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对秘书拎包的评论续闻

2014-6-25 09:18:5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常晔

专栏<<<

  近日湖北阳新县常委班子成员聚焦“四风”,当面锣,对面鼓,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政法委书记吴大洪批县委书记童金波道:“上主席台前,提包别人拿,茶杯别人端,你知道会场底下的干部怎么看?难道你就不能自己拿一拿?”

  听得出来,吴大洪对童金波自己不拎包意见很大,但似乎意犹未尽,没有把下面干部的意见都端到桌面上来。

  事实上,会场下的干部看见县委书记童金波的提包要别人拎,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县委书记对这些议论显然不知情。我特意收集了一下会场里干部的议论,转述如后:

  “我最近听到一个笑话:开会时间临近,主席台侧有人拎包走上台来,全场掌声雷动。不料来的却是一位秘书,他是专门把领导的皮包先拎上主席台的。秘书一脸尴尬,台下一片哄笑……”

  “秘书尴尬,领导在台后更尴尬。这好像是一幕喜剧的场面:既是对拎包秘书的讽刺,更是对被拎包的领导的一种讽刺。”

  “官做大了,气派到底不一样,提包有人拎,茶杯有人端,讲话稿有人写,车门有人拉,除了吃喝拉撒,事事有人伺候,人越变越懒,我们在台下看了,越看越不顺眼。”

  “懒也是一种派头,你做不到县委书记,想懒也懒不起来。”

  “政法委书记提问:难道你就不能自己拿一拿?这个批评尖锐痛快,好,看他今后改不改?”

  “提包有人拎,这是端架子,也是摆谱。”

  “对头。做了官,摆谱是正常的,不摆谱是不正常的。县委书记是县里最大的官,人家叫你‘一号首长’,你做到这个级别的官,自然也会有人帮你拎包。”

  “县委书记不过是个七品芝麻官,现在连包也拎不动了,要是官再连升几级,恐怕路也不走动了。”

  “他做了官,希望他四体的功能不要丢失。”

  “提包也有人拎,他到下面去调研,会不会自己作记录,我也怀疑。”

  “这样发展下去,他会变成一种‘拐杖型干部’,离开秘书这根‘拐杖’,寸步难行。讲话、发言、谋事、办事必有秘书‘捉刀’,他的直接领导其实是秘书。”

  “他的自我感觉是越来越好,但和群众的距离是越来越远。”

  “他就像个不粘锅,不接地气,不能和百姓粘在一起。”

  “是嘛,本来我看见他走过来,愿意和他打个招呼,现在,我情愿躲开,省得无话找话说。”

  “做官端架子,端的是一副臭架子,摆出来的是一种低级趣味,他的地位虽然比我们高,但精神境界却比我们低。”

  “整治四风是否有成效,看县委书记是不是再让别人拎包。”

  阳新县委这次民主生活会结束,听说有的领导同志是拿着纸巾擦着额头上的汗珠往外走的。那些会外对秘书拎包的坊间评论,现记录下来,供童金波同志参考。

专栏<<<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对秘书拎包的评论续闻

2014年6月25日 09:18 来源:东方网

专栏<<<

  近日湖北阳新县常委班子成员聚焦“四风”,当面锣,对面鼓,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政法委书记吴大洪批县委书记童金波道:“上主席台前,提包别人拿,茶杯别人端,你知道会场底下的干部怎么看?难道你就不能自己拿一拿?”

  听得出来,吴大洪对童金波自己不拎包意见很大,但似乎意犹未尽,没有把下面干部的意见都端到桌面上来。

  事实上,会场下的干部看见县委书记童金波的提包要别人拎,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县委书记对这些议论显然不知情。我特意收集了一下会场里干部的议论,转述如后:

  “我最近听到一个笑话:开会时间临近,主席台侧有人拎包走上台来,全场掌声雷动。不料来的却是一位秘书,他是专门把领导的皮包先拎上主席台的。秘书一脸尴尬,台下一片哄笑……”

  “秘书尴尬,领导在台后更尴尬。这好像是一幕喜剧的场面:既是对拎包秘书的讽刺,更是对被拎包的领导的一种讽刺。”

  “官做大了,气派到底不一样,提包有人拎,茶杯有人端,讲话稿有人写,车门有人拉,除了吃喝拉撒,事事有人伺候,人越变越懒,我们在台下看了,越看越不顺眼。”

  “懒也是一种派头,你做不到县委书记,想懒也懒不起来。”

  “政法委书记提问:难道你就不能自己拿一拿?这个批评尖锐痛快,好,看他今后改不改?”

  “提包有人拎,这是端架子,也是摆谱。”

  “对头。做了官,摆谱是正常的,不摆谱是不正常的。县委书记是县里最大的官,人家叫你‘一号首长’,你做到这个级别的官,自然也会有人帮你拎包。”

  “县委书记不过是个七品芝麻官,现在连包也拎不动了,要是官再连升几级,恐怕路也不走动了。”

  “他做了官,希望他四体的功能不要丢失。”

  “提包也有人拎,他到下面去调研,会不会自己作记录,我也怀疑。”

  “这样发展下去,他会变成一种‘拐杖型干部’,离开秘书这根‘拐杖’,寸步难行。讲话、发言、谋事、办事必有秘书‘捉刀’,他的直接领导其实是秘书。”

  “他的自我感觉是越来越好,但和群众的距离是越来越远。”

  “他就像个不粘锅,不接地气,不能和百姓粘在一起。”

  “是嘛,本来我看见他走过来,愿意和他打个招呼,现在,我情愿躲开,省得无话找话说。”

  “做官端架子,端的是一副臭架子,摆出来的是一种低级趣味,他的地位虽然比我们高,但精神境界却比我们低。”

  “整治四风是否有成效,看县委书记是不是再让别人拎包。”

  阳新县委这次民主生活会结束,听说有的领导同志是拿着纸巾擦着额头上的汗珠往外走的。那些会外对秘书拎包的坊间评论,现记录下来,供童金波同志参考。

专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