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辞职感言与廉洁审计

2014-7-16 17:16:43

来源:东方网 作者:方家评说 选稿:桑怡

image

相关评论:"辞职感言"引热议是"物以稀为奇"

相关新闻:浙江一副县长主动辞职 称想要自由生活

专栏<<<

  近日,一份浙江温州平阳副县长周慧辞职感言在网上被频繁转发,38岁官居副县长,这位年轻干部的辞官之举引发热议。在公务员热并未有多少降温迹像、官员主动辞职依旧鲜见的现实背景下,人们高度关注这位年轻副县长的辞职,是可以理解的。而且在反腐浪潮的高压态势下,这里面还本身有可圈可点之处。

  一段时间以来,随着从严治党、从严治吏力度的加大,制度的“笼子”越扎越牢,对从领导干部到普通国家工作人员的约束越来越多,贪官、懒官、庸官被查处的几率越来越大,于是乎,“当官不易”的感叹也就多了起来。周慧的辞职或许与此无关,或与市场经济发达的温州经商氛围浓厚有关,此前温州官员主动辞职下海的也有几例,比如温州市副市长林培云辞职到私企,温州市政府副秘书长王运正辞职到奥康集团。

  从周慧的辞职信看,他觉得为官的压力还是颇大的。“辞职获批,虽然有点旷日持久,且法定程序尚未走完,不过木已成舟,可以长长地舒口气了,吁……。这一刻,仿佛云淡风轻,自由的气息似微风拂面。半年多来,这个在内心里翻腾的想法,终于按照自己的设想,一点点地实现了,如同拨云见日,沐浴在春日暖阳之下。”如果没有巨大的压力,他是不会觉得一辞职就如此解脱的。

  我们可以比较阳光地判断周慧的压力纯粹源于工作的压力而非其它。在各种“紧箍咒”下,官员的压力增大,对老百姓来说是好事,官员太舒服了百姓就不舒服,官员不舒服了,老百姓才舒服。人们对官员辞职热议的背后其实是在担心:辞职的官员是不是有“权力”护身符,是不是动用官场人脉来经商。从周慧准备辞职和妻子到意大利经商看,他辞职下海应与“期权腐败”无关。不过,作为老百姓我们还是可以怀疑或质疑周慧任副县长期间是否廉洁。

  周慧作为排名第三的副县长,分管的领域比较大,而且也涉及工程建设领域。他作为公务员,有主动辞职的权利,但是作为掌握实权的县政府领导班子成员,他的辞职应该事先过“廉洁关”。在人大批准他辞去副县长之前,应该经过审计,在没有发现违法违纪行为和渎职行为的前提下,方能批准其辞职。不知道周慧辞职被批准前,有没有经过这样的程序。《公务员法》有关辞职的规定,并没有提出这样的必经程序,我建议修改公务员法,对党委政府领导班子成员辞职或提前退休前规定要进行事先审计。对于辞职前发现有违法违纪行为的,依法依规进行处理后,再批准辞职。

  如此假设,绝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官员自此至终都要严守廉洁底线的要求决定的。在反腐风声趋紧的当下,我们要谨防有些“屁股不干净”的官员利用辞职、提前退休甚至跳楼等方式,拍屁股走人,企图一走了之。官员辞职本是打破阶层流动的好事,但如果辞职前不过廉洁,贸然批准辞职有可能在纵容腐败。官员辞职和在职一样都要经得起监督、耐得起质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辞职感言与廉洁审计

2014年7月16日 17:16 来源:东方网

image

相关评论:"辞职感言"引热议是"物以稀为奇"

相关新闻:浙江一副县长主动辞职 称想要自由生活

专栏<<<

  近日,一份浙江温州平阳副县长周慧辞职感言在网上被频繁转发,38岁官居副县长,这位年轻干部的辞官之举引发热议。在公务员热并未有多少降温迹像、官员主动辞职依旧鲜见的现实背景下,人们高度关注这位年轻副县长的辞职,是可以理解的。而且在反腐浪潮的高压态势下,这里面还本身有可圈可点之处。

  一段时间以来,随着从严治党、从严治吏力度的加大,制度的“笼子”越扎越牢,对从领导干部到普通国家工作人员的约束越来越多,贪官、懒官、庸官被查处的几率越来越大,于是乎,“当官不易”的感叹也就多了起来。周慧的辞职或许与此无关,或与市场经济发达的温州经商氛围浓厚有关,此前温州官员主动辞职下海的也有几例,比如温州市副市长林培云辞职到私企,温州市政府副秘书长王运正辞职到奥康集团。

  从周慧的辞职信看,他觉得为官的压力还是颇大的。“辞职获批,虽然有点旷日持久,且法定程序尚未走完,不过木已成舟,可以长长地舒口气了,吁……。这一刻,仿佛云淡风轻,自由的气息似微风拂面。半年多来,这个在内心里翻腾的想法,终于按照自己的设想,一点点地实现了,如同拨云见日,沐浴在春日暖阳之下。”如果没有巨大的压力,他是不会觉得一辞职就如此解脱的。

  我们可以比较阳光地判断周慧的压力纯粹源于工作的压力而非其它。在各种“紧箍咒”下,官员的压力增大,对老百姓来说是好事,官员太舒服了百姓就不舒服,官员不舒服了,老百姓才舒服。人们对官员辞职热议的背后其实是在担心:辞职的官员是不是有“权力”护身符,是不是动用官场人脉来经商。从周慧准备辞职和妻子到意大利经商看,他辞职下海应与“期权腐败”无关。不过,作为老百姓我们还是可以怀疑或质疑周慧任副县长期间是否廉洁。

  周慧作为排名第三的副县长,分管的领域比较大,而且也涉及工程建设领域。他作为公务员,有主动辞职的权利,但是作为掌握实权的县政府领导班子成员,他的辞职应该事先过“廉洁关”。在人大批准他辞去副县长之前,应该经过审计,在没有发现违法违纪行为和渎职行为的前提下,方能批准其辞职。不知道周慧辞职被批准前,有没有经过这样的程序。《公务员法》有关辞职的规定,并没有提出这样的必经程序,我建议修改公务员法,对党委政府领导班子成员辞职或提前退休前规定要进行事先审计。对于辞职前发现有违法违纪行为的,依法依规进行处理后,再批准辞职。

  如此假设,绝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官员自此至终都要严守廉洁底线的要求决定的。在反腐风声趋紧的当下,我们要谨防有些“屁股不干净”的官员利用辞职、提前退休甚至跳楼等方式,拍屁股走人,企图一走了之。官员辞职本是打破阶层流动的好事,但如果辞职前不过廉洁,贸然批准辞职有可能在纵容腐败。官员辞职和在职一样都要经得起监督、耐得起质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