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反腐败岂能寄望于家庭"纪委书记"

2014-5-29 09:36:56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玫昆仑 选稿:桑怡

  从湖北省纪委获悉,十堰市纪委近日邀请40余名市直单位“一把手”夫人参加家庭助廉座谈会,倡导她们吹好“枕边风”,及时“扯扯袖子、咬咬耳朵”,当好“抓早”“抓小”的家庭“纪委书记”。(见5月28日的新华网)

  对“一把手”夫人开展廉政教育,培养家庭“纪委书记”,让“一把手”夫人当“廉内助”,常说奉公守纪“悄悄话”,多吹廉政“枕边风”,发现苗头,及时提醒,及时帮助,当好廉政监督员,非常必要。因为事实早已证明,配偶在高官腐败案件中扮演了十分重要角色,许多官员在不知情的前提下已经被腐败了。难怪海南东方市原市委书记戚火贵临刑前惋惜地说:“我如果有一个好老婆的话,她能及时提醒我,劝劝我,我就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

  事实也如此。一些领导干部的配偶不做“廉内助”,偏做“邪内助”。或对丈夫收受的贿赂熟视无睹;或唆使丈夫不拿好处不办事;或对送上门的贿赂代丈夫笑纳、窝藏;甚至还巧借丈夫手中的权力搞权钱交易,贪赃枉法等。结果怕事情暴露,丈夫习惯于袒护包庇,最后同流合污,陷入腐败泥潭。

  当然,内因是事物变化发展的决定因素,外因是事物变化发展的条件,外因必须通过内因才能发挥作用。官员腐败了,若把其责任全部推在配偶的身上,自然有失偏颇。但并不是说,配偶这个外因就可以被忽略,它对丈夫的的腐败起着加速或延缓的作用。从这个角度上讲,由于配偶所处的特殊环境和地位不同,一举一动都会对丈夫的廉洁从政产生影响。《后汉书.列女传》中名篇《乐羊子妻》,说乐羊子路“得遗金一饼,还以与妻,妻曰:妾闻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况拾遗求利以污其行乎!”说得“羊子大惭”,廉洁做人。

  问题是,家庭“纪委书记”反腐败,靠的只是道德上的自觉,而反腐败只靠道德上的自觉是不够的,还必须从法律和制度上营造监督与制约的环境,这样才能药到病除。何况,家庭“纪委书记”再廉洁,只是外因,外因必须通过内因才能发挥作用,如果疏忽了官员本身这个内因的变化,只监管家庭“纪委书记”,无疑是舍本求末。因而,如果不削减官员手中不必要的权力剩余,不约束官员正当的权力,把官员特别是“一把手”的权力关进笼子,不建立一套覆盖至官员私人生活领域的监管机制,家庭“纪委书记”无论怎么“守门”,也有“进球”的时候。因而,反腐败决不能寄望于家庭“纪委书记”,这是不言而喻的。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反腐败岂能寄望于家庭"纪委书记"

2014年5月29日 09:36 来源:东方网

  从湖北省纪委获悉,十堰市纪委近日邀请40余名市直单位“一把手”夫人参加家庭助廉座谈会,倡导她们吹好“枕边风”,及时“扯扯袖子、咬咬耳朵”,当好“抓早”“抓小”的家庭“纪委书记”。(见5月28日的新华网)

  对“一把手”夫人开展廉政教育,培养家庭“纪委书记”,让“一把手”夫人当“廉内助”,常说奉公守纪“悄悄话”,多吹廉政“枕边风”,发现苗头,及时提醒,及时帮助,当好廉政监督员,非常必要。因为事实早已证明,配偶在高官腐败案件中扮演了十分重要角色,许多官员在不知情的前提下已经被腐败了。难怪海南东方市原市委书记戚火贵临刑前惋惜地说:“我如果有一个好老婆的话,她能及时提醒我,劝劝我,我就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

  事实也如此。一些领导干部的配偶不做“廉内助”,偏做“邪内助”。或对丈夫收受的贿赂熟视无睹;或唆使丈夫不拿好处不办事;或对送上门的贿赂代丈夫笑纳、窝藏;甚至还巧借丈夫手中的权力搞权钱交易,贪赃枉法等。结果怕事情暴露,丈夫习惯于袒护包庇,最后同流合污,陷入腐败泥潭。

  当然,内因是事物变化发展的决定因素,外因是事物变化发展的条件,外因必须通过内因才能发挥作用。官员腐败了,若把其责任全部推在配偶的身上,自然有失偏颇。但并不是说,配偶这个外因就可以被忽略,它对丈夫的的腐败起着加速或延缓的作用。从这个角度上讲,由于配偶所处的特殊环境和地位不同,一举一动都会对丈夫的廉洁从政产生影响。《后汉书.列女传》中名篇《乐羊子妻》,说乐羊子路“得遗金一饼,还以与妻,妻曰:妾闻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况拾遗求利以污其行乎!”说得“羊子大惭”,廉洁做人。

  问题是,家庭“纪委书记”反腐败,靠的只是道德上的自觉,而反腐败只靠道德上的自觉是不够的,还必须从法律和制度上营造监督与制约的环境,这样才能药到病除。何况,家庭“纪委书记”再廉洁,只是外因,外因必须通过内因才能发挥作用,如果疏忽了官员本身这个内因的变化,只监管家庭“纪委书记”,无疑是舍本求末。因而,如果不削减官员手中不必要的权力剩余,不约束官员正当的权力,把官员特别是“一把手”的权力关进笼子,不建立一套覆盖至官员私人生活领域的监管机制,家庭“纪委书记”无论怎么“守门”,也有“进球”的时候。因而,反腐败决不能寄望于家庭“纪委书记”,这是不言而喻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