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领导下河"试水"难成治污成败"试纸"

2014-6-30 09:26:2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稀银 选稿:常晔

  “群众对水质标准的认知,不是用数据来了解的,而是通过可饮用、可游泳来判断,更应以领导干部以身试水来检验。”浙江“可游泳河段”申报活动日前启动,在6月26日举行的申报活动的视频会议上,浙江省人大副主任茅临生表示。浙江要求领导干部要下河游泳给群众看,在确认为可游泳的河段里,全省各级人大常委会将组织进行横渡或畅游活动。(6月29日《新京报》)

  尽管“领导干部下河游泳给群众看”目前还只是一种口头要求,但其引人关注已成事实,尤其是在一些地方群众或网民悬赏重金“邀请”环保局长下河游泳却鲜有官员“接应”的情形下,此举不失为是对公众期盼的一种积极回应。

  只是我们不妨假设,即使现在领导们就在某时某地下河游泳给群众看了,其结果就等于我们的河道保洁真的就“可饮用、可游泳”吗?明眼人都知道,除非某个河道或水域污染极其严重,那通过一定程度的治理还是可以大为改善的,如果官员在水域保洁相对较好的时段下河游泳,那只能说明这个时段或地段可以游泳,但并不意味着群众就可以从此放心地“可饮用、可游泳”。

  关键的问题是,江河的环境治理不仅需要建立长效治理机制,而且还需要相邻的地区联手治理,尤其是上游地区不能将污染“下放”。还有,领导们下决心在某个自定水域游泳并不难做到,但要达到在群众“点将”水域下河游泳根本做不到,而一旦群众把领导干部是否下河游泳当成是对某个水域安全的“指标”,那显然是对权力的膜拜,又是官员们“以身试水”的一种过度自信,不仅有过分看重自身权力磁场作用的嫌疑,而且更有他们相信自己的身体而轻视仪器检测以及制度把关的错误倾向,亦是一种极其危险的环境治理怪招。

  由浙江要求领导干部“以身试水”,我们很容易想到形形色色的“以身试X”。禽流感来袭经过一段防治,都会有官位不小的官员带头吃鸡、吃鸭,为的是消除大家的惧怕心理;柑橘出了大面积病虫害,若干官员走上街头带头吃柑橘,以此消除人们的顾虑……如果说官员的“以身试吃”意欲事后发挥示范作用的话,那他们的“以身试水”无异于同出一辙,看上去他们是在带头示范,实际上还是一种权利的过度自信,凡是我们可以下河的你们群众就不必担心,岂不知他们却回避了问题的实质,如果不是疫情或水情成灾危及了公共安全和公众利益,甚至已经造成了无可挽回的重大损失,我们何时何地能见到领导们这样频频“以身试X”?也就是说,越是官员“以身试X”大显身手,越加显示出一种事后诸葛亮的假聪明,甚至就是一种变相的“赎罪”,其背后注定是疫情扩散的难以收拾和水情污染的积重难返。

  不是将消除公众疑虑和恢复大众信心的主动权交给制度、科学与市场,这样的“嘴巴功夫”和“四肢摆动”显然易给公众落下话柄。让公众的身体不再成为问题产品、食品和环境污染的“试纸”,官员要做的则是加快制度建设,加大执行力度,加强防微杜渐。与其在出了问题并已有转机的情况下“秀吃”、“秀游”,不如平日多尝“平民食品”和多在环境治理中下足功夫及早发现问题,更不如让科学与制度来代替自己的身体,用更加严谨的态度和高度负责的精神抓好老百姓的“生命线工程”,不要再不断“以身试食”和“以身试水”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领导下河"试水"难成治污成败"试纸"

2014年6月30日 09:26 来源:东方网

  “群众对水质标准的认知,不是用数据来了解的,而是通过可饮用、可游泳来判断,更应以领导干部以身试水来检验。”浙江“可游泳河段”申报活动日前启动,在6月26日举行的申报活动的视频会议上,浙江省人大副主任茅临生表示。浙江要求领导干部要下河游泳给群众看,在确认为可游泳的河段里,全省各级人大常委会将组织进行横渡或畅游活动。(6月29日《新京报》)

  尽管“领导干部下河游泳给群众看”目前还只是一种口头要求,但其引人关注已成事实,尤其是在一些地方群众或网民悬赏重金“邀请”环保局长下河游泳却鲜有官员“接应”的情形下,此举不失为是对公众期盼的一种积极回应。

  只是我们不妨假设,即使现在领导们就在某时某地下河游泳给群众看了,其结果就等于我们的河道保洁真的就“可饮用、可游泳”吗?明眼人都知道,除非某个河道或水域污染极其严重,那通过一定程度的治理还是可以大为改善的,如果官员在水域保洁相对较好的时段下河游泳,那只能说明这个时段或地段可以游泳,但并不意味着群众就可以从此放心地“可饮用、可游泳”。

  关键的问题是,江河的环境治理不仅需要建立长效治理机制,而且还需要相邻的地区联手治理,尤其是上游地区不能将污染“下放”。还有,领导们下决心在某个自定水域游泳并不难做到,但要达到在群众“点将”水域下河游泳根本做不到,而一旦群众把领导干部是否下河游泳当成是对某个水域安全的“指标”,那显然是对权力的膜拜,又是官员们“以身试水”的一种过度自信,不仅有过分看重自身权力磁场作用的嫌疑,而且更有他们相信自己的身体而轻视仪器检测以及制度把关的错误倾向,亦是一种极其危险的环境治理怪招。

  由浙江要求领导干部“以身试水”,我们很容易想到形形色色的“以身试X”。禽流感来袭经过一段防治,都会有官位不小的官员带头吃鸡、吃鸭,为的是消除大家的惧怕心理;柑橘出了大面积病虫害,若干官员走上街头带头吃柑橘,以此消除人们的顾虑……如果说官员的“以身试吃”意欲事后发挥示范作用的话,那他们的“以身试水”无异于同出一辙,看上去他们是在带头示范,实际上还是一种权利的过度自信,凡是我们可以下河的你们群众就不必担心,岂不知他们却回避了问题的实质,如果不是疫情或水情成灾危及了公共安全和公众利益,甚至已经造成了无可挽回的重大损失,我们何时何地能见到领导们这样频频“以身试X”?也就是说,越是官员“以身试X”大显身手,越加显示出一种事后诸葛亮的假聪明,甚至就是一种变相的“赎罪”,其背后注定是疫情扩散的难以收拾和水情污染的积重难返。

  不是将消除公众疑虑和恢复大众信心的主动权交给制度、科学与市场,这样的“嘴巴功夫”和“四肢摆动”显然易给公众落下话柄。让公众的身体不再成为问题产品、食品和环境污染的“试纸”,官员要做的则是加快制度建设,加大执行力度,加强防微杜渐。与其在出了问题并已有转机的情况下“秀吃”、“秀游”,不如平日多尝“平民食品”和多在环境治理中下足功夫及早发现问题,更不如让科学与制度来代替自己的身体,用更加严谨的态度和高度负责的精神抓好老百姓的“生命线工程”,不要再不断“以身试食”和“以身试水”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