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三千万"剩男"凸显社会治理短板

2014-8-12 09:25:44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捷 选稿:常晔

image

  7月26日,国家卫计委召开全国出生人口性别比综合治理工作会议,要求坚决打击采血送香港鉴定胎儿性别的蔓延势头。话音刚落,8月7日深圳罗湖海关截获96份试图携带出境的疑似孕妇血液样本。有专家认为,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可以看作是一定时期内严格生育控制的一项社会代价。据悉,到2020年,预计20岁—45岁男性将比女性多3000万人左右,俗称“剩男”问题。(据8月11日《南方都市报》)

  “剩男”问题一再被提起,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生男多生女少现象仍然突出;二是非法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流产问题没有得到有效遏制,有时花样和手段翻新,问题越来越严重,入境进行性别鉴定现象突出,到底有多少携带出境的性别鉴定被发现,有多少没有被发现,是个问题。基于社会问题的存在,社会性“剩男”问题不容忽视,而且,如果较为严重的出生人口性别问题比继续下去,“剩男”问题将一直困扰我们,人们也有理由对人口治理问题提出质疑。

  那么出生人口性别比问题到底怎么解决呢?

  首先,法律要先行。对此,打击非法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的流产、引产等非法行为(俗称严打“两非”),使人口出生性别比反映自然生育现象,是比较直接管用的办法。最直观的数据显示,严打“两非”的确能有效控制人口性别比。2004年我国达到最高峰121.2,其中一些省份还长期维持在130。面临严峻的形势,国家着手综合治理,主要是严打“两非”,取得了一定成效。2009年出生人口的性别比开始出现拐点,持续5年下降,2013年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7 .6。

  不过,如何使法律工具发挥最大的作用,是严打“两非”问题不容忽视的问题。就当前而言,主要存在三个问题,或者说存在三个短板:一则,约束政府职能部门相关负责人的力度不够,相关职能部门打击“两非”没有尽全力;二则,非法提供胎儿性别鉴定和非法进行选择性别流产、引产的违法成本较低;三则,对非法进行性别鉴定和非法进行选择性别流产、引产的当事人缺少应有法律惩罚,缺乏法律震慑力。因此,当下亟须从法律层面补齐这三块短板,使打击“两非”更全面、有力。

  其次,男女平等观念要从口号变成实际行动,乃至制度化的保障。说到治理出生人口性别问题,都会感叹受“传宗接代”“重男轻女”等观念问题的影响,一时难以改变。是的,传统问题的确影响人们的生育观念,但是,最根本的现实问题。其一,当下女性的社会地位仍然没有男性高,男性在升职广大比女性占有更多的优势;其二,女性就业受到歧视要远远多于男性;其三,女性尤其在农村在家庭中的社会地位也普遍低于男性,养儿防老仍然是父母的首选,也是最务实的选择。

  因此,如果从制度层面对女性的社会地位、就业平等、在家庭中的社会地位等作出规定,现实真正的平等,甚至对生女的家庭养老问题给予政策和制度层面的倾斜,解决了女性的社会地位及父母养老等社会治理问题,人们不再寄希望于“养儿防老”,“传宗接代”的思想观念就会逐渐消除,人们在生育上动性别“手脚”的人就少了,出生人口性别比就会趋于自然。

编辑点评:

  解决剩男问题,还需“群策群力”。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三千万"剩男"凸显社会治理短板

2014年8月12日 09:25 来源:东方网

image

  7月26日,国家卫计委召开全国出生人口性别比综合治理工作会议,要求坚决打击采血送香港鉴定胎儿性别的蔓延势头。话音刚落,8月7日深圳罗湖海关截获96份试图携带出境的疑似孕妇血液样本。有专家认为,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可以看作是一定时期内严格生育控制的一项社会代价。据悉,到2020年,预计20岁—45岁男性将比女性多3000万人左右,俗称“剩男”问题。(据8月11日《南方都市报》)

  “剩男”问题一再被提起,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生男多生女少现象仍然突出;二是非法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流产问题没有得到有效遏制,有时花样和手段翻新,问题越来越严重,入境进行性别鉴定现象突出,到底有多少携带出境的性别鉴定被发现,有多少没有被发现,是个问题。基于社会问题的存在,社会性“剩男”问题不容忽视,而且,如果较为严重的出生人口性别问题比继续下去,“剩男”问题将一直困扰我们,人们也有理由对人口治理问题提出质疑。

  那么出生人口性别比问题到底怎么解决呢?

  首先,法律要先行。对此,打击非法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的流产、引产等非法行为(俗称严打“两非”),使人口出生性别比反映自然生育现象,是比较直接管用的办法。最直观的数据显示,严打“两非”的确能有效控制人口性别比。2004年我国达到最高峰121.2,其中一些省份还长期维持在130。面临严峻的形势,国家着手综合治理,主要是严打“两非”,取得了一定成效。2009年出生人口的性别比开始出现拐点,持续5年下降,2013年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7 .6。

  不过,如何使法律工具发挥最大的作用,是严打“两非”问题不容忽视的问题。就当前而言,主要存在三个问题,或者说存在三个短板:一则,约束政府职能部门相关负责人的力度不够,相关职能部门打击“两非”没有尽全力;二则,非法提供胎儿性别鉴定和非法进行选择性别流产、引产的违法成本较低;三则,对非法进行性别鉴定和非法进行选择性别流产、引产的当事人缺少应有法律惩罚,缺乏法律震慑力。因此,当下亟须从法律层面补齐这三块短板,使打击“两非”更全面、有力。

  其次,男女平等观念要从口号变成实际行动,乃至制度化的保障。说到治理出生人口性别问题,都会感叹受“传宗接代”“重男轻女”等观念问题的影响,一时难以改变。是的,传统问题的确影响人们的生育观念,但是,最根本的现实问题。其一,当下女性的社会地位仍然没有男性高,男性在升职广大比女性占有更多的优势;其二,女性就业受到歧视要远远多于男性;其三,女性尤其在农村在家庭中的社会地位也普遍低于男性,养儿防老仍然是父母的首选,也是最务实的选择。

  因此,如果从制度层面对女性的社会地位、就业平等、在家庭中的社会地位等作出规定,现实真正的平等,甚至对生女的家庭养老问题给予政策和制度层面的倾斜,解决了女性的社会地位及父母养老等社会治理问题,人们不再寄希望于“养儿防老”,“传宗接代”的思想观念就会逐渐消除,人们在生育上动性别“手脚”的人就少了,出生人口性别比就会趋于自然。

编辑点评:

  解决剩男问题,还需“群策群力”。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