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县委宿舍楼是怎样成为"棚户区"的

2014-8-25 09:36:13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稀银 选稿:常晔

image

相关新闻:江西永丰县委宿舍遭拆迁 官员成“钉子户”

  近日,江西省永丰县将房龄只有22年的县委宿舍楼当成“棚户区改造项目”进行拆迁,引发“体制内”人员的质疑,正县级离休干部成为其中的“钉子户”。居民质疑,政府是想低价征收土地,然后高价卖给开发商。(8月24日澎湃新闻网)

  县委宿舍楼当成“棚户区改造项目”拆迁,之所以被体制内人员质疑和抵制,显然涉嫌另一种“搭车式拆迁”。而居住其中的官员成为“钉子户”并受到株连式拆迁,则再一次证明:拆迁一旦越过依法按规的程序,肆意妄行的权力通吃之下,官员也会难以幸免。

  城市建设不可能不搞拆迁,而拆迁遇到阻力也是在所难免。但现在的问题是,一些拆迁工作往往只算“时间账”,几乎都是突击组建一支队伍,限期完成任务,短则数天,长则几个月,过分强调的是思想工作和高压政策,却没有就依法拆迁的程序留出足够的时间。一旦遭遇“钉子户”,便难以走正常的司法途径解决,而依然借助行政干预,最终不是导致株连式拆迁的盛行,要不就是上演诸如夜间把居民蒙头拉上车拖走再让推土机进来野蛮推倒房屋的极端行为。当总是强力推行拆迁服从时间、居民服从政府的套路,必然导致血腥拆迁事件的频频发生。

  在权力通吃式的拆迁模式中,看似官员是倡导者和执行者,实则他们极有可能成为这场没有依法程序混战中的牺牲品。一方面,因为暴力拆迁引发恶性刑事案件,那些执行所谓拆迁政策的底层官员会因此受到连累,“担负”起他们本来不该担负的问责之责,甚至不乏被依法严惩;另一方面,因为官员就是该链条上的重要组成部分,以他们的示范作用影响市民群众,也就成了越过法律边界久式不爽的拆迁“秘笈”。在本新闻中,之所以把县委宿舍也纳入棚户区拆迁,有居民反映就是因为对下西坊棚户区的拆迁工作一直进展缓慢,所以有人提出把县委大院、县委宿舍等统统都纳入下西坊棚户区的改造范围,因为住在县委宿舍的人大都是“吃皇粮”的,要他们搬迁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且恰恰就是要通过把县委宿舍拆了,以此来带动下西坊的居民把房屋拆掉。看看,即使县委宿舍楼不符合“棚户区改造项目”要求,但在“权大于法”的领导看来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于是同为官员的县委宿舍楼居民也就逃不脱被株连拆迁的命运了,甚至连当“钉子户”的机会都难有,官方会通过你本身或有家人是体制中人的“特点”而让你就范,一时不就范还可以采取停发工资、调离岗位、撤职查办等“倒逼”手段。

  从永丰县委宿舍遭拆迁、官员成“钉子户”的事实看,当下政府拆迁工作是何等绕开依法拆迁的大道,根本就不留足依法拆迁的时间,过度使用权力强推,不依法办事,必然导致不规范、不严谨、甚至违法违规行为的发生。而之所以出现被拆迁人甘当“钉子户”,一方面说明拆迁安置环节政策执行的随意性和隐蔽性,给权力寻租和“不闹不多得”以可乘之机;另一方面则说明你本身就没有走司法途径的预先设计,又怎么能指望这样的拆迁工作不会有大的阻力、乃至不发生大的冲突和事件呢?当官员都难以幸免于被株连式拆迁时,不是拆迁政策出了问题,而是执行变了味,依法拆迁被绕道,谁能保证官员会独善其身?

编辑点评:

  棚户区改造是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县委宿舍楼是怎样成为"棚户区"的

2014年8月25日 09:36 来源:东方网

image

相关新闻:江西永丰县委宿舍遭拆迁 官员成“钉子户”

  近日,江西省永丰县将房龄只有22年的县委宿舍楼当成“棚户区改造项目”进行拆迁,引发“体制内”人员的质疑,正县级离休干部成为其中的“钉子户”。居民质疑,政府是想低价征收土地,然后高价卖给开发商。(8月24日澎湃新闻网)

  县委宿舍楼当成“棚户区改造项目”拆迁,之所以被体制内人员质疑和抵制,显然涉嫌另一种“搭车式拆迁”。而居住其中的官员成为“钉子户”并受到株连式拆迁,则再一次证明:拆迁一旦越过依法按规的程序,肆意妄行的权力通吃之下,官员也会难以幸免。

  城市建设不可能不搞拆迁,而拆迁遇到阻力也是在所难免。但现在的问题是,一些拆迁工作往往只算“时间账”,几乎都是突击组建一支队伍,限期完成任务,短则数天,长则几个月,过分强调的是思想工作和高压政策,却没有就依法拆迁的程序留出足够的时间。一旦遭遇“钉子户”,便难以走正常的司法途径解决,而依然借助行政干预,最终不是导致株连式拆迁的盛行,要不就是上演诸如夜间把居民蒙头拉上车拖走再让推土机进来野蛮推倒房屋的极端行为。当总是强力推行拆迁服从时间、居民服从政府的套路,必然导致血腥拆迁事件的频频发生。

  在权力通吃式的拆迁模式中,看似官员是倡导者和执行者,实则他们极有可能成为这场没有依法程序混战中的牺牲品。一方面,因为暴力拆迁引发恶性刑事案件,那些执行所谓拆迁政策的底层官员会因此受到连累,“担负”起他们本来不该担负的问责之责,甚至不乏被依法严惩;另一方面,因为官员就是该链条上的重要组成部分,以他们的示范作用影响市民群众,也就成了越过法律边界久式不爽的拆迁“秘笈”。在本新闻中,之所以把县委宿舍也纳入棚户区拆迁,有居民反映就是因为对下西坊棚户区的拆迁工作一直进展缓慢,所以有人提出把县委大院、县委宿舍等统统都纳入下西坊棚户区的改造范围,因为住在县委宿舍的人大都是“吃皇粮”的,要他们搬迁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且恰恰就是要通过把县委宿舍拆了,以此来带动下西坊的居民把房屋拆掉。看看,即使县委宿舍楼不符合“棚户区改造项目”要求,但在“权大于法”的领导看来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于是同为官员的县委宿舍楼居民也就逃不脱被株连拆迁的命运了,甚至连当“钉子户”的机会都难有,官方会通过你本身或有家人是体制中人的“特点”而让你就范,一时不就范还可以采取停发工资、调离岗位、撤职查办等“倒逼”手段。

  从永丰县委宿舍遭拆迁、官员成“钉子户”的事实看,当下政府拆迁工作是何等绕开依法拆迁的大道,根本就不留足依法拆迁的时间,过度使用权力强推,不依法办事,必然导致不规范、不严谨、甚至违法违规行为的发生。而之所以出现被拆迁人甘当“钉子户”,一方面说明拆迁安置环节政策执行的随意性和隐蔽性,给权力寻租和“不闹不多得”以可乘之机;另一方面则说明你本身就没有走司法途径的预先设计,又怎么能指望这样的拆迁工作不会有大的阻力、乃至不发生大的冲突和事件呢?当官员都难以幸免于被株连式拆迁时,不是拆迁政策出了问题,而是执行变了味,依法拆迁被绕道,谁能保证官员会独善其身?

编辑点评:

  棚户区改造是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