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警惕腐败的"新灾区"

2014-7-29 13:27:08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政府购买公共服务”这一舶来品,引进中国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只有十来年,它在中国沿海一些发达地区如广东、上海、浙江等地先行试点并小有成效,这一政府行为离“成熟”、“完美”尚相距甚远。前些年,有学者分析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现状时,提出三个不足:一、在制度上,公共服务购买尚未被纳入政府采购范围;二、在范围上,一些地方政府对该购买何种社会组织服务并不明确,随意性较大;三、项目购买后缺少评价机制。近期《中国新闻周刊》刊文,在论述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时,又提出一个新的问题:“由于财政预算管理上的弊病及监督管理机制不完善,违规、垄断、暗箱操作、逆向选择等现象多发。据媒体调查,一些公共服务项目回扣高达40%,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或成寻租与腐败的‘新灾区’。”

  “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或成寻租与腐败的‘新灾区’”,这一推论并非故弄玄虚,也非空穴来风。现如今,惊呼“警惕腐败的‘新灾区’”,实属必要!

  作为实现政府治理现代化和社会管理现代化的一项具体措施,政府购买公共服务于上世纪70年代滥觞于西方,它是基于这么两个原因:一是“滞涨”现象,即高福利国家在公共服务方面不堪财政重负;二是政府在提供公共服务方面的效率不如市场。政府的角色不是公共服务的生产者和提供者,而是在这方面的资金提供者和监管者。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行为方式在我国落地,大致情况亦然。但是,我国在这方面的各项制度尚未健全,实施细则也有待完善,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也是预料中的事情,关键在于,有关部门要正视、要重视,如立法机构要在法律上建章立制,监管部门要强化监督,政府部门要加强自律,等等。

  管好“钱袋子”是警惕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时出现寻租与腐败的首要举措。具体地说,就是对政府购买公共服务预算资金实行规范化、程序化、科学化管理,杜绝预算的随意性。这方面的预算亟需细了再细,诸如:所购买的公共服务的范围、标准、项目、质量、数量等都须全面、正确地纳入政府采购的预算之中,列支详细,方案细化,不给寻租存有空间,不给腐败留下机会。这是一。

  其次,竞标公开化。凡有阳光的地方,腐败的细菌难以生存。政府购买公共服务也得阳光化、透明化,采取强制性公开竞标形式。上世纪70年代中期,英国政府推行购买公共服务的改革措施,其中很有标志性的一步棋乃是“用强制性竞标形式,将原先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交给市场机构或社会组织来提供”。政府购买的公共服务是否“合理”、“合算”,就得事先严格考核参选组织的专业和服务水平,事中按约定实施严格监督,事后由第三方进行评估,倘是,那么逆向选择、暗箱操作的概率就会被降到最低限度,腐败的潜滋暗长也就自然受到了有效遏制。

  既然政府购买的是公共服务,面向的是社会,那么,理应发挥社会的监督作用,这也是警惕这方面腐败的路径之一。入标后提供公共服务的市场机构或社会组织,其提供的数量够不够、质量好不好、效果有没有,最有发言权的不是政府部门,而是社会——接受公共服务的公众,因此,政府应当自觉下基层听取群众意见和建议,强化对公共服务提供者的监管。倘若政府部门不敢监管,或监管不力,这本身就表明一个问题,即:某些政府官员与公共服务提供者之间是否存在着“猫腻”?试想:拿了公共服务项目40%高回扣的政府官员,他还有底气监管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警惕腐败的"新灾区"

2014年7月29日 13:27 来源:东方网

  “政府购买公共服务”这一舶来品,引进中国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只有十来年,它在中国沿海一些发达地区如广东、上海、浙江等地先行试点并小有成效,这一政府行为离“成熟”、“完美”尚相距甚远。前些年,有学者分析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现状时,提出三个不足:一、在制度上,公共服务购买尚未被纳入政府采购范围;二、在范围上,一些地方政府对该购买何种社会组织服务并不明确,随意性较大;三、项目购买后缺少评价机制。近期《中国新闻周刊》刊文,在论述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时,又提出一个新的问题:“由于财政预算管理上的弊病及监督管理机制不完善,违规、垄断、暗箱操作、逆向选择等现象多发。据媒体调查,一些公共服务项目回扣高达40%,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或成寻租与腐败的‘新灾区’。”

  “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或成寻租与腐败的‘新灾区’”,这一推论并非故弄玄虚,也非空穴来风。现如今,惊呼“警惕腐败的‘新灾区’”,实属必要!

  作为实现政府治理现代化和社会管理现代化的一项具体措施,政府购买公共服务于上世纪70年代滥觞于西方,它是基于这么两个原因:一是“滞涨”现象,即高福利国家在公共服务方面不堪财政重负;二是政府在提供公共服务方面的效率不如市场。政府的角色不是公共服务的生产者和提供者,而是在这方面的资金提供者和监管者。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行为方式在我国落地,大致情况亦然。但是,我国在这方面的各项制度尚未健全,实施细则也有待完善,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也是预料中的事情,关键在于,有关部门要正视、要重视,如立法机构要在法律上建章立制,监管部门要强化监督,政府部门要加强自律,等等。

  管好“钱袋子”是警惕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时出现寻租与腐败的首要举措。具体地说,就是对政府购买公共服务预算资金实行规范化、程序化、科学化管理,杜绝预算的随意性。这方面的预算亟需细了再细,诸如:所购买的公共服务的范围、标准、项目、质量、数量等都须全面、正确地纳入政府采购的预算之中,列支详细,方案细化,不给寻租存有空间,不给腐败留下机会。这是一。

  其次,竞标公开化。凡有阳光的地方,腐败的细菌难以生存。政府购买公共服务也得阳光化、透明化,采取强制性公开竞标形式。上世纪70年代中期,英国政府推行购买公共服务的改革措施,其中很有标志性的一步棋乃是“用强制性竞标形式,将原先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交给市场机构或社会组织来提供”。政府购买的公共服务是否“合理”、“合算”,就得事先严格考核参选组织的专业和服务水平,事中按约定实施严格监督,事后由第三方进行评估,倘是,那么逆向选择、暗箱操作的概率就会被降到最低限度,腐败的潜滋暗长也就自然受到了有效遏制。

  既然政府购买的是公共服务,面向的是社会,那么,理应发挥社会的监督作用,这也是警惕这方面腐败的路径之一。入标后提供公共服务的市场机构或社会组织,其提供的数量够不够、质量好不好、效果有没有,最有发言权的不是政府部门,而是社会——接受公共服务的公众,因此,政府应当自觉下基层听取群众意见和建议,强化对公共服务提供者的监管。倘若政府部门不敢监管,或监管不力,这本身就表明一个问题,即:某些政府官员与公共服务提供者之间是否存在着“猫腻”?试想:拿了公共服务项目40%高回扣的政府官员,他还有底气监管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