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谁给了油田职工子女世袭就业的特权

2014-9-11 09:29:34

来源:东方网 作者:胡艺 选稿:常晔

image

相关新闻:大庆油田破除“世袭”遭老职工抵制 改革步履维艰

  大庆油田今年4月推出的新的招聘政策,想逐步打破“世袭”,但不包分配的政策遭到老职工的抗议,反对活动带来的结果是,按新政策的“委培”考试继续举办,但参加的考生基本能通过。(9月10日《法治周末》)

  对于接收职工子女在父母单位就业(简称接班)这种现象,上了岁数的人并不陌生。但是随着用工制度的改革,1986年开始,接班制度已经废除。改革开放三十几年了,对外公开招录新职工已经成了用工制度的主流。大学毕业生“包分配”早已成了历史,石油行业依然沿袭计划经济时代的接班制度,闭门内招职工,大庆油田职工仅仅因为子女不能直接“接班”,就集体对公司提出抗议,让人有一种恍若隔世之感。

  大庆油田推出新的招聘政策,规定职工子女不再包分配,本是对就业世袭的纠偏之举。然而,在职工的抗议之下,大庆油田只是把大学毕业直接就业改为通过委培考试就业,而考试的结果是“基本通过”。也就是说,大庆油田依然在以内部用人的方式变相沿袭“世袭就业”。垄断行业打破就业世袭如此之难,很是让人感慨。

  事实上,不仅油田职工子女“包分配”,国企员工子女世袭就业岗位早已不是新闻,效益较好的国企俨然成了权力的家属后院。河南省农村信用社23岁职工子女拥有41年工龄;铁路公司招聘看亲子鉴定;浙江一烟草局职工因为女儿进不了烟草公司,举报自己行贿、领导受贿;湖南省邵阳市自来水公司内退职工石燕飞因不满公司未招收其第二名孩子,纵火焚烧领导会议室,就是这方面的典型案例。

  在就业形势严峻的当下,每一个岗位都充满残酷的竞争,像油田这样收入丰厚的垄断行业,其就业岗位本应公开对外招聘,就业岗位竞争本应该十分激烈。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在大庆油田,依然实行就业世袭制。就业岗位为职工子女量身定做,难道平民子弟活该忍受就业不公?如果说权贵子女享高考加分特权还蒙上航模竞赛等遮羞布的话,油田职工的大学生子女“包分配”,实际上是把就业潜规则变成了显规则。大庆油田职工就业世袭,实际上是把公众排斥在公共服务之外,少数人对公共就业岗位的侵吞,这不仅影响到普罗大众的朴素感情,更是突破了社会公平底线。让特权土壤固化、板结。

  任何人都无法选择家庭出身,平民子弟本来就因为出身低微输在家庭环境与教育不公的起跑线上,垄断性国企职工子女再凭借父辈身份享受就业特权,岂不是渲染身份世袭,让百姓孩子的竞争起跑线愈来愈远?体制内的子女世袭就业,体制外子女何处安放筚路蓝缕的青春?油田职工集体抗议公司改变职工子女包分配制度,把就业不公从幕后推到了前台。职工抗议之后,油田变相保留就业世袭潜规则,更是让人深思。

  当然,要解决就业世袭问题,我们不能指望油田职工自我革命。有关部门要痛下决心整肃国企特别是垄断性国企的用人问题。但是,从权力的任性与监管的复杂性来看,我们不指望既得利益者自觉放弃既得利益,主动坚守权力边界。也不奢望某些单位某些人轻易改变特权思维惯性,用自己的刀削自己的把。

  国务院办公厅今年曾发文要求促进公平就业,其中,“国企应公开招聘应届生,公示拟聘人员”广受关注。人社部官员表示,人社部正制定具体措施,拟进一步明确国有企业招聘应届毕业生信息发布的范围、公布渠道,以及招聘工作的流程等内容,使其更具有可操作性。但是,从根本上讲,国企公开招聘只是一种离公平更近的就业形式,要真正实现就业实体正义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在现实就业生态中,除了赤裸裸的内部招聘、内部子女“包分配”以外,以公开招聘之名行内部招聘之实的“萝卜招聘”现象也非个别。在我看来,为了把国企公开招聘落到实处,还要出台配套实施细则,明确违规招聘的处罚细则与法律责任,并自觉接受社会舆论的公开监督,提高法律制度具有执行力,用法律制度的力量逐步把国企用人扳回公平公正的轨道。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谁给了油田职工子女世袭就业的特权

