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巨额赔偿醉死官员折射财政预算软约束

2014-8-18 09:25:10

来源:东方网 作者:胡艺 选稿:常晔

image

相关新闻:副镇长酒后猝死 镇政府花75万公款买单

  又见官员“酒后猝死”,镇政府花75万元“摆平诉求”:近日,这起今年初发生在广东乐昌市沙坪镇的“酒后猝死”事件,因群众举报,引发公众轩然大波。一位镇干部说,事情发生后,乐昌市委、市政府迅速派出维稳工作组赶赴沙坪镇指导处理;沙坪镇与死者家属达成高额赔偿协议,主要是想迅速“平息家属诉求”,不想把事情闹大。(8月17日新华社)

  官员“酒后猝死”,当地镇政府给予“酒烈士”75万元高额赔偿,委实令人费解。但是,换个角度看,沙坪镇政府即便不慷纳税人之慨,给“酒烈士”发放高额赔偿金,也不会抛下“酒精考验”的醉酒官员不管不顾。河南信阳市左手颁布禁酒令,右手给醉死酒桌的计生委主任追记三等功,就是例证。有的地方即使不高调给“酒烈士”支付赔偿金,也会悉心关照“酒烈士”的家属。

  而公权为何醉生梦死,公款吃喝为何屡禁不止,更值得思考。中央早已出台“八项规定”,包括广东省在内的好多地方都下过“禁酒令”。但是为何“禁酒令”挡不住官员吃喝腐败,还屡屡曝出“酒烈士”丑闻呢?这到底是官员太贪杯,还是监督太疲软,值得追问。

  鉴于法律法规的尊严与公款吃喝的巨大危害,镇政府与醉死官员家属达成高额赔偿协议无疑很荒唐。群众举报,媒体曝光以后,有关部门介入查处此事,无疑很重要。但是中央出台“八项规定”以后,各地官员“酒后猝死”频发,这么多人顶风公款吃喝,官员“四风问题”如此顽固发人深思。我认为,遏制公款吃喝的根本路径在于,完善财政预算制度,把纳税人的钱用到刀刃上,避免疲软预算成了公款吃喝大漏斗。换言之,建立刚性财政预算机制比质疑“酒烈士”更具现实意义。事实上,如果不是官员醉死获陪75万赔偿金的新闻信息具有视觉冲击力,公款吃喝、公权喝醉依然是“新闻牛皮癣”。《京华时报》8月17日就有报道说,辽宁兴城市村镇干部打178张吃喝白条,吃垮饭店。

  经济学者焦建国认为,“公务接待的核心是财政制度问题。在一定意义上,所有的腐败都是财政的腐败,没有严格控制的职务消费就成为腐败的渊薮。要让官员们“小气”起来的根本方法就是让预算软约束硬起来。”我对此深表赞同。

  要管住公款吃喝,堵上公务消费黑洞,相关部门不仅不能纵容公款赔偿醉死官员,要对相关责任人依法依规予以问责,还要公开公务接待预算项目,而且相关财政预算要征求公众意见,尽量做到科学合理。压缩会议费招待费等吃喝预算,扎紧公共钱袋子。少招待、节俭招待。节省不必要的招待支出。对公务招待费超标单位责任人启动问责程序,把吃喝腐败与官员乌纱帽挂钩。不用“酒烈士”的误导,官员出于高昂的吃喝成本,也会对中央“八项规定”有所顾忌。

 编辑点评:

  推进更加规范的预决算公开制度,从源头上堵住公款吃喝、公务消费等黑洞。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巨额赔偿醉死官员折射财政预算软约束

2014年8月18日 09:25 来源:东方网

image

相关新闻:副镇长酒后猝死 镇政府花75万公款买单

  又见官员“酒后猝死”,镇政府花75万元“摆平诉求”:近日,这起今年初发生在广东乐昌市沙坪镇的“酒后猝死”事件,因群众举报,引发公众轩然大波。一位镇干部说,事情发生后,乐昌市委、市政府迅速派出维稳工作组赶赴沙坪镇指导处理;沙坪镇与死者家属达成高额赔偿协议,主要是想迅速“平息家属诉求”,不想把事情闹大。(8月17日新华社)

  官员“酒后猝死”,当地镇政府给予“酒烈士”75万元高额赔偿,委实令人费解。但是,换个角度看,沙坪镇政府即便不慷纳税人之慨,给“酒烈士”发放高额赔偿金,也不会抛下“酒精考验”的醉酒官员不管不顾。河南信阳市左手颁布禁酒令,右手给醉死酒桌的计生委主任追记三等功,就是例证。有的地方即使不高调给“酒烈士”支付赔偿金,也会悉心关照“酒烈士”的家属。

  而公权为何醉生梦死,公款吃喝为何屡禁不止,更值得思考。中央早已出台“八项规定”,包括广东省在内的好多地方都下过“禁酒令”。但是为何“禁酒令”挡不住官员吃喝腐败,还屡屡曝出“酒烈士”丑闻呢?这到底是官员太贪杯,还是监督太疲软,值得追问。

  鉴于法律法规的尊严与公款吃喝的巨大危害,镇政府与醉死官员家属达成高额赔偿协议无疑很荒唐。群众举报,媒体曝光以后,有关部门介入查处此事,无疑很重要。但是中央出台“八项规定”以后,各地官员“酒后猝死”频发,这么多人顶风公款吃喝,官员“四风问题”如此顽固发人深思。我认为,遏制公款吃喝的根本路径在于,完善财政预算制度,把纳税人的钱用到刀刃上,避免疲软预算成了公款吃喝大漏斗。换言之,建立刚性财政预算机制比质疑“酒烈士”更具现实意义。事实上,如果不是官员醉死获陪75万赔偿金的新闻信息具有视觉冲击力,公款吃喝、公权喝醉依然是“新闻牛皮癣”。《京华时报》8月17日就有报道说,辽宁兴城市村镇干部打178张吃喝白条,吃垮饭店。

  经济学者焦建国认为,“公务接待的核心是财政制度问题。在一定意义上,所有的腐败都是财政的腐败,没有严格控制的职务消费就成为腐败的渊薮。要让官员们“小气”起来的根本方法就是让预算软约束硬起来。”我对此深表赞同。

  要管住公款吃喝,堵上公务消费黑洞,相关部门不仅不能纵容公款赔偿醉死官员,要对相关责任人依法依规予以问责,还要公开公务接待预算项目,而且相关财政预算要征求公众意见,尽量做到科学合理。压缩会议费招待费等吃喝预算,扎紧公共钱袋子。少招待、节俭招待。节省不必要的招待支出。对公务招待费超标单位责任人启动问责程序,把吃喝腐败与官员乌纱帽挂钩。不用“酒烈士”的误导,官员出于高昂的吃喝成本,也会对中央“八项规定”有所顾忌。

 编辑点评:

  推进更加规范的预决算公开制度,从源头上堵住公款吃喝、公务消费等黑洞。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