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解决收入统计"被平均"需要更多回应

2014-5-29 09:36:2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堂吉伟德 选稿:桑怡

  国家统计局昨日发布2013年平均工资数据,人均年薪最高的行业仍是金融业,达99659元,是人均年薪最低行业农林牧渔业(25820元)的近四倍。国家统计局还首次发布了2013年不同岗位平均工资情况,单位负责人平均工资最高,商业、服务业人员平均工资最低,前者是后者的2.73倍。(5月28日《新京报》)

  较之于过于的“大杂烩”而言,国家统计局首次分行业发布不同岗位的平均工资情况,明显具有专业服务社会的进步,从而有效的改变了“被平均”下的不平感,让每个人都能够从中找到自己的坐标,为制定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等具体调控政策提供量化分析依据,具有民生参照和决策参考的双重作用,使统计自身的功能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一度以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相关收入数据,总是被人称之为“神仙数字”。大多数人的收入被平均化后,人为被提高了很多而与实际差距较大,其真实性就饱受质疑,以至于有人笑侃“这一定是统计错了国家”。同时,统计是一门综合性的学问,其结果除了受调查样本,还有统计口径的影响,若只有总量而无结果,只注重数量而不注重质量,那么这种粗放型的统计数据发布,掩盖了差异性成为致命缺陷。要从高高在上的“官意表达”,转变成反映具体状况的“民生数据”,就必须更加注重对结构的解析和质量的分析。

  比如前不久,发改委有关官员在接受采访时认为,“目前我国人均GDP已达到6700多美元,属于中高收入国家的行列。”如果从汇率上折算,与此次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平均数据极为吻合。若从数字数据和国际标准来看,我国人均GDP已迈入“中等偏上”国家的行列。不过,2012年,在参与排序的214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的人均国民总收入位居第112位。这是因为国民收入不可能全部转化成个人收入,而在贫富差距较大,基尼系数长期突破警戒线的情况下,若没有分结构、分行业、分群体、分地区的具体数据公布,就很难体现出其间的差异性。

  早在2011年,针对收入统计“被平均”等热点,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表示,平均数确实有它的局限性,掩盖了差异。并指出统计局在进行收入统计时已经做了五等分,争取在不远的将来发布得细一点,根据最高收入、最低收入、中等收入、低收入等收入水平公布数据。如果再加上不同岗位,不同行业的统计数据公布,就会给公众一个立体化的直观展示,在形式上与美国收入水平统计已经相当接近。不过,如何保证数据的真实客观性,并具有可信度和说服力,还需要在公布结果的同时,对统计的样本采集方法和数据计算口径给予说明。

  解决收入统计“被平均”需要更多关切回应。一方面对统计数据发布的结构要进行调整,除了总量和平均数,还有要被平均数结构样本;另一方面,对数据的来源和统计的过程应当有所公布,做到公开透明才能更加取信于人。同时,应重视特定人群的状况和呼声,并不断调整统计样本的选择,过程接了地气,结果才不浮漂。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解决收入统计"被平均"需要更多回应

2014年5月29日 09:36 来源:东方网

  国家统计局昨日发布2013年平均工资数据,人均年薪最高的行业仍是金融业,达99659元,是人均年薪最低行业农林牧渔业(25820元)的近四倍。国家统计局还首次发布了2013年不同岗位平均工资情况,单位负责人平均工资最高,商业、服务业人员平均工资最低,前者是后者的2.73倍。(5月28日《新京报》)

  较之于过于的“大杂烩”而言,国家统计局首次分行业发布不同岗位的平均工资情况,明显具有专业服务社会的进步,从而有效的改变了“被平均”下的不平感,让每个人都能够从中找到自己的坐标,为制定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等具体调控政策提供量化分析依据,具有民生参照和决策参考的双重作用,使统计自身的功能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一度以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相关收入数据,总是被人称之为“神仙数字”。大多数人的收入被平均化后,人为被提高了很多而与实际差距较大,其真实性就饱受质疑,以至于有人笑侃“这一定是统计错了国家”。同时,统计是一门综合性的学问,其结果除了受调查样本,还有统计口径的影响,若只有总量而无结果,只注重数量而不注重质量,那么这种粗放型的统计数据发布,掩盖了差异性成为致命缺陷。要从高高在上的“官意表达”,转变成反映具体状况的“民生数据”,就必须更加注重对结构的解析和质量的分析。

  比如前不久,发改委有关官员在接受采访时认为,“目前我国人均GDP已达到6700多美元,属于中高收入国家的行列。”如果从汇率上折算,与此次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平均数据极为吻合。若从数字数据和国际标准来看,我国人均GDP已迈入“中等偏上”国家的行列。不过,2012年,在参与排序的214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的人均国民总收入位居第112位。这是因为国民收入不可能全部转化成个人收入,而在贫富差距较大,基尼系数长期突破警戒线的情况下,若没有分结构、分行业、分群体、分地区的具体数据公布,就很难体现出其间的差异性。

  早在2011年,针对收入统计“被平均”等热点,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表示,平均数确实有它的局限性,掩盖了差异。并指出统计局在进行收入统计时已经做了五等分,争取在不远的将来发布得细一点,根据最高收入、最低收入、中等收入、低收入等收入水平公布数据。如果再加上不同岗位,不同行业的统计数据公布,就会给公众一个立体化的直观展示,在形式上与美国收入水平统计已经相当接近。不过,如何保证数据的真实客观性,并具有可信度和说服力,还需要在公布结果的同时,对统计的样本采集方法和数据计算口径给予说明。

  解决收入统计“被平均”需要更多关切回应。一方面对统计数据发布的结构要进行调整,除了总量和平均数,还有要被平均数结构样本;另一方面,对数据的来源和统计的过程应当有所公布,做到公开透明才能更加取信于人。同时,应重视特定人群的状况和呼声,并不断调整统计样本的选择,过程接了地气,结果才不浮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