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人大招生处长腐败案"没完没了"

2014-6-1 09:15:05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锡钰 选稿:常晔

  昨日,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南京检方已于近日以涉嫌受贿罪决定对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予以逮捕。经查,2006年至2013年期间,蔡荣生利用职务便利,在学校特殊类型招生过程中为考生提供帮助,收受贿赂1000余万元。(5月31日《新京报》)

  从去年11月底教育部证实网上传言,蔡荣生被调查,到现在整整过去了半年,蔡贪终于进入了司法程序,等待他的就是法庭审理,判刑,坐牢(1000万如今很难判死刑的),到此,似乎就告一段落了。毕竟,比蔡贪更大更离奇的贪,有的是,媒体并不缺看点。

  然而,从《新京报》的报道中透露出的信息,这个案子衍生出的案子和一系列的问题并不能算完,也不能算了,从这个角度看,蔡荣生的腐败案,还真是“没完没了”。

  蔡荣生是2002年毕业于人大商学院的博士,师从人大校长纪宝成,毕业后的第二年就当了学生处处长,又两年,当了权力更大的招生就业处处长。蔡何德何能,这边一毕业,那边就当处长,而且这个处长还是副厅级的。如果不是“师从校长纪宝成”,如此火箭提拔,可能吗?纪宝成的另一个女弟子,也是博士一毕业,马上了留校当厅官,同样饱受舆论质疑。那么,纪宝成在蔡荣生问题上能脱干系吗?纪虽已退休,但事不能算完。

  据新京报报道,数名曾就读于吉林省某重点高中的学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自己曾通过蔡荣生的关系得以进入人大就读。一位化名张昊的学生告诉记者,他的父母就是以10万块钱“买”了蔡荣生给的自主招生的20分,从而,年级排名百名左右的他挤掉了前50名的同学进了人大。

  另一位化名孙腾飞的学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如成绩超过重本线较多,蔡荣生会建议办自主招生20分加分,价钱为5万到20万元;如成绩较差,花50万到80万元可通过艺术特长生、国学院自主招生等方式最多降200分录入人民大学。更多的学生告诉记者,2006到2010年间,人民大学自主招生对长春这所高中的学生几乎就是明码标价。

  说起来是“明码标价”,但蔡荣生绝不会给家长们开发票。这样的非法交易,家长们也不是不知道是严重违法行为,但仍旧趋之若鹜,恐怕并不能以“无奈”来解释,自己家的孩子分不够,就想着用钱来凑,来买分,去挤掉本该进入名校但无力买分的穷苦且不坠青云之志的孩子。这是巨大的社会不公,是明显的行贿行为。现在这批学生有的已经毕业,有的即将毕业,他们那注水的学历,被他们挤掉的那些孩子,该怎样处理,有关当局总该有个说法吧。

  一年一度的六一儿童节又到了,鼓励孩子好好学习,做阳光少年是大人们的嘴边话。如果不能将起码的公平公正在大学招生中体现,孩子们还会相信老师和家长的鼓励!而要体现教育的公平公正,那就从不让蔡案烂尾做起吧。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人大招生处长腐败案"没完没了"

2014年6月1日 09:15 来源:东方网

  昨日,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南京检方已于近日以涉嫌受贿罪决定对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予以逮捕。经查,2006年至2013年期间,蔡荣生利用职务便利,在学校特殊类型招生过程中为考生提供帮助,收受贿赂1000余万元。(5月31日《新京报》)

  从去年11月底教育部证实网上传言,蔡荣生被调查,到现在整整过去了半年,蔡贪终于进入了司法程序,等待他的就是法庭审理,判刑,坐牢(1000万如今很难判死刑的),到此,似乎就告一段落了。毕竟,比蔡贪更大更离奇的贪,有的是,媒体并不缺看点。

  然而,从《新京报》的报道中透露出的信息,这个案子衍生出的案子和一系列的问题并不能算完,也不能算了,从这个角度看,蔡荣生的腐败案,还真是“没完没了”。

  蔡荣生是2002年毕业于人大商学院的博士,师从人大校长纪宝成,毕业后的第二年就当了学生处处长,又两年,当了权力更大的招生就业处处长。蔡何德何能,这边一毕业,那边就当处长,而且这个处长还是副厅级的。如果不是“师从校长纪宝成”,如此火箭提拔,可能吗?纪宝成的另一个女弟子,也是博士一毕业,马上了留校当厅官,同样饱受舆论质疑。那么,纪宝成在蔡荣生问题上能脱干系吗?纪虽已退休,但事不能算完。

  据新京报报道,数名曾就读于吉林省某重点高中的学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自己曾通过蔡荣生的关系得以进入人大就读。一位化名张昊的学生告诉记者,他的父母就是以10万块钱“买”了蔡荣生给的自主招生的20分,从而,年级排名百名左右的他挤掉了前50名的同学进了人大。

  另一位化名孙腾飞的学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如成绩超过重本线较多,蔡荣生会建议办自主招生20分加分,价钱为5万到20万元;如成绩较差,花50万到80万元可通过艺术特长生、国学院自主招生等方式最多降200分录入人民大学。更多的学生告诉记者,2006到2010年间,人民大学自主招生对长春这所高中的学生几乎就是明码标价。

  说起来是“明码标价”,但蔡荣生绝不会给家长们开发票。这样的非法交易,家长们也不是不知道是严重违法行为,但仍旧趋之若鹜,恐怕并不能以“无奈”来解释,自己家的孩子分不够,就想着用钱来凑,来买分,去挤掉本该进入名校但无力买分的穷苦且不坠青云之志的孩子。这是巨大的社会不公,是明显的行贿行为。现在这批学生有的已经毕业,有的即将毕业,他们那注水的学历,被他们挤掉的那些孩子,该怎样处理,有关当局总该有个说法吧。

  一年一度的六一儿童节又到了,鼓励孩子好好学习,做阳光少年是大人们的嘴边话。如果不能将起码的公平公正在大学招生中体现,孩子们还会相信老师和家长的鼓励!而要体现教育的公平公正,那就从不让蔡案烂尾做起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