打开。”时今,反腐败正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在席卷山西大地,落网的贪官们只能在长叹息中以度余年。

  吕梁在抗战中出过许多英雄人物,马烽、西戎著的《吕梁英雄传》名动天下。文水县是刘胡兰的故乡,隶属于吕梁。现在,这座城市却因买官卖官而遭来举国上下的骂名,可惜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