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治理司机腐败新变种当求解源头之治

2014-6-13 09:26:28

来源:东方网 作者:堂吉伟德 选稿:桑怡

  近日,河南新安一名公车司机在不到一年间骗取公款47万被判10年6个月的消息,使公车司机这个特殊群体引发众人关注。有媒体报道称,一些专车司机凭借其为领导服务的特殊身份,逐渐分享部分权力资源,领导司机变成了“司机领导”,开始参与甚至主导某些腐败犯罪,成为一种新的腐败群体。(《新京报》6月12日)

  司机腐败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所谓的新变种不过是老现象,可以说与权力腐败如影随形。比如几前前,湖南省郴州市国土资源局原党组书记、副局长杨秀善的司机吴军,收受人民币36.8万元,并为杨秀善窝藏赃款10万元。还比如2009年9月,浙江省丽水市中院审理的吕伟强案,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吕伟强案之所以受到如此大的关注与他的特殊身份密不可分。他曾担任丽水市某领导司机多年。

  作为一种特殊现象,加强“司机腐败的治理”成了一个现实命题。不过从实际上看,司机腐败没有得到遏制,反倒愈演愈烈,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对应了权力腐败的高发态势,说明腐败现象还依旧严重,反腐任务还任重道远。对于如何遏制司机腐败,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从公车改革的角度提出建议,也成为近年来一些主流的观点。不过,如果说权力本身是一个庞大的“母体”,而司机不过是依附其上的“子本”,反腐和治理层面的就事论事,难免会陷入舍本逐末的窠臼。

  然而,腐败附带的群体又何止于司机,从“夫人腐败”、“子女腐败”、“秘书腐败”到“门卫腐败”,不过都是寄生于权力下的“黑洞”,更需要从权力本身去下手。比如一个单位的司机腐败了,说明其依附的权力出现了问题,要么是直接参与了腐败过程,要么是管理失控应当承担必要的责任。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若是司机群体的依附体无隙可击,司机没有权力寻租的空间,其自然也就没有滋生腐败的机会。因而,司机腐败不能仅解决司机的问题,而应从权力约束本身去找出路。

  反腐若是什么腐败就反什么,其结果可能是效果不彰难以为继。这些年来,从“贤内助”工程,到对秘书加强管控,对于权力的约束和监督,可以说是用心良苦,然而却未能收到预期的效果。究其根本原因,无论是主体腐败也好,还是从附腐败也罢,根本上还是监督机制未能发挥作用,给了腐败滋生蔓延的环境。因而,建立一套系统而完善的监督体系,实现对权力的根本治理,当是由司机腐败引发的思考/

  治理腐败、监督权力必须解决两个问题,一是谁来监督,二是谁来承担成本。在监督层面,除了治标还得讲求治本。时下的反腐风暴,力求于从治标上解决遏制腐败高发,为治本创造空间。但如何治本,除了要强化体系内的监督、教育、预防和惩处之外,还得让“群众监督”这一主体作用得到发挥;二是谁来承担成本,就需要在制度的设计之上,真正落实连带责任,“保以最基本的耻感”应当成为一种责任常态,比如领导身边的人出现了问题,其应当为此付出相应的连带责任,从而更好的用好权、管好人,减少利益输送的主动性,司机腐败的机率就会应势而降。

  不想腐,不敢腐,不能腐是一个体系构建和系统推进,如何跳出“历史兴亡周期律”,恐怕需要从司机腐败等现象,在源头控制上寻求答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治理司机腐败新变种当求解源头之治

2014年6月13日 09:26 来源:东方网

  近日,河南新安一名公车司机在不到一年间骗取公款47万被判10年6个月的消息,使公车司机这个特殊群体引发众人关注。有媒体报道称,一些专车司机凭借其为领导服务的特殊身份,逐渐分享部分权力资源,领导司机变成了“司机领导”,开始参与甚至主导某些腐败犯罪,成为一种新的腐败群体。(《新京报》6月12日)

  司机腐败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所谓的新变种不过是老现象,可以说与权力腐败如影随形。比如几前前,湖南省郴州市国土资源局原党组书记、副局长杨秀善的司机吴军,收受人民币36.8万元,并为杨秀善窝藏赃款10万元。还比如2009年9月,浙江省丽水市中院审理的吕伟强案,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吕伟强案之所以受到如此大的关注与他的特殊身份密不可分。他曾担任丽水市某领导司机多年。

  作为一种特殊现象,加强“司机腐败的治理”成了一个现实命题。不过从实际上看,司机腐败没有得到遏制,反倒愈演愈烈,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对应了权力腐败的高发态势,说明腐败现象还依旧严重,反腐任务还任重道远。对于如何遏制司机腐败,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从公车改革的角度提出建议,也成为近年来一些主流的观点。不过,如果说权力本身是一个庞大的“母体”,而司机不过是依附其上的“子本”,反腐和治理层面的就事论事,难免会陷入舍本逐末的窠臼。

  然而,腐败附带的群体又何止于司机,从“夫人腐败”、“子女腐败”、“秘书腐败”到“门卫腐败”,不过都是寄生于权力下的“黑洞”,更需要从权力本身去下手。比如一个单位的司机腐败了,说明其依附的权力出现了问题,要么是直接参与了腐败过程,要么是管理失控应当承担必要的责任。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若是司机群体的依附体无隙可击,司机没有权力寻租的空间,其自然也就没有滋生腐败的机会。因而,司机腐败不能仅解决司机的问题,而应从权力约束本身去找出路。

  反腐若是什么腐败就反什么,其结果可能是效果不彰难以为继。这些年来,从“贤内助”工程,到对秘书加强管控,对于权力的约束和监督,可以说是用心良苦,然而却未能收到预期的效果。究其根本原因,无论是主体腐败也好,还是从附腐败也罢,根本上还是监督机制未能发挥作用,给了腐败滋生蔓延的环境。因而,建立一套系统而完善的监督体系,实现对权力的根本治理,当是由司机腐败引发的思考/

  治理腐败、监督权力必须解决两个问题,一是谁来监督,二是谁来承担成本。在监督层面,除了治标还得讲求治本。时下的反腐风暴,力求于从治标上解决遏制腐败高发,为治本创造空间。但如何治本,除了要强化体系内的监督、教育、预防和惩处之外,还得让“群众监督”这一主体作用得到发挥;二是谁来承担成本,就需要在制度的设计之上,真正落实连带责任,“保以最基本的耻感”应当成为一种责任常态,比如领导身边的人出现了问题,其应当为此付出相应的连带责任,从而更好的用好权、管好人,减少利益输送的主动性,司机腐败的机率就会应势而降。

  不想腐,不敢腐,不能腐是一个体系构建和系统推进,如何跳出“历史兴亡周期律”,恐怕需要从司机腐败等现象,在源头控制上寻求答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