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决算公开1.3万亿"其他支出"都花哪了

2014-7-20 09:12:07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军荣 选稿:常晔

image

相关新闻:超万亿资金藏身"其他支出" 隐身会议费待"现形" 

  18日,2013年度中央部门决算公开在网上拉开大幕,涉及至少95个中央部门。记者当日对近80家单位统计发现,中央部门决算总额超过7300亿元,其中至少有20多家单位因追加预算等原因导致决算支出超过预算支出额度。此外,在这些部门公布的数据中,“其他支出”一词频频出现,据新华社消息,汇总财政部近日公布的2013年全国公共财政支出决算,散布在各表格中的“其他支出”总额约1.3万亿元。(7月19日《京华时报》)

  决算公开“其他支出”竟然高达1.3万亿,这是个惊人的数字,也很是让人惊讶。什么样的“其他支出”要花费这么多?

  或许,从专业的角度看,“其他支出”的存在有合理的因素,但数目如此巨大,却是不可理解的。可事实上,“其他支出”数额巨大是普遍现象。一些地方政府的“其他支出”更是高得离谱。

  1.3万亿,能为民做多少事,这么多钱花得难道都是正常的?对于老百姓来说,最怕的是“其他支出”成为违规支出的藏身地,成为腐败的“黑洞”。

  据了解,此次中央部门决算公开,在公开的细化程度上堪称“史上最大力度”。这值得肯定,但仍然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决算公开没有一个统一平台进行决算信息的公开,各自为政的部委公开信息方式,仍然好像在与公众做着捉迷藏的小“游戏”;公开栏目不一而足,公开格式还是缺乏“标准答案”,公开内容也繁简不一,数据口径更存在有所不同的问题。再加上历史遗留问题,使得“其他支出”问题越来越严重,把什么都往里放。“其他支出”也就成为了“暗筐”、“黑筐”,让极少数人得逞。

  “其他支出”就像是个毒瘤,必须割除,即必须要透明起来。其一,要有制度层面上的限制。“其他支出”必须要有上限,不能超过一定的比例,比如不能突破10%这一上限;其二,要细化科目,尽可能消化“其他支出”;其三,退一步说,在目前还无法消灭“其它支出”的情形下,应该对“其他支出”作出充分的说明。而不是只用“其他说明”四个字来解释一切;其四,要有严厉的惩罚措施。如果“其他支出”超过规定的比例而无法向公众说清楚,则需要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其他支出”是个陈年问题,年年被诟病,可年年无改变。似乎离不开“其他支出”,就无法预决算了。从某种意义上说,“其他支出”是在考验公开的决心,考验政府的公信力。“其他支出”数目越庞大,公信力也就越低,也越难获得公众信任。

  “其他支出”本不应该成为横亘于公众心头的障碍,应该尽快使其透明起来,最好让其彻底消失在我们的眼前。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决算公开1.3万亿"其他支出"都花哪了

2014年7月20日 09:12 来源:东方网

image

相关新闻:超万亿资金藏身"其他支出" 隐身会议费待"现形" 

  18日,2013年度中央部门决算公开在网上拉开大幕,涉及至少95个中央部门。记者当日对近80家单位统计发现,中央部门决算总额超过7300亿元,其中至少有20多家单位因追加预算等原因导致决算支出超过预算支出额度。此外,在这些部门公布的数据中,“其他支出”一词频频出现,据新华社消息,汇总财政部近日公布的2013年全国公共财政支出决算,散布在各表格中的“其他支出”总额约1.3万亿元。(7月19日《京华时报》)

  决算公开“其他支出”竟然高达1.3万亿,这是个惊人的数字,也很是让人惊讶。什么样的“其他支出”要花费这么多?

  或许,从专业的角度看,“其他支出”的存在有合理的因素,但数目如此巨大,却是不可理解的。可事实上,“其他支出”数额巨大是普遍现象。一些地方政府的“其他支出”更是高得离谱。

  1.3万亿,能为民做多少事,这么多钱花得难道都是正常的?对于老百姓来说,最怕的是“其他支出”成为违规支出的藏身地,成为腐败的“黑洞”。

  据了解,此次中央部门决算公开,在公开的细化程度上堪称“史上最大力度”。这值得肯定,但仍然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决算公开没有一个统一平台进行决算信息的公开,各自为政的部委公开信息方式,仍然好像在与公众做着捉迷藏的小“游戏”;公开栏目不一而足,公开格式还是缺乏“标准答案”,公开内容也繁简不一,数据口径更存在有所不同的问题。再加上历史遗留问题,使得“其他支出”问题越来越严重,把什么都往里放。“其他支出”也就成为了“暗筐”、“黑筐”,让极少数人得逞。

  “其他支出”就像是个毒瘤,必须割除,即必须要透明起来。其一,要有制度层面上的限制。“其他支出”必须要有上限,不能超过一定的比例,比如不能突破10%这一上限;其二,要细化科目,尽可能消化“其他支出”;其三,退一步说,在目前还无法消灭“其它支出”的情形下,应该对“其他支出”作出充分的说明。而不是只用“其他说明”四个字来解释一切;其四,要有严厉的惩罚措施。如果“其他支出”超过规定的比例而无法向公众说清楚,则需要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其他支出”是个陈年问题,年年被诟病,可年年无改变。似乎离不开“其他支出”,就无法预决算了。从某种意义上说,“其他支出”是在考验公开的决心,考验政府的公信力。“其他支出”数目越庞大,公信力也就越低,也越难获得公众信任。

  “其他支出”本不应该成为横亘于公众心头的障碍,应该尽快使其透明起来,最好让其彻底消失在我们的眼前。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