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从根子上治愈病态的"政治生态"

2014-9-17 09:05:04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常晔

  九月之初,刘云山同志坐镇太原,一言“山西省的政治生态存在不少问题”,指出了这个资源大省出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的实质。其实这并非中央领导同志第一次使用“政治生态”的概念——两个月前,习近平总书记在政治局会议上就首先提出,“必须营造一个良好从政环境,也就是要有一个好的政治生态”。

  近时以来,“政治生态”成为公众议论的热词,而九月以来曝出的两条“官闻”,则更成为人们由小及大、由表及里谈论“政治生态”的“标本”。

  一是安徽省高院近日认定原萧县县委书记毋保良收受他人财物1900万元,以受贿罪处以无期徒刑。毋保良的贿金,几乎全部来自于逢年过节、婚丧嫁娶中的“人情来往”。有多少人给毋书记送过礼呢?我们只知道毋保良获刑的同时,萧县被免职的“送礼官员”便达80人之多,包括了四套班子成员和10多名局长,而全县23个乡镇中,因此被摘掉乌纱帽的党政一把手就有20个!

  二是广东茂名有个年轻的大学生镇长,“努力工作卓有成效”,但因不懂“行情”,所以得不到提拔。大学生镇官终于醒悟,为了升迁镇党委书记,他抵押家产贷款5万元,又东拼西凑了20万元来“买官”,果然很快被提拔……

  这两条“官闻”,“麻雀”虽小,但颇寓深意。一个好的从政环境,可以使坏人不敢造次,而一个“病态”的政治生态,却可以使好人寸步难行,更可以将不少人“逼良为娼”,走上同流合污的“快车道”。比如这个大学生镇官,本来是个好人,但是工作再“卓有成效”,你不捧上真金白银,又有谁来搭理你呢?在茂名官场,买官卖官早已成风,市辖6个县(区)一二把手无一幸免,窝案涉及党政部门150个,至少159名官员行贿买官,在这样的“政治生态”下,洁身自好的大学生镇官无路可走,只好湿鞋“下水”。至于毋保良,原来也是有为之官,却因为“不合群”、不懂得“来事”,不参与“那一套”而备受官场冷落。毋保良调任萧县后,“吸取教训”,在吃喝送请和“一团和气”中“努力与各级干部搞好关系”,在萧县官场盛行的“送礼风”中笑纳礼贿——被抓后的毋保良抱怨,萧县送礼真厉害,每逢年节,各级官员就以汇报工作名义排队送礼,似乎“挡也挡不住”啊!难怪毋案出来后,有的媒体问,一个贪官与80名“送礼”的属下,究竟是谁带坏了谁?这其实提出了一个“政治生态”的莫大问题。

  “政治生态”真是个“大问题”!“病态”的“政治生态”,一是具有所谓“普遍性”。在某些官场,“圈子”和“山头”林立,“老板”与“家臣”抱团,买官卖官成风,谁也不能例外,受贿送礼成为“常态”,大家莫不如此,形成一种席卷的“官场文化”,结成一种可怕的“习惯势力”,几乎无人可以幸免。二是更具有某种“强制性”。歪风邪气变为“规则”,形成“风气”,你不成为“同道”,就被视为“异类”,以至寸步难行;你若要“抗拒”,那更是不见容于众,以至遭遇“逆淘汰”,“枪打出头鸟”,遭受排挤和打击。大学生镇官贷款买官是“不得不”,而萧县的“送礼官员”,其中不少是“随大流”,别人送,我不送,“那是混不下去的呀”!当然还有它的“顽固性”,既有几千年封建官僚文化留下的“官场痼疾”,又有长期以来累积的体制弊端,决不可轻视小看之。

  治愈某些官场“政治生态”的“病态”,要从当下治起——我们不能因为积重难返,就“慢慢来,不着急”,也不能因为它属于一种顽固的“官场文化”,就不知从何下手。治疗“生态病”,要从刮骨剔毒始,这就是要保持反腐败的“高压”新常态。只有出狠手,才能使“盘根错节,一朝倾覆”,也只有严厉打击,才能使官员“不敢贪”,而这正是被王岐山同志称为“不能贪、不想贪”必经的第一步。反腐纠风“见好就收”论、“适可而止”说以及“鸣金收兵”的预期,都是不符合反腐败斗争的规律,也是对“从治标转向治本”的片面误读。

  当然,治疗“病态”,根本还在于改革。“政治生态问题不少”的山西,突出的问题是官商勾结、上下串联,才使买官卖官、权钱交易呈现“网状牵连”,这背后本身就有一个体制问题。正如新任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到任那天所言,“特别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才能“根除权钱交易、官商勾结的土壤和条件”,从根子上治愈“问题不少”的“政治生态”。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从根子上治愈病态的"政治生态"

