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贪官多退了30万,纪检应多留个心眼

2014-8-9 09:38:52

来源:东方网 作者:龙敏飞 选稿:桑怡

image

相关评论:深圳贪官退赃90万返30万 该如何解读?

  深圳市原大鹏新区葵涌街道党工委委员、综合执法队队长张庆云涉嫌受贿一案,8月7日在福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张庆云归案后,主动退赃90万元,但最终被指控收受贿赂人民币19万元、港币30万元。此后张庆云多退的赃款又被返还给张庆云本人,目前已返30万元。(8月8日《南方都市报》)

  官员多退了30万元,相关部门又退还给当事人,这样的情节,不是小说胜似小说,再牛逼的作者,怕也写不出这样的情节。这些年,官员多退赃款的事情的确很多——四川理工学院原院长曾黄麟受贿366万元退赃551万元、广东省法学会原秘书长杨青山受贿247万元退赃317万元、广州市三水建设局安全监督管理站原站长何锐枝受贿82.9万元退赃230万元……不过,多退赃款的很多,但像如今这样即没有罚款又把赃款返还给当事人的,的确很少见。

  对于任何一名贪官,趋利避害的心理是可以理解的,为了减轻刑罚,其的确会穷尽各种办法,而“多退赃款”,很可能就是官员为了创造一个“认罪态度较好”的条件。这样的举措是无可厚非的,毕竟,“高墙电网的森严”、“失去自由的痛苦”,是每一个人都不愿意接受的现实之痛,哪怕其犯法了,也肯定希望在监狱里面的时间短点、短点、再短点。在这样的分析之下,似乎多退赃款是情有可原的,返还也是理所应当的。

  但很显然,这只是一种可能,此事还可以有更多的可能性。一则,可能是官员贪污受贿多了,也不敢拿个记事本什么的记着,自然容易出岔子,记错了也有可能;二则,可能是另外的贪腐线索,只是当前还没有足够的证据,纪检部门也无法认定……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种可能。可以说,这多退的30万元未必是贪污腐败的钱财,但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那对这笔钱,自然不能简单地“一返了之”。

  就此来说,贪官多退了30万元,纪检应该多留个心眼。可以说,这多退的30万元就是一根反腐线索,只要纪检部门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此事的真相应该可以水落石出。这笔钱到底是贪腐钱财还是贪官求表现的钱,都应该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不能“说退就退”。就眼下来说,如果相关部门已经进行核查了,那也应该告诉公众,这30万元不能没有合理的解释。毕竟,没有真相,谣言就会四起,那戕害的,显然是纪检部门的公信力。

  更何况,即便这30万元无法确认,那也总得有个说法。事实上,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五条的规定,其中明确了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要求当事国家工作人员“说明来源,不能说明来源的,差额部分以非法所得论”。就此来说,这多退的30万元,如果相关部门无法认定,那就要当事人说出个所以然来,不然就应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进行处理。在没有解释、看不到真相的现实语境下,相关部门就急匆匆地把多退的赃款返还给当事人,这无论如何都是经不起现实推敲的。

编辑点评:

    正如作者所说,张庆云受贿的情况可能尚未查清。不过此前的60万元坐实了,就先判起来。其他问题可以接着查。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贪官多退了30万,纪检应多留个心眼

2014年8月9日 09:38 来源:东方网

image

相关评论:深圳贪官退赃90万返30万 该如何解读?

  深圳市原大鹏新区葵涌街道党工委委员、综合执法队队长张庆云涉嫌受贿一案,8月7日在福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张庆云归案后,主动退赃90万元,但最终被指控收受贿赂人民币19万元、港币30万元。此后张庆云多退的赃款又被返还给张庆云本人,目前已返30万元。(8月8日《南方都市报》)

  官员多退了30万元,相关部门又退还给当事人,这样的情节,不是小说胜似小说,再牛逼的作者,怕也写不出这样的情节。这些年,官员多退赃款的事情的确很多——四川理工学院原院长曾黄麟受贿366万元退赃551万元、广东省法学会原秘书长杨青山受贿247万元退赃317万元、广州市三水建设局安全监督管理站原站长何锐枝受贿82.9万元退赃230万元……不过,多退赃款的很多,但像如今这样即没有罚款又把赃款返还给当事人的,的确很少见。

  对于任何一名贪官,趋利避害的心理是可以理解的,为了减轻刑罚,其的确会穷尽各种办法,而“多退赃款”,很可能就是官员为了创造一个“认罪态度较好”的条件。这样的举措是无可厚非的,毕竟,“高墙电网的森严”、“失去自由的痛苦”,是每一个人都不愿意接受的现实之痛,哪怕其犯法了,也肯定希望在监狱里面的时间短点、短点、再短点。在这样的分析之下,似乎多退赃款是情有可原的,返还也是理所应当的。

  但很显然,这只是一种可能,此事还可以有更多的可能性。一则,可能是官员贪污受贿多了,也不敢拿个记事本什么的记着,自然容易出岔子,记错了也有可能;二则,可能是另外的贪腐线索,只是当前还没有足够的证据,纪检部门也无法认定……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种可能。可以说,这多退的30万元未必是贪污腐败的钱财,但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那对这笔钱,自然不能简单地“一返了之”。

  就此来说,贪官多退了30万元,纪检应该多留个心眼。可以说,这多退的30万元就是一根反腐线索,只要纪检部门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此事的真相应该可以水落石出。这笔钱到底是贪腐钱财还是贪官求表现的钱,都应该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不能“说退就退”。就眼下来说,如果相关部门已经进行核查了,那也应该告诉公众,这30万元不能没有合理的解释。毕竟,没有真相,谣言就会四起,那戕害的,显然是纪检部门的公信力。

  更何况,即便这30万元无法确认,那也总得有个说法。事实上,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五条的规定,其中明确了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要求当事国家工作人员“说明来源,不能说明来源的,差额部分以非法所得论”。就此来说,这多退的30万元,如果相关部门无法认定,那就要当事人说出个所以然来,不然就应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进行处理。在没有解释、看不到真相的现实语境下,相关部门就急匆匆地把多退的赃款返还给当事人,这无论如何都是经不起现实推敲的。

编辑点评:

    正如作者所说,张庆云受贿的情况可能尚未查清。不过此前的60万元坐实了,就先判起来。其他问题可以接着查。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