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武长顺"专利敛财"实属腐败

2014-8-12 09:20:48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蒋萌 选稿:常晔

image

相关新闻:天津原公安局长曾屡查不倒 发明信号灯遍布全城

相关评论:“作秀”高手武长顺落马的警示

  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落马。此前他还有“发明家”的头衔——申请了35项专利,其中34项专利与智能交通等领域相关,被大规模用于天津的交通领域。武长顺被调查的原因之一,就是涉嫌从中牟取不当利益。

  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的腐败案有很多,一些人干脆在政府采购与招投标中搞暗箱操作,相对上述赤裸裸地捞钱,官员通过“个人专利”垄断所管辖的装备生产与采买市场,显然属于更具技术含量的“高级黑”,但在权力变现上又是异曲同工。

  在35项专利中,除4项专利为武长顺单独发明外,其他31项均为武长顺与多人共同发明,武长顺为领衔发明人。而与武长顺一起搞发明的人,几乎均为公安局科技管理处、交管局设施处等领域技术人员或领导。

  这里引出两个问题——其一,武长顺“领衔发明”,是否与一些学生论文“必须”将导师放在第一位署名类似?在这种“挂名”中,“导师”有多少实质性指导,众人心里自有掂量。其二,公安局科技管理处、交管局设施处干的就是设计交通器材的活儿,作为职务工作的有关研发,其成果理当归属于单位,怎么成了个人专利?并且个人还能从授权生产与应用中获得分成。武长顺先“领衔发明”,再授权给有公安背景的公司生产,进而在天津大规模推广使用,做到了全权掌控、产供销一条龙,这样的好买卖能不赚大钱吗?

  由此还联想到重庆市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王立军也曾有多达150项发明专利,这些专利同样“获利惊人”。王立军的大部分专利是警察装备,被大量装备于重庆公安系统,“生财有道”与武长顺“搞发明”如出一辙。在打着专利旗号搞权力变现时,武长顺与王立军均“畅通无阻”,甚至“理所当然”,其中的制度缺陷与监督漏洞不可谓不小。

  更令人关注的是,武长顺与王立军落马的直接导火索未必是“专利敛财”。如果王立军不是因为牵涉薄谷开来杀人并逃往美国大使馆,其“专利生意”还会做多久?至于武长顺,他的老上司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李宝金因犯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被判死缓,一手提拔武长顺的天津政协原主席宋平顺则是畏罪自杀,随后武长顺多次被相关部门“叫走”调查。透过这些端倪,或许表明“专利腐败”不过是武长顺涉嫌多种问题中的一个。

  一方面,公众有理由发问:还有多少官员搞“专利腐败”?又有多少人仍未东窗事发?另一方面,面对“瓜田李下”式腐败,有关方面是否已着手弥补制度与监管漏洞?

编辑点评:

  官员腐败手段越来越“高端”了,相关方面的监督也得跟上啊。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武长顺"专利敛财"实属腐败

2014年8月12日 09:20 来源:东方网

image

相关新闻:天津原公安局长曾屡查不倒 发明信号灯遍布全城

相关评论:“作秀”高手武长顺落马的警示

  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落马。此前他还有“发明家”的头衔——申请了35项专利,其中34项专利与智能交通等领域相关,被大规模用于天津的交通领域。武长顺被调查的原因之一,就是涉嫌从中牟取不当利益。

  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的腐败案有很多,一些人干脆在政府采购与招投标中搞暗箱操作,相对上述赤裸裸地捞钱,官员通过“个人专利”垄断所管辖的装备生产与采买市场,显然属于更具技术含量的“高级黑”,但在权力变现上又是异曲同工。

  在35项专利中,除4项专利为武长顺单独发明外,其他31项均为武长顺与多人共同发明,武长顺为领衔发明人。而与武长顺一起搞发明的人,几乎均为公安局科技管理处、交管局设施处等领域技术人员或领导。

  这里引出两个问题——其一,武长顺“领衔发明”,是否与一些学生论文“必须”将导师放在第一位署名类似?在这种“挂名”中,“导师”有多少实质性指导,众人心里自有掂量。其二,公安局科技管理处、交管局设施处干的就是设计交通器材的活儿,作为职务工作的有关研发,其成果理当归属于单位,怎么成了个人专利?并且个人还能从授权生产与应用中获得分成。武长顺先“领衔发明”,再授权给有公安背景的公司生产,进而在天津大规模推广使用,做到了全权掌控、产供销一条龙,这样的好买卖能不赚大钱吗?

  由此还联想到重庆市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王立军也曾有多达150项发明专利,这些专利同样“获利惊人”。王立军的大部分专利是警察装备,被大量装备于重庆公安系统,“生财有道”与武长顺“搞发明”如出一辙。在打着专利旗号搞权力变现时,武长顺与王立军均“畅通无阻”,甚至“理所当然”,其中的制度缺陷与监督漏洞不可谓不小。

  更令人关注的是,武长顺与王立军落马的直接导火索未必是“专利敛财”。如果王立军不是因为牵涉薄谷开来杀人并逃往美国大使馆,其“专利生意”还会做多久?至于武长顺,他的老上司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李宝金因犯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被判死缓,一手提拔武长顺的天津政协原主席宋平顺则是畏罪自杀,随后武长顺多次被相关部门“叫走”调查。透过这些端倪,或许表明“专利腐败”不过是武长顺涉嫌多种问题中的一个。

  一方面,公众有理由发问:还有多少官员搞“专利腐败”?又有多少人仍未东窗事发?另一方面,面对“瓜田李下”式腐败,有关方面是否已着手弥补制度与监管漏洞?

编辑点评:

  官员腐败手段越来越“高端”了,相关方面的监督也得跟上啊。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