2014年9月17日 09:05 来源:东方网

  九月之初,刘云山同志坐镇太原,一言“山西省的政治生态存在不少问题”,指出了这个资源大省出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的实质。其实这并非中央领导同志第一次使用“政治生态”的概念——两个月前,习近平总书记在政治局会议上就首先提出,“必须营造一个良好从政环境,也就是要有一个好的政治生态”。

  近时以来,“政治生态”成为公众议论的热词,而九月以来曝出的两条“官闻”,则更成为人们由小及大、由表及里谈论“政治生态”的“标本”。

  一是安徽省高院近日认定原萧县县委书记毋保良收受他人财物1900万元,以受贿罪处以无期徒刑。毋保良的贿金,几乎全部来自于逢年过节、婚丧嫁娶中的“人情来往”。有多少人给毋书记送过礼呢?我们只知道毋保良获刑的同时,萧县被免职的“送礼官员”便达80人之多,包括了四套班子成员和10多名局长,而全县23个乡镇中,因此被摘掉乌纱帽的党政一把手就有20个!

  二是广东茂名有个年轻的大学生镇长,“努力工作卓有成效”,但因不懂“行情”,所以得不到提拔。大学生镇官终于醒悟,为了升迁镇党委书记,他抵押家产贷款5万元,又东拼西凑了20万元来“买官”,果然很快被提拔……

  这两条“官闻”,“麻雀”虽小,但颇寓深意。一个好的从政环境,可以使坏人不敢造次,而一个“病态”的政治生态,却可以使好人寸步难行,更可以将不少人“逼良为娼”,走上同流合污的“快车道”。比如这个大学生镇官,本来是个好人,但是工作再“卓有成效”,你不捧上真金白银,又有谁来搭理你呢?在茂名官场,买官卖官早已成风,市辖6个县(区)一二把手无一幸免,窝案涉及党政部门150个,至少159名官员行贿买官,在这样的“政治生态”下,洁身自好的大学生镇官无路可走,只好湿鞋“下水”。至于毋保良,原来也是有为之官,却因为“不合群”、不懂得“来事”,不参与“那一套”而备受官场冷落。毋保良调任萧县后,“吸取教训”,在吃喝送请和“一团和气”中“努力与各级干部搞好关系”,在萧县官场盛行的“送礼风”中笑纳礼贿——被抓后的毋保良抱怨,萧县送礼真厉害,每逢年节,各级官员就以汇报工作名义排队送礼,似乎“挡也挡不住”啊!难怪毋案出来后,有的媒体问,一个贪官与80名“送礼”的属下,究竟是谁带坏了谁?这其实提出了一个“政治生态”的莫大问题。

  “政治生态”真是个“大问题”!“病态”的“政治生态”,一是具有所谓“普遍性”。在某些官场,“圈子”和“山头”林立,“老板”与“家臣”抱团,买官卖官成风,谁也不能例外,受贿送礼成为“常态”,大家莫不如此,形成一种席卷的“官场文化”,结成一种可怕的“习惯势力”,几乎无人可以幸免。二是更具有某种“强制性”。歪风邪气变为“规则”,形成“风气”,你不成为“同道”,就被视为“异类”,以至寸步难行;你若要“抗拒”,那更是不见容于众,以至遭遇“逆淘汰”,“枪打出头鸟”,遭受排挤和打击。大学生镇官贷款买官是“不得不”,而萧县的“送礼官员”,其中不少是“随大流”,别人送,我不送,“那是混不下去的呀”!当然还有它的“顽固性”,既有几千年封建官僚文化留下的“官场痼疾”,又有长期以来累积的体制弊端,决不可轻视小看之。

  治愈某些官场“政治生态”的“病态”,要从当下治起——我们不能因为积重难返,就“慢慢来,不着急”,也不能因为它属于一种顽固的“官场文化”,就不知从何下手。治疗“生态病”,要从刮骨剔毒始,这就是要保持反腐败的“高压”新常态。只有出狠手,才能使“盘根错节,一朝倾覆”,也只有严厉打击,才能使官员“不敢贪”,而这正是被王岐山同志称为“不能贪、不想贪”必经的第一步。反腐纠风“见好就收”论、“适可而止”说以及“鸣金收兵”的预期,都是不符合反腐败斗争的规律,也是对“从治标转向治本”的片面误读。

  当然,治疗“病态”,根本还在于改革。“政治生态问题不少”的山西,突出的问题是官商勾结、上下串联,才使买官卖官、权钱交易呈现“网状牵连”,这背后本身就有一个体制问题。正如新任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到任那天所言,“特别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才能“根除权钱交易、官商勾结的土壤和条件”,从根子上治愈“问题不少”的“政治生态”。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