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对外开放的政府食堂还须公开账单

2014-9-8 09:19:48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稀银 选稿:常晔

image

相关新闻:四川各级政府食堂对外开放 省委机关3荤2素12元

  “给我来一个南瓜饼、三个鸭脚板。”6日中午11点40分,成都东城根中街3号的省委机关食堂糕点窗口外,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中秋假日,省委机关食堂还有不少来“蹭饭”的市民,而几乎全年无休的省委机关食堂,早已是附近居民心中吃饭的首选地方。(9月7日《华西都市报》)

  普通市民能在政府机关食堂“蹭饭”,堪称政府开明进步之举,本该大加赞扬才对。但机关食堂毕竟是政府的,那就必然涉及到政府公信问题,对外开放的同时,也就无可避免地要适时公开账单了。

  12元能吃上三荤二素,这样的价格显然是吸引市民群众前来享用的主要原因,加上机关食堂具有政府性质的安全性,更加使得市民群众吃得放心。但既然机关食堂在走社会化改革之路,那也就必然涉及到成本核算和收入分配问题,显然不是公益活动。

  机关食堂的饭菜价廉,诚然有管理者不多赚市民钱的用心,但也不得不回避三个前提条件:其一,政府食堂不存在房租之类的硬性成本,自然其饭菜的售价就不可能高于市场;其二,假如社会化改革尚未到位,那食堂工作人员有可能有政府供养人员,其人力成本政府承担了部分;即使对外承包了,但因为“主营业务”是机关干部,其所要缴纳的承包金也绝对远远低于市场价位,自然其运行成本又少了一部分。其三,由于要保障公职人员就餐,想必政府财政是有一定的资金加以贴补的,与市场上同类食堂显然多了硬性保障,其集体性质也是饭菜价位不高的因素之一。

  我们说,政府食堂毕竟不是慈善机构,不可能拿出政府财政贴补反哺市民群众。相反,我们倒有点担心,机关食堂会通过对外开放的方式,疑似用外卖的收入来填补内部的缺口。比如,用外卖收入平衡公职人员的就餐费用,事实上内部人员就餐收费要比外卖低得多。再比如,机关外卖走的是薄利多销之路,但常年开放还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假如不严格实现收支两条线管理,或者淡化财政贴补,或者在成本核算时不严格将人员、房租等计入,那势必会带来虚假的外卖收入。再比如,倘若食堂是对外承包的,但由于政府要求其对民众开放,必然会迫使承包人盈利空间“缩水”,会否成为向财政索要贴补的依据,进而让本应市场化的食堂变成体制内的产物,反而阻碍了政府所提倡的社会化改革步伐。

  可见,对外开放的政府食堂还需公开账单,需要详细向公众公开财政投入或贴补账单,公开公职人员消费账单,公开外卖市民群众消费账单,以及公开食堂自身运行成本的账单。即使是收支平衡的机关食堂,同样都有公开账单的必要。这不仅可以消除公众的疑虑,有利于政府后勤服务社会化改革,而且也会让市民群众了解政府食堂运行情况以及公职人员就餐个人负担的情况,更加有利于推进阳光政府的进程,增强政府的透明度和提升政府的公信力,不因为机关食堂同时服务群众了就是一笔糊涂账。

编辑点评:

  账目公开,吃个透明,吃个放心。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对外开放的政府食堂还须公开账单

2014年9月8日 09:19 来源:东方网

image

相关新闻:四川各级政府食堂对外开放 省委机关3荤2素12元

  “给我来一个南瓜饼、三个鸭脚板。”6日中午11点40分,成都东城根中街3号的省委机关食堂糕点窗口外,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中秋假日,省委机关食堂还有不少来“蹭饭”的市民,而几乎全年无休的省委机关食堂,早已是附近居民心中吃饭的首选地方。(9月7日《华西都市报》)

  普通市民能在政府机关食堂“蹭饭”,堪称政府开明进步之举,本该大加赞扬才对。但机关食堂毕竟是政府的,那就必然涉及到政府公信问题,对外开放的同时,也就无可避免地要适时公开账单了。

  12元能吃上三荤二素,这样的价格显然是吸引市民群众前来享用的主要原因,加上机关食堂具有政府性质的安全性,更加使得市民群众吃得放心。但既然机关食堂在走社会化改革之路,那也就必然涉及到成本核算和收入分配问题,显然不是公益活动。

  机关食堂的饭菜价廉,诚然有管理者不多赚市民钱的用心,但也不得不回避三个前提条件:其一,政府食堂不存在房租之类的硬性成本,自然其饭菜的售价就不可能高于市场;其二,假如社会化改革尚未到位,那食堂工作人员有可能有政府供养人员,其人力成本政府承担了部分;即使对外承包了,但因为“主营业务”是机关干部,其所要缴纳的承包金也绝对远远低于市场价位,自然其运行成本又少了一部分。其三,由于要保障公职人员就餐,想必政府财政是有一定的资金加以贴补的,与市场上同类食堂显然多了硬性保障,其集体性质也是饭菜价位不高的因素之一。

  我们说,政府食堂毕竟不是慈善机构,不可能拿出政府财政贴补反哺市民群众。相反,我们倒有点担心,机关食堂会通过对外开放的方式,疑似用外卖的收入来填补内部的缺口。比如,用外卖收入平衡公职人员的就餐费用,事实上内部人员就餐收费要比外卖低得多。再比如,机关外卖走的是薄利多销之路,但常年开放还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假如不严格实现收支两条线管理,或者淡化财政贴补,或者在成本核算时不严格将人员、房租等计入,那势必会带来虚假的外卖收入。再比如,倘若食堂是对外承包的,但由于政府要求其对民众开放,必然会迫使承包人盈利空间“缩水”,会否成为向财政索要贴补的依据,进而让本应市场化的食堂变成体制内的产物,反而阻碍了政府所提倡的社会化改革步伐。

  可见,对外开放的政府食堂还需公开账单,需要详细向公众公开财政投入或贴补账单,公开公职人员消费账单,公开外卖市民群众消费账单,以及公开食堂自身运行成本的账单。即使是收支平衡的机关食堂,同样都有公开账单的必要。这不仅可以消除公众的疑虑,有利于政府后勤服务社会化改革,而且也会让市民群众了解政府食堂运行情况以及公职人员就餐个人负担的情况,更加有利于推进阳光政府的进程,增强政府的透明度和提升政府的公信力,不因为机关食堂同时服务群众了就是一笔糊涂账。

编辑点评:

  账目公开,吃个透明,吃个放心。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