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领导人的秘书为何容易堕落?

2014-7-16 09:18:01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常晔

image

相关评论:治"秘书腐败"试试"秘书职业化"

相关新闻:冀文林余刚曾任同一领导秘书 谈红任警卫秘书 

  秘书是一项特殊的职业。因为他是领导身边的人。有人说,秘书是配角。此论也是,但又不尽然。因为秘书这个角色的舞台活动天地很窄,没有台词,也不上场,没有亮相的机会。但是,秘书的地位很重要,倘若秘书离位、越位,借领导的权势发声音,甚至谋取不当的利益,充任“权力掮客”、“贪腐掮客”,收受贿赂,那就很可能走向反面。

  眼下就有三名秘书堕落的实例。中纪委网站近日发布消息: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余刚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公安部警卫局原正师职参谋谈红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三人均曾任职政法系统,并在此期间均担任领导人的秘书或警卫工作。

  三人的被查新闻中均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索取巨额贿赂”一语。他们究竟是如何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了多少好处,具体材料尚未公布;其“职务上的便利”和担任某领导人的秘书有什么关联,也无具体的介绍。但是,他们都是从“领导身边人”堕落为人民的罪人的。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从秘书走到重要领导岗位,在当秘书时就越位,当了大领导时就伸手,以为自己靠山硬而滥用职权,贪赃枉法,有恃无恐地捞取私利。他们控制不住自己的贪欲,结果走进了他们原来熟悉不过的审查和监狱之门。

  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到“宰相门前七品官”时,有两句话说得极为精辟:“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贪欲原来是如此的危险和可怕。一个人是否廉洁自律,最大的诱惑是自己,最难战胜的敌人也是自己。冀文林、余刚、谈红都曾任职于政法系统,都当过“宰相门前七品官”,后来又因此作台阶,从“七品官”升任地方大员或高官。2010年10月,冀文林从国土资源部办公厅主任岗位,“空降”海口,任市委副书记、副市长,2013年1月升任海南省副省长,时年仅46岁,而十年前,他还只是一名正处级秘书。但冀文林、余刚、谈红抵挡不住贪欲的诱惑,在贪欲面前打了败仗。他们以为“靠山硬”而有所依仗,以为“朝中有人”而有恃无恐,结果燎原之火,吞噬了他的全身;滔天之水,陷没了他的头顶。贪与欲,两个东西结合在一起,葬送了他们的前程。

  我们不要孤立地看待冀文林、余刚、谈红的腐败现象。上梁不正下梁歪。一些领导秘书腐败,固然在于他们自己不能自律,但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在于领导。比如他们的顶头上司违纪违法,必然会放任秘书的行为。秘书们长期以来打着领导的旗号做坏事,领导真会不知情么?看来,这里只有一种解释:一个猖狂腐败的秘书的背后,可能会有一个大“靠山”,或者其本身就师一个已经腐败透顶的贪官。因此,每“栽倒”一个大秘书,便“扯出”一个大贪官,也就也不足为奇了。

编辑点评:

    贪官与秘书,就是一根绳上的蚱蜢,是穿一条裤子的,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更准确地说,是贪官带坏了秘书,秘书虽然身不由己,但有时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于是大家一起慢慢变坏。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领导人的秘书为何容易堕落?

2014年7月16日 09:18 来源:东方网

image

相关评论:治"秘书腐败"试试"秘书职业化"

相关新闻:冀文林余刚曾任同一领导秘书 谈红任警卫秘书 

  秘书是一项特殊的职业。因为他是领导身边的人。有人说,秘书是配角。此论也是,但又不尽然。因为秘书这个角色的舞台活动天地很窄,没有台词,也不上场,没有亮相的机会。但是,秘书的地位很重要,倘若秘书离位、越位,借领导的权势发声音,甚至谋取不当的利益,充任“权力掮客”、“贪腐掮客”,收受贿赂,那就很可能走向反面。

  眼下就有三名秘书堕落的实例。中纪委网站近日发布消息: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余刚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公安部警卫局原正师职参谋谈红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三人均曾任职政法系统,并在此期间均担任领导人的秘书或警卫工作。

  三人的被查新闻中均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索取巨额贿赂”一语。他们究竟是如何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了多少好处,具体材料尚未公布;其“职务上的便利”和担任某领导人的秘书有什么关联,也无具体的介绍。但是,他们都是从“领导身边人”堕落为人民的罪人的。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从秘书走到重要领导岗位,在当秘书时就越位,当了大领导时就伸手,以为自己靠山硬而滥用职权,贪赃枉法,有恃无恐地捞取私利。他们控制不住自己的贪欲,结果走进了他们原来熟悉不过的审查和监狱之门。

  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到“宰相门前七品官”时,有两句话说得极为精辟:“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贪欲原来是如此的危险和可怕。一个人是否廉洁自律,最大的诱惑是自己,最难战胜的敌人也是自己。冀文林、余刚、谈红都曾任职于政法系统,都当过“宰相门前七品官”,后来又因此作台阶,从“七品官”升任地方大员或高官。2010年10月,冀文林从国土资源部办公厅主任岗位,“空降”海口,任市委副书记、副市长,2013年1月升任海南省副省长,时年仅46岁,而十年前,他还只是一名正处级秘书。但冀文林、余刚、谈红抵挡不住贪欲的诱惑,在贪欲面前打了败仗。他们以为“靠山硬”而有所依仗,以为“朝中有人”而有恃无恐,结果燎原之火,吞噬了他的全身;滔天之水,陷没了他的头顶。贪与欲,两个东西结合在一起,葬送了他们的前程。

  我们不要孤立地看待冀文林、余刚、谈红的腐败现象。上梁不正下梁歪。一些领导秘书腐败,固然在于他们自己不能自律,但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在于领导。比如他们的顶头上司违纪违法,必然会放任秘书的行为。秘书们长期以来打着领导的旗号做坏事,领导真会不知情么?看来,这里只有一种解释:一个猖狂腐败的秘书的背后,可能会有一个大“靠山”,或者其本身就师一个已经腐败透顶的贪官。因此,每“栽倒”一个大秘书,便“扯出”一个大贪官,也就也不足为奇了。

编辑点评:

    贪官与秘书,就是一根绳上的蚱蜢,是穿一条裤子的,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更准确地说,是贪官带坏了秘书,秘书虽然身不由己,但有时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于是大家一起慢慢变坏。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