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处女膜证"能证清白难消疑虑

2014-7-17 09:17:13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池墨 选稿:常晔

image

相关评论:丢枪叫"失控"是低级文字游戏

          都是警察丢枪,处分为啥天壤

相关新闻:交警被曝开房丢枪续:女协警开"处女膜"证明示清白 

  四川交警与女协警开房并“丢枪”一事已经逐步淡出公众的视线,但是“女主角”小李的生活却没有恢复平静。16天,小李告诉人民网记者,为证清白,她在看到发帖当天就去医院做了有关“处女膜”的妇科检查。“我没有与他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我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她告诉记者,她已经委托律师,将控告发帖人及相关网站。(7月17日人民网)

  四川交警与女协警开房并“丢枪”曾经引起公众的关注,开房、丢枪构成了事件的敏感关键词,事件涉及到的男主角四川合江县公安交警大队副大队长许江因为违反枪支使用管理规定等问题被立案调查,后被开除公职和开除党籍。事情发展到这里,似乎可以划上句号了。然而,“开房丢枪”的发展颇具戏剧化,被质疑开房的女主角小李却从医院开出了“处女膜”证明,以此证明自己与许江并没有发生关系。这起“开房丢枪”剧情可谓跌宕起伏,非常具有悬念。

  假如小李开出的“处女膜证”是真的,那么,足可证明小李的清白。“处女膜”在,证明其还是处女之身,说明交警与女协警开房没有“发生关系,”。然而,“处女膜证”能证明女主角的清白,但却难以消释公众心中的疑虑。

  其一,谈事情为何要到宾馆开房去谈,公开场合不行吗?虽然宾馆也属于公共场合,但宾馆房间则属于隐蔽场所,孤男寡女开房,难免会让人产生暧昧联想。况且,近年来官员开房谈工作、谈事情的多了去了,比如,2011年,湖北襄阳樊城区法院院长范海涛和纪检书记柳华梅到宾馆里开房,谈了一个多小时的“工作”;同样是2011年,湖北黄石中级法院院长方鄂生与一名女子开房,方辩称也是为了“谈工作”;2013年,湖南湘乡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万×槐与山枣镇女干部冯×兰相约“开房”,二人这次开房则是为了谈“调动工作的事情”。什么样的工作需要在宾馆里开房谈?开房能谈什么工作?好像大家都心领神会。这些开房谈工作的官员被曝光后,也均受到了处理。

  其二,身在合江为何却让孩子到泸州上学?据说,双方开房谈的是私事,是许江的孩子要到泸州某小学上学,就委托女方帮忙找关系。不知道许江家是不是住在泸州,为何自己身在合江,却要将孩子送到大老远的泸州上学?如果不是谎言,孩子上学如此舍近求远为哪般?

  其三,“处女膜证”能证明身体清白,能证明没有暧昧吗?确实,有了一纸处女证,可以证明其处女之身,但是,孤男孤女共处一室,而且是在宾馆这样容易产生暧昧的地方,谁能证明二人坐得正行得端呢?所以,要想避免公众产生暧昧猜测,谈工作、谈事情就应该在合适的地点谈,开房容易惹是非,更容易让公众产生暧昧联想。

  所以,当事人即使有了“处女膜证”,即使能证自己身体的清白,但却难以打消公众心中的疑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处女膜证"能证清白难消疑虑

2014年7月17日 09:17 来源:东方网

image

相关评论:丢枪叫"失控"是低级文字游戏

          都是警察丢枪,处分为啥天壤

相关新闻:交警被曝开房丢枪续:女协警开"处女膜"证明示清白 

  四川交警与女协警开房并“丢枪”一事已经逐步淡出公众的视线,但是“女主角”小李的生活却没有恢复平静。16天,小李告诉人民网记者,为证清白,她在看到发帖当天就去医院做了有关“处女膜”的妇科检查。“我没有与他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我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她告诉记者,她已经委托律师,将控告发帖人及相关网站。(7月17日人民网)

  四川交警与女协警开房并“丢枪”曾经引起公众的关注,开房、丢枪构成了事件的敏感关键词,事件涉及到的男主角四川合江县公安交警大队副大队长许江因为违反枪支使用管理规定等问题被立案调查,后被开除公职和开除党籍。事情发展到这里,似乎可以划上句号了。然而,“开房丢枪”的发展颇具戏剧化,被质疑开房的女主角小李却从医院开出了“处女膜”证明,以此证明自己与许江并没有发生关系。这起“开房丢枪”剧情可谓跌宕起伏,非常具有悬念。

  假如小李开出的“处女膜证”是真的,那么,足可证明小李的清白。“处女膜”在,证明其还是处女之身,说明交警与女协警开房没有“发生关系,”。然而,“处女膜证”能证明女主角的清白,但却难以消释公众心中的疑虑。

  其一,谈事情为何要到宾馆开房去谈,公开场合不行吗?虽然宾馆也属于公共场合,但宾馆房间则属于隐蔽场所,孤男寡女开房,难免会让人产生暧昧联想。况且,近年来官员开房谈工作、谈事情的多了去了,比如,2011年,湖北襄阳樊城区法院院长范海涛和纪检书记柳华梅到宾馆里开房,谈了一个多小时的“工作”;同样是2011年,湖北黄石中级法院院长方鄂生与一名女子开房,方辩称也是为了“谈工作”;2013年,湖南湘乡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万×槐与山枣镇女干部冯×兰相约“开房”,二人这次开房则是为了谈“调动工作的事情”。什么样的工作需要在宾馆里开房谈?开房能谈什么工作?好像大家都心领神会。这些开房谈工作的官员被曝光后,也均受到了处理。

  其二,身在合江为何却让孩子到泸州上学?据说,双方开房谈的是私事,是许江的孩子要到泸州某小学上学,就委托女方帮忙找关系。不知道许江家是不是住在泸州,为何自己身在合江,却要将孩子送到大老远的泸州上学?如果不是谎言,孩子上学如此舍近求远为哪般?

  其三,“处女膜证”能证明身体清白,能证明没有暧昧吗?确实,有了一纸处女证,可以证明其处女之身,但是,孤男孤女共处一室,而且是在宾馆这样容易产生暧昧的地方,谁能证明二人坐得正行得端呢?所以,要想避免公众产生暧昧猜测,谈工作、谈事情就应该在合适的地点谈,开房容易惹是非,更容易让公众产生暧昧联想。

  所以,当事人即使有了“处女膜证”,即使能证自己身体的清白,但却难以打消公众心中的疑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