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别了,"炸楼狂人"

2014-8-26 16:47:39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桑怡

  别了,“炸楼狂人”。8月11日,安徽省纪委宣布,淮南市委书记方西屏因严重违纪被立案。

  今年全国“两会”甫一结束,淮南市已建的一座10多层的观湖国际轰然倒下。那么,前来履新的方西屏为何要作出如此“根本性”的改变,炸毁该市唯一的五星级酒店?说出来的原因也很好笑,据说是因为“风水不好”,挡了市委书记办公室的窗口。在拆除前,他的办公室窗帘从不拉开。“因此,方书记一定要炸了它。”一位施工的包工头说。

  不信科学信风水,不信马列信鬼神,这乃是当代许多官员信仰丢失的一种时髦。但是,方西屏炸毁这幢大楼,所谓“风水不好”,我认为只是一个表层原因,更深层的原因,也是不便明说的原因,是某种政绩观在作怪。在“炸楼狂人”看来,百姓利益乃是草芥,唯个人政绩为大。方西屏觉得,这幢楼建好了不是自己的功劳,根据风水先生定的方位,他要在淮南市有所建树,必需改变建设朝方,定下了向东发展的方针,把观湖国际大楼给炸了。

  时下,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土地财政”成为地方的主要钱袋子,政府日益“无限公司化”。由于城市土地已收归国有,上面的房屋不过是当地政府的“附着物”,为了展示自己的政绩,说多少钱一平方,就是多少钱一平方,说建就建,说拆就拆,说炸就炸,炸你没商量。在某种利益的驱动下,一纸“规划调整”的文件,足以将整幢大楼变成一堆瓦砾。方西屏打着“为了城市建设”、“为了发展经济”等冠冕堂皇的理由,让推土机碾碎了投资方和民众的利益。

  这个“炸楼狂人”继承了他的顶头上司倪发科的风格。倪发科在芜湖任职时的特点是胆子大,被称之为“扒市长”,一路拆,一路升,拆迁的摊子变成了漂亮的政绩工程,一些民众的利益成为升迁的垫脚石,倪发科从县委书记、市长一步步升至安徽省副省长。

  “炸楼狂人”沿着从倪发科“拆迁狂人”上升的轨迹,亦步亦趋,从拆到炸,狂态毕现。2010年11月,时任池州市市长的方西屏在梅龙镇的拆迁中,放言“20天铲平梅龙”。当地村民与前来负责拆迁的市长方西屏谈判交涉时,他的奥迪轿车也被村民掀翻在地,方西屏则在特警解救下逃离现场,但他并没有从中吸取教训,而是越走越远。

  这个“炸楼狂人”是个不折不扣的权力狂人。他滥用职权、独断专行。他无限珍爱无时不用无处不使的绝对权力,成了他政治上的掘墓人。没有被限制住的长官权力,在拆迁上无视法律的存在,就很难指望他们在贪腐问题上坚守底线。而事实证明,不少官员就是倒在拆迁背后的权钱交易。方西屏2013年2月就任淮南市委书记以来,山南新区地价就被强行定在200万元/亩以上,超过市场价格20%。这是一个值得反腐追查的重要线索。

  安徽淮南,是著有《淮南子》的思想家刘安的故乡,岂能容得方西屏如此胡作非为?如今,观湖国际轰然倒下,方西屏也随着这幢大楼一起倒了,乃是滥用职权者的必然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别了,"炸楼狂人"

2014年8月26日 16:47 来源:东方网

  别了,“炸楼狂人”。8月11日,安徽省纪委宣布,淮南市委书记方西屏因严重违纪被立案。

  今年全国“两会”甫一结束,淮南市已建的一座10多层的观湖国际轰然倒下。那么,前来履新的方西屏为何要作出如此“根本性”的改变,炸毁该市唯一的五星级酒店?说出来的原因也很好笑,据说是因为“风水不好”,挡了市委书记办公室的窗口。在拆除前,他的办公室窗帘从不拉开。“因此,方书记一定要炸了它。”一位施工的包工头说。

  不信科学信风水,不信马列信鬼神,这乃是当代许多官员信仰丢失的一种时髦。但是,方西屏炸毁这幢大楼,所谓“风水不好”,我认为只是一个表层原因,更深层的原因,也是不便明说的原因,是某种政绩观在作怪。在“炸楼狂人”看来,百姓利益乃是草芥,唯个人政绩为大。方西屏觉得,这幢楼建好了不是自己的功劳,根据风水先生定的方位,他要在淮南市有所建树,必需改变建设朝方,定下了向东发展的方针,把观湖国际大楼给炸了。

  时下,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土地财政”成为地方的主要钱袋子,政府日益“无限公司化”。由于城市土地已收归国有,上面的房屋不过是当地政府的“附着物”,为了展示自己的政绩,说多少钱一平方,就是多少钱一平方,说建就建,说拆就拆,说炸就炸,炸你没商量。在某种利益的驱动下,一纸“规划调整”的文件,足以将整幢大楼变成一堆瓦砾。方西屏打着“为了城市建设”、“为了发展经济”等冠冕堂皇的理由,让推土机碾碎了投资方和民众的利益。

  这个“炸楼狂人”继承了他的顶头上司倪发科的风格。倪发科在芜湖任职时的特点是胆子大,被称之为“扒市长”,一路拆,一路升,拆迁的摊子变成了漂亮的政绩工程,一些民众的利益成为升迁的垫脚石,倪发科从县委书记、市长一步步升至安徽省副省长。

  “炸楼狂人”沿着从倪发科“拆迁狂人”上升的轨迹,亦步亦趋,从拆到炸,狂态毕现。2010年11月,时任池州市市长的方西屏在梅龙镇的拆迁中,放言“20天铲平梅龙”。当地村民与前来负责拆迁的市长方西屏谈判交涉时,他的奥迪轿车也被村民掀翻在地,方西屏则在特警解救下逃离现场,但他并没有从中吸取教训,而是越走越远。

  这个“炸楼狂人”是个不折不扣的权力狂人。他滥用职权、独断专行。他无限珍爱无时不用无处不使的绝对权力,成了他政治上的掘墓人。没有被限制住的长官权力,在拆迁上无视法律的存在,就很难指望他们在贪腐问题上坚守底线。而事实证明,不少官员就是倒在拆迁背后的权钱交易。方西屏2013年2月就任淮南市委书记以来,山南新区地价就被强行定在200万元/亩以上,超过市场价格20%。这是一个值得反腐追查的重要线索。

  安徽淮南,是著有《淮南子》的思想家刘安的故乡,岂能容得方西屏如此胡作非为?如今,观湖国际轰然倒下,方西屏也随着这幢大楼一起倒了,乃是滥用职权者的必然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