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向日本追讨文物应成为国民战略

2014-8-18 09:21:50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云发 选稿:常晔

  据8月15日《新民晚报》报道:中国民间首次向日本皇室开展追讨被掠夺的文物唐鸿胪井刻石,此刻石现深藏于日本皇宫,因它见证了唐朝对东北行使主权的历史,其文物意义十分重大,而且被日寇掠夺的史实证据确凿,因此,此番追讨当是正义之举。

  自明治维新以后,日本即制订了侵华的长期战略国策,而且有计划、有步骤、残酷地对中国实施了一百数十年的侵略,至1945年上半年,日寇竟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对我人民生命财产肆意烧杀抢掠之外,还有组织地劫夺我大量珍贵文物,据有关资料,仅1931年到1945年,日寇就劫夺我文化财产1879箱共360万件文物,作为“战利品”在日本严密保藏。1945年,中国虽然取得抗战胜利,但因蒋介石政府腐败无能,中国的胜利仅是中止了日寇在华的军事行动,其军队投降后均获完整遣返,中国未获得战争赔款,中国被日本占领的领土如琉球群岛等仍未收回,至于千百万件珍贵文物,当时的蒋介石政府似乎早就遗忘了,因为此人的主要精力,此刻正用在准备打内战上。

  作为“战胜国”,连被战败的侵略者那里的大量文物(更遑论许多海岛)都没能收回来,这样的“胜利”历史在西方国家看来是不可思议的,这是中国文物的悲剧,也是中华民族的悲剧,蒋介石政府有负于祖宗、人民,说明中华百年耻辱并未随抗战胜利而昭雪。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当时虽名曰战胜国,骨子里却仍是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家。

  现在,中国已屹立于亚洲的东方,不再是个积贫积弱的国家,而是在国际上有话语权的、经济总量进入前三、并且有能力保卫自己的、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在当前的条件下,向日本和西方侵略者追索被掠夺文物,就具备了充足的底气。首先,这种追索能伸张国际正义,是对帝国主义侵略本质的彻底揭露;二是通过这种正义的追索、宣传,能站在道德高地,让文物侵占国的年轻一代知道他们的祖先、他们的国家不光彩的过去,使右翼当权者无法再粉饰侵略战争;三是这种追索也是对中国广大民众、尤其是年轻一代的一次警钟长鸣教育。所以,不论这种追索能达致多少目的,它的道路是如何艰难,都是极其有意义的。

  日本是所有侵华国家中侵华历史最长、手段最残忍、对中国造成后果最严重、最无耻国家,二战结束后,中国人民以德报怨,但日本除了对华提供一些援助贷款之外,对于归还中国被占领土(海岛)、归还珍贵文物未做过一件实事,相反,从岸信介、小泉直到野田、安倍之类的许多战后右翼首相,在执政时敌视中国、扩军备战,使中日两国的关系一步步恶化。因此,我认为当前由民间发起的向日皇室追索文物的行动很好,它的意义当然远不止于文物。

  鉴于中国被日本侵略军劫掠去的文物数量太大,而追索亦须有理有据,因此,此项追索活动应不仅止于少数民间爱国者,而应成为一项长期的全民战略,它包括以下五个方面:一是要正式成立一个全国性的专门追索机构,摸清在日被掠的中国文物家底,并制订追索计划;二是成立或聘请一个协助追索文物的法律援助机构,依国际法、国内法办事,有理有据有义;三是有关政府部门应在民间追索的基础上,进行行政(外交、文化)方面的介入;四是在国内外與论宣传上,应对日本在文化方面不肯纠正侵略历史进行揭露和批评,伸张国际正义;五是追索是长期的战略,不是十年二十年,可能也是百年奋斗,在人力(志愿者)、财力、物力要给予保证,我呼吁:有志于回购被掠文物的爱国者(企业家、收藏家、富人)能停止回购,改为出资捐助民间追索行动;希望退休的政府官员和专家、学者加入到民间追索队伍中去。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向日本追讨文物应成为国民战略

