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立法防乱规划尤须规范"一把手"

2014-8-28 09:22:52

来源:东方网 作者:毛开云 选稿:常晔

image

相关新闻:新一届政府力推新型城镇化 城镇化规划或年内出台

  经依法批准的城乡规划不得擅自修改。昨日上午,《广州市城乡规划条例(草案)》进入市人大三审阶段,防止出现“一届政府一个规划”的现象,三审稿增加了一项规定:只有在四种情形下才可以改规划。(8月27日《南方都市报》)

  新官上任三把火。一个经过科学论证并且实施的规划,本应具有稳定性和严肃性,但是,新来的领导往往容易把之前制定的规划推倒重来,“一届政府一个规划”和“朝令夕改”的现象并不罕见。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广州立法防止“一届政府一个规划”,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现实意义。

  然而,立法防止“一届政府一个规划”,是给政府尤其是政府一把手的权力运行上了一道枷锁。但是,党委是不受人大监督的,这道枷锁对地方党委尤其是党委书记能具有多大的约束力呢?所以,在立法防止“一届政府一个规划”的同时,急需对党委尤其是党委书记的权力运行进行规范。

  众所周知,现阶段的地方权力的运行,主要是由党委和政府共同承担的。而真正的实质意义上的地方权力的运行,几乎又是由党委和政府的一把手来承担的。而在党委和政府的一把手中,又往往是党委书记说了算。不是吗?一个乡镇、一个县市的党委书记的话语权,远远不是这个乡镇、县市的政府一把手可以比拟的,党委书记经常在党政对某些问题出现分歧时具有“一锤定音”的作用。

  广州立法防止“一届政府一个规划”,在全国带了一个好头,这对规范政府权力运行、加强人大依法监督、发动群众广泛监督等方面,都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是,如果不规范党委尤其是党委书记的权力,一是执行起来难,二是根本就无法执行,法律法规制度只能沦为纸老虎和稻草人。在一些地方尤其是基层,早就出现了党委书记权力过大、党委权力被弱化的问题。可见,要防止“一届政府一个规划”,必须解决一个关键问题——党委尤其是党委书记权力过大。因为在很多地方,规划改不改、怎样改,不是规委会说了算,也不是政府常务会或政府一把手说了算,而是党委书记说了算。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实质是法治。必须在法律框架内,对权力的运作进行监督。广州立法防止“一届政府一个规划”,既要把政府的权力运行控制在法律框架内,也要把党委尤其是党委书记的权力运行规范在党章和党纪国法的框架内。把所有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建设法治中国的目标才能实现。

编辑点评: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虽是老生常谈,但实为必要。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立法防乱规划尤须规范"一把手"

2014年8月28日 09:22 来源:东方网

image

相关新闻:新一届政府力推新型城镇化 城镇化规划或年内出台

  经依法批准的城乡规划不得擅自修改。昨日上午,《广州市城乡规划条例(草案)》进入市人大三审阶段,防止出现“一届政府一个规划”的现象,三审稿增加了一项规定:只有在四种情形下才可以改规划。(8月27日《南方都市报》)

  新官上任三把火。一个经过科学论证并且实施的规划,本应具有稳定性和严肃性,但是,新来的领导往往容易把之前制定的规划推倒重来,“一届政府一个规划”和“朝令夕改”的现象并不罕见。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广州立法防止“一届政府一个规划”,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现实意义。

  然而,立法防止“一届政府一个规划”,是给政府尤其是政府一把手的权力运行上了一道枷锁。但是,党委是不受人大监督的,这道枷锁对地方党委尤其是党委书记能具有多大的约束力呢?所以,在立法防止“一届政府一个规划”的同时,急需对党委尤其是党委书记的权力运行进行规范。

  众所周知,现阶段的地方权力的运行,主要是由党委和政府共同承担的。而真正的实质意义上的地方权力的运行,几乎又是由党委和政府的一把手来承担的。而在党委和政府的一把手中,又往往是党委书记说了算。不是吗?一个乡镇、一个县市的党委书记的话语权,远远不是这个乡镇、县市的政府一把手可以比拟的,党委书记经常在党政对某些问题出现分歧时具有“一锤定音”的作用。

  广州立法防止“一届政府一个规划”,在全国带了一个好头,这对规范政府权力运行、加强人大依法监督、发动群众广泛监督等方面,都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是,如果不规范党委尤其是党委书记的权力,一是执行起来难,二是根本就无法执行,法律法规制度只能沦为纸老虎和稻草人。在一些地方尤其是基层,早就出现了党委书记权力过大、党委权力被弱化的问题。可见,要防止“一届政府一个规划”,必须解决一个关键问题——党委尤其是党委书记权力过大。因为在很多地方,规划改不改、怎样改,不是规委会说了算,也不是政府常务会或政府一把手说了算,而是党委书记说了算。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实质是法治。必须在法律框架内,对权力的运作进行监督。广州立法防止“一届政府一个规划”,既要把政府的权力运行控制在法律框架内,也要把党委尤其是党委书记的权力运行规范在党章和党纪国法的框架内。把所有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建设法治中国的目标才能实现。

编辑点评: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虽是老生常谈,但实为必要。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