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贪贿4亿"不严重",巨贪何以"淡定"?

2014-8-22 09:52:21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威 选稿:桑怡

image

相关新闻:广州裸官张新华涉嫌贪污受贿近4亿 幻想判缓刑

  8月21日9时30分,涉嫌贪污受贿近4亿元的52岁“裸官”张新华步入广州市中级法院的法庭,张新华被控在担任广州市国营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经理一职期间,共贪污2.84多亿元,受贿9780万元、港币238万元,检方指控张新华涉嫌贪污罪和受贿罪,应数罪并罚。(8月21日《羊城晚报》)

  此前,广州市检察院曾披露,该案是广州迄今涉案金额最大的贪污贿赂系列案,以张新华为首,目前以行贿、受贿罪名立案侦查的人员有18人,已起诉涉嫌行贿受贿人员12人。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张新华自己认为,他这么大数额并不是一件很严重的职务犯罪,他觉得他有机会“判缓刑出来”。

  我国刑法明文规定,个人贪污受贿数额在10万元以上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张新华贪污受贿近4亿,涉案数额骇人听闻,显然早就够“杀头”了。张新华之所以如此“淡定”、认为“这都不是事”,一方面是其“法律意识不强”、“无知者无畏”,另一方面也在无意间道出了腐败分子的“心声”——他们的“胃口”是越来越惊人了。

  贪污贿赂犯罪的刑罚处罚最高可以判死刑,这在世界各国家是比较少见。如此“重刑”威慑之下,目前贪污贿赂等犯罪涉案数额却仍在直线上升,正如同一些人所调侃的,“这年头数额不过亿,就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贪官了”。其原因何究竟在?有学者就曾撰文指出,在反腐败工作中,虽然有显性的国家法律依循,但法律之外还存在许多隐性的潜规则。易言之,腐败应对反腐败,设计并形成了种种潜规则以抗衡。显性的反腐败高压态势、反腐败法律体系,遭遇隐性的潜规则挑战、阻截、分化乃至消解,没有形成从严惩治腐败的威慑效应。刑法中白纸黑字、铁板钉钉的“收5000元即定罪”的“高压线”形同虚设,即是“利用执法的变通性消解法律的刚性和明确性”的一个典型例子。刑法明文规定,贪污受贿5000元就应当立案追究刑事责任,即使不满5000元,有其他情节严重的,也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然而,在司法实践中,贪贿犯罪“5000元”的“起步价”仅是个理论数据而已,这个定罪标准并没有不折不扣地执行。与此相反,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贪贿犯罪立案的标准实际上还在“水涨船高”。这必然会助长腐败分子的犯罪意念,鼓励他们跃跃欲试、以身试法,“小腐不断”进而一步步成长为“巨贪大蠹”,最终必将会使法律的严肃性、权威性和公正性受到损害,整个社会也会因腐败而付出巨大的代价。

  “贪污受贿近4亿,那都不是事!”对贪官这种看似愚蠢的念头绝不能仅仅一笑了之。前任香港廉政公署副廉政专员郭文纬曾说过,阻吓贪官“不是说死刑不死刑,而是他们觉得有多大的机会被人抓”。一些国家和地区打击腐败“零容忍”理念我们也应当拿来,以“零容忍”阻吓腐败犯罪,这样才能从源头上给巨贪不断膨胀的“饕餮之胃”罩上个“笼头”。

编辑点评:

    把这些人胃口养大的制度,也该梳理,修改。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贪贿4亿"不严重",巨贪何以"淡定"?

2014年8月22日 09:52 来源:东方网

image

相关新闻:广州裸官张新华涉嫌贪污受贿近4亿 幻想判缓刑

  8月21日9时30分,涉嫌贪污受贿近4亿元的52岁“裸官”张新华步入广州市中级法院的法庭,张新华被控在担任广州市国营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经理一职期间,共贪污2.84多亿元,受贿9780万元、港币238万元,检方指控张新华涉嫌贪污罪和受贿罪,应数罪并罚。(8月21日《羊城晚报》)

  此前,广州市检察院曾披露,该案是广州迄今涉案金额最大的贪污贿赂系列案,以张新华为首,目前以行贿、受贿罪名立案侦查的人员有18人,已起诉涉嫌行贿受贿人员12人。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张新华自己认为,他这么大数额并不是一件很严重的职务犯罪,他觉得他有机会“判缓刑出来”。

  我国刑法明文规定,个人贪污受贿数额在10万元以上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张新华贪污受贿近4亿,涉案数额骇人听闻,显然早就够“杀头”了。张新华之所以如此“淡定”、认为“这都不是事”,一方面是其“法律意识不强”、“无知者无畏”,另一方面也在无意间道出了腐败分子的“心声”——他们的“胃口”是越来越惊人了。

  贪污贿赂犯罪的刑罚处罚最高可以判死刑,这在世界各国家是比较少见。如此“重刑”威慑之下,目前贪污贿赂等犯罪涉案数额却仍在直线上升,正如同一些人所调侃的,“这年头数额不过亿,就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贪官了”。其原因何究竟在?有学者就曾撰文指出,在反腐败工作中,虽然有显性的国家法律依循,但法律之外还存在许多隐性的潜规则。易言之,腐败应对反腐败,设计并形成了种种潜规则以抗衡。显性的反腐败高压态势、反腐败法律体系,遭遇隐性的潜规则挑战、阻截、分化乃至消解,没有形成从严惩治腐败的威慑效应。刑法中白纸黑字、铁板钉钉的“收5000元即定罪”的“高压线”形同虚设,即是“利用执法的变通性消解法律的刚性和明确性”的一个典型例子。刑法明文规定,贪污受贿5000元就应当立案追究刑事责任,即使不满5000元,有其他情节严重的,也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然而,在司法实践中,贪贿犯罪“5000元”的“起步价”仅是个理论数据而已,这个定罪标准并没有不折不扣地执行。与此相反,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贪贿犯罪立案的标准实际上还在“水涨船高”。这必然会助长腐败分子的犯罪意念,鼓励他们跃跃欲试、以身试法,“小腐不断”进而一步步成长为“巨贪大蠹”,最终必将会使法律的严肃性、权威性和公正性受到损害,整个社会也会因腐败而付出巨大的代价。

  “贪污受贿近4亿,那都不是事!”对贪官这种看似愚蠢的念头绝不能仅仅一笑了之。前任香港廉政公署副廉政专员郭文纬曾说过,阻吓贪官“不是说死刑不死刑,而是他们觉得有多大的机会被人抓”。一些国家和地区打击腐败“零容忍”理念我们也应当拿来,以“零容忍”阻吓腐败犯罪,这样才能从源头上给巨贪不断膨胀的“饕餮之胃”罩上个“笼头”。

编辑点评:

    把这些人胃口养大的制度,也该梳理,修改。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