2014年9月11日 09:29 来源:东方网

image

相关新闻:大庆油田破除“世袭”遭老职工抵制 改革步履维艰

  大庆油田今年4月推出的新的招聘政策,想逐步打破“世袭”,但不包分配的政策遭到老职工的抗议,反对活动带来的结果是,按新政策的“委培”考试继续举办,但参加的考生基本能通过。(9月10日《法治周末》)

  对于接收职工子女在父母单位就业(简称接班)这种现象,上了岁数的人并不陌生。但是随着用工制度的改革,1986年开始,接班制度已经废除。改革开放三十几年了,对外公开招录新职工已经成了用工制度的主流。大学毕业生“包分配”早已成了历史,石油行业依然沿袭计划经济时代的接班制度,闭门内招职工,大庆油田职工仅仅因为子女不能直接“接班”,就集体对公司提出抗议,让人有一种恍若隔世之感。

  大庆油田推出新的招聘政策,规定职工子女不再包分配,本是对就业世袭的纠偏之举。然而,在职工的抗议之下,大庆油田只是把大学毕业直接就业改为通过委培考试就业,而考试的结果是“基本通过”。也就是说,大庆油田依然在以内部用人的方式变相沿袭“世袭就业”。垄断行业打破就业世袭如此之难,很是让人感慨。

  事实上,不仅油田职工子女“包分配”,国企员工子女世袭就业岗位早已不是新闻,效益较好的国企俨然成了权力的家属后院。河南省农村信用社23岁职工子女拥有41年工龄;铁路公司招聘看亲子鉴定;浙江一烟草局职工因为女儿进不了烟草公司,举报自己行贿、领导受贿;湖南省邵阳市自来水公司内退职工石燕飞因不满公司未招收其第二名孩子,纵火焚烧领导会议室,就是这方面的典型案例。

  在就业形势严峻的当下,每一个岗位都充满残酷的竞争,像油田这样收入丰厚的垄断行业,其就业岗位本应公开对外招聘,就业岗位竞争本应该十分激烈。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在大庆油田,依然实行就业世袭制。就业岗位为职工子女量身定做,难道平民子弟活该忍受就业不公?如果说权贵子女享高考加分特权还蒙上航模竞赛等遮羞布的话,油田职工的大学生子女“包分配”,实际上是把就业潜规则变成了显规则。大庆油田职工就业世袭,实际上是把公众排斥在公共服务之外,少数人对公共就业岗位的侵吞,这不仅影响到普罗大众的朴素感情,更是突破了社会公平底线。让特权土壤固化、板结。

  任何人都无法选择家庭出身,平民子弟本来就因为出身低微输在家庭环境与教育不公的起跑线上,垄断性国企职工子女再凭借父辈身份享受就业特权,岂不是渲染身份世袭,让百姓孩子的竞争起跑线愈来愈远?体制内的子女世袭就业,体制外子女何处安放筚路蓝缕的青春?油田职工集体抗议公司改变职工子女包分配制度,把就业不公从幕后推到了前台。职工抗议之后,油田变相保留就业世袭潜规则,更是让人深思。

  当然,要解决就业世袭问题,我们不能指望油田职工自我革命。有关部门要痛下决心整肃国企特别是垄断性国企的用人问题。但是,从权力的任性与监管的复杂性来看,我们不指望既得利益者自觉放弃既得利益,主动坚守权力边界。也不奢望某些单位某些人轻易改变特权思维惯性,用自己的刀削自己的把。

  国务院办公厅今年曾发文要求促进公平就业,其中,“国企应公开招聘应届生,公示拟聘人员”广受关注。人社部官员表示,人社部正制定具体措施,拟进一步明确国有企业招聘应届毕业生信息发布的范围、公布渠道,以及招聘工作的流程等内容,使其更具有可操作性。但是,从根本上讲,国企公开招聘只是一种离公平更近的就业形式,要真正实现就业实体正义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在现实就业生态中,除了赤裸裸的内部招聘、内部子女“包分配”以外,以公开招聘之名行内部招聘之实的“萝卜招聘”现象也非个别。在我看来,为了把国企公开招聘落到实处,还要出台配套实施细则,明确违规招聘的处罚细则与法律责任,并自觉接受社会舆论的公开监督,提高法律制度具有执行力,用法律制度的力量逐步把国企用人扳回公平公正的轨道。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