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杨琨受贿细节警醒监督"升级"

2014-6-20 09:26:22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捷 选稿:桑怡

  昨天,中国农业银行原副行长杨琨受贿案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起诉书指控,2005年至2012年,被告人杨琨利用其中国农业银行副行长等职务便利,在贷款、产品销售等事项上为有关企业和个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折合人民币3079万余元。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杨琨照单全收无一否认。检方建议,对杨琨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法院将择日宣判。(6月19日《扬子晚报》)

  从杨琨受贿之后为请托人之后所做的“回报”来看,有三件事“不正常”:第一件事,2004年,成都一地产商在农行四川相关支行的贷款遇到麻烦,杨琨两次帮忙替其解决贷款麻烦,致使原本不符合制度要求的贷款顺利发放,监管人员应该引起警觉,或者反问几为什么,或许能够早点发现其腐败行踪。

  第二件事,2006年,杨琨收受开发商王某某总价值478万余元的贿赂之后,启动了“特事特办”程序,帮助并不符合特事特办要求的王某某顺利拿到了十多亿贷款。在给王某某办理贷款的过程中,制度“守门员”如果敏感一点,就会嗅到不详的味道,加强防守。但是,却放过去了。令人遗憾。

  第三件事,2011年,杨琨收受开发商余某某100万美元现金后,杨琨随即在农行的贷款审批会上,为余某某的项目大力说话,使得余某某顺利得到了贷款。杨琨替开发商说话,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但仍然没有被阻止,相关监督人员是有责任的。

  是啊,银行相关负责人对放贷政策要求和禁区都非常清楚,但是,官员却不遗余力的为开发商办事,甚至替开发商绕过制度和禁区,把不符合“特事特办”的事给办了,实际上就已经透露出令人怀疑的信息,也就是说,对贪官应该加大监督力度,但是,监管却偷懒了。录然,这与杨琨非常狡猾、受贿手段非常隐蔽和监管非常“原始”落后不无关系。

  一者,他索贿很“含蓄”,受贿索贿嘴上不说,让请托人“领会”,或以炒股、投资为名索贿,这折射其不但熟知潜规则的刚性,还十分“沉着、镇定”,因为杨琨知道,请托人离不开他,所以他“稳坐钓鱼台”。最终都按杨琨的心理预期“付款”到位。二者,他不直接经受,让小舅子这个“代理人”“二传手”“理财”,实乃规避受贿风险。三者,他具有反侦察能力,他告诉小舅子“不要记账”“不要每一笔都向他汇报”,可为其打“不知情”旗号逃避受贿打伏笔——尽管杨琨没有这么做。一切都在杨琨的算计之中。

  看似平常无奇的受贿细节,却对预防腐败提出了挑战,实质上是警醒和倒逼监管“升级”。因为,监管还没有把重权在握的人纳入常态化监管,比如,对其本人及走得近的亲朋好友、商人圈的资产变化纳入监管范围,对贪官收受巨额贿赂没有及时觉察,贪官才这么大胆。如果能在第一时间发现贪官的财产显著变化,并顺藤摸瓜,就能在贪官第一次收受贿赂将其抓获。贪官也不会炼成巨贪。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杨琨受贿细节警醒监督"升级"

2014年6月20日 09:26 来源:东方网

  昨天,中国农业银行原副行长杨琨受贿案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起诉书指控,2005年至2012年,被告人杨琨利用其中国农业银行副行长等职务便利,在贷款、产品销售等事项上为有关企业和个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折合人民币3079万余元。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杨琨照单全收无一否认。检方建议,对杨琨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法院将择日宣判。(6月19日《扬子晚报》)

  从杨琨受贿之后为请托人之后所做的“回报”来看,有三件事“不正常”:第一件事,2004年,成都一地产商在农行四川相关支行的贷款遇到麻烦,杨琨两次帮忙替其解决贷款麻烦,致使原本不符合制度要求的贷款顺利发放,监管人员应该引起警觉,或者反问几为什么,或许能够早点发现其腐败行踪。

  第二件事,2006年,杨琨收受开发商王某某总价值478万余元的贿赂之后,启动了“特事特办”程序,帮助并不符合特事特办要求的王某某顺利拿到了十多亿贷款。在给王某某办理贷款的过程中,制度“守门员”如果敏感一点,就会嗅到不详的味道,加强防守。但是,却放过去了。令人遗憾。

  第三件事,2011年,杨琨收受开发商余某某100万美元现金后,杨琨随即在农行的贷款审批会上,为余某某的项目大力说话,使得余某某顺利得到了贷款。杨琨替开发商说话,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但仍然没有被阻止,相关监督人员是有责任的。

  是啊,银行相关负责人对放贷政策要求和禁区都非常清楚,但是,官员却不遗余力的为开发商办事,甚至替开发商绕过制度和禁区,把不符合“特事特办”的事给办了,实际上就已经透露出令人怀疑的信息,也就是说,对贪官应该加大监督力度,但是,监管却偷懒了。录然,这与杨琨非常狡猾、受贿手段非常隐蔽和监管非常“原始”落后不无关系。

  一者,他索贿很“含蓄”,受贿索贿嘴上不说,让请托人“领会”,或以炒股、投资为名索贿,这折射其不但熟知潜规则的刚性,还十分“沉着、镇定”,因为杨琨知道,请托人离不开他,所以他“稳坐钓鱼台”。最终都按杨琨的心理预期“付款”到位。二者,他不直接经受,让小舅子这个“代理人”“二传手”“理财”,实乃规避受贿风险。三者,他具有反侦察能力,他告诉小舅子“不要记账”“不要每一笔都向他汇报”,可为其打“不知情”旗号逃避受贿打伏笔——尽管杨琨没有这么做。一切都在杨琨的算计之中。

  看似平常无奇的受贿细节,却对预防腐败提出了挑战,实质上是警醒和倒逼监管“升级”。因为,监管还没有把重权在握的人纳入常态化监管,比如,对其本人及走得近的亲朋好友、商人圈的资产变化纳入监管范围,对贪官收受巨额贿赂没有及时觉察,贪官才这么大胆。如果能在第一时间发现贪官的财产显著变化,并顺藤摸瓜,就能在贪官第一次收受贿赂将其抓获。贪官也不会炼成巨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