2014年8月18日 09:21 来源:东方网

  据8月15日《新民晚报》报道:中国民间首次向日本皇室开展追讨被掠夺的文物唐鸿胪井刻石,此刻石现深藏于日本皇宫,因它见证了唐朝对东北行使主权的历史,其文物意义十分重大,而且被日寇掠夺的史实证据确凿,因此,此番追讨当是正义之举。

  自明治维新以后,日本即制订了侵华的长期战略国策,而且有计划、有步骤、残酷地对中国实施了一百数十年的侵略,至1945年上半年,日寇竟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对我人民生命财产肆意烧杀抢掠之外,还有组织地劫夺我大量珍贵文物,据有关资料,仅1931年到1945年,日寇就劫夺我文化财产1879箱共360万件文物,作为“战利品”在日本严密保藏。1945年,中国虽然取得抗战胜利,但因蒋介石政府腐败无能,中国的胜利仅是中止了日寇在华的军事行动,其军队投降后均获完整遣返,中国未获得战争赔款,中国被日本占领的领土如琉球群岛等仍未收回,至于千百万件珍贵文物,当时的蒋介石政府似乎早就遗忘了,因为此人的主要精力,此刻正用在准备打内战上。

  作为“战胜国”,连被战败的侵略者那里的大量文物(更遑论许多海岛)都没能收回来,这样的“胜利”历史在西方国家看来是不可思议的,这是中国文物的悲剧,也是中华民族的悲剧,蒋介石政府有负于祖宗、人民,说明中华百年耻辱并未随抗战胜利而昭雪。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当时虽名曰战胜国,骨子里却仍是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家。

  现在,中国已屹立于亚洲的东方,不再是个积贫积弱的国家,而是在国际上有话语权的、经济总量进入前三、并且有能力保卫自己的、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在当前的条件下,向日本和西方侵略者追索被掠夺文物,就具备了充足的底气。首先,这种追索能伸张国际正义,是对帝国主义侵略本质的彻底揭露;二是通过这种正义的追索、宣传,能站在道德高地,让文物侵占国的年轻一代知道他们的祖先、他们的国家不光彩的过去,使右翼当权者无法再粉饰侵略战争;三是这种追索也是对中国广大民众、尤其是年轻一代的一次警钟长鸣教育。所以,不论这种追索能达致多少目的,它的道路是如何艰难,都是极其有意义的。

  日本是所有侵华国家中侵华历史最长、手段最残忍、对中国造成后果最严重、最无耻国家,二战结束后,中国人民以德报怨,但日本除了对华提供一些援助贷款之外,对于归还中国被占领土(海岛)、归还珍贵文物未做过一件实事,相反,从岸信介、小泉直到野田、安倍之类的许多战后右翼首相,在执政时敌视中国、扩军备战,使中日两国的关系一步步恶化。因此,我认为当前由民间发起的向日皇室追索文物的行动很好,它的意义当然远不止于文物。

  鉴于中国被日本侵略军劫掠去的文物数量太大,而追索亦须有理有据,因此,此项追索活动应不仅止于少数民间爱国者,而应成为一项长期的全民战略,它包括以下五个方面:一是要正式成立一个全国性的专门追索机构,摸清在日被掠的中国文物家底,并制订追索计划;二是成立或聘请一个协助追索文物的法律援助机构,依国际法、国内法办事,有理有据有义;三是有关政府部门应在民间追索的基础上,进行行政(外交、文化)方面的介入;四是在国内外與论宣传上,应对日本在文化方面不肯纠正侵略历史进行揭露和批评,伸张国际正义;五是追索是长期的战略,不是十年二十年,可能也是百年奋斗,在人力(志愿者)、财力、物力要给予保证,我呼吁:有志于回购被掠文物的爱国者(企业家、收藏家、富人)能停止回购,改为出资捐助民间追索行动;希望退休的政府官员和专家、学者加入到民间追索队伍中去。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