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关注粮食安全莫放过"重金属污染"

2014-5-28 10:26:38

作者:冯创志 选稿:常晔

  随着东海南海形势的尖锐复杂化,中国粮食安全同样摆上议事日程。媒体云,由中国国土资源部和社科文献出版社发布该蓝皮书显示,中国耕地受到中重度污染的面积约5000万亩。据测算,当前每年受重金属污染的粮食高达1200万吨,相当于4000万人一年的口粮(见中新网2014年5月27日)。

  2013年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曾经将“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确定为粮食安全的战略。粮食安全则是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主要内容。近期有外国研究者炒作“中国粮食威胁论”,农业部总经济师、新闻发言人毕美家近日回应称,中国不仅没有造成对世界的威胁,而是为世界粮食安全作出了贡献;十几亿中国人不可能指望靠买饭吃、找饭吃过日子,中国有能力把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上(国际在线5月22日)。

  据了解,2013年我国粮食自给率超过97%,但也只是实现了粮食基本自给。如果中国耕地减少的趋势难以避免,一旦发生自然灾害发生粮食减产,中国在国际上“抢粮”的情况并非不可能发生。基辛格有句名言: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人类。这些观点不无道理。此前,每谈粮食安全,人们的眼光一般都注向所谓外资进入。而今,比外资更为厉害的粮食重金属污染导致粮食不安全,一些人们却长期忽视了。重金属污染耕地问题的存在,我们实在没有理由对粮食安全过于乐观。

  应该说,中国重金属污染给粮食安全造成影响是个客观存在。所谓重金属污染的耕地,突出表现在大城市周边,交通主干线及江河沿岸,金属和有机污染物严重超标。而据国土资源部有关人员透露,从污染分布情况来看,南方土壤污染重于北方;长江三角洲、珠角三角洲、东北老工业区等部分区域土壤污染又较为突出,而这些地方正是中国主要粮产区。

  为何在这些地方耕地遭受重金属污染?矿山开采、金属冶炼和含重金属的工业废水,废渣排放造成了土壤污染是主因。而人们知道,中国工业发达地区恰恰是长三角、珠三角和东北老工业区。因此,解决重金属污染耕地问题就需与工业合理布局调整结构、节能减排紧密相关。

  问题在于,解决一两个企业重金属污染耕地问题不难,但解决中国几个主要工业区重金属污染就不那么容易。个中之因也是路人皆知。GDP情结仍在发酵。

  尽管近年来,中国高层一而再,再而三提出GDP不再作为各级官员考核指标。但每到评论官员政绩或每到年终总结之际,GDP总会冒出来。而人们知道,一个省GDP增幅,主要看工业增长比率。因此,大上快上工业项目就成了不少地方官员的习惯思维。从这个角度而言,抵制唯GDP情结,不仅是推进科学发展观的问题,而且也是解决重金属污染耕地避免粮食不安全的大问题。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关注粮食安全莫放过"重金属污染"

2014年5月28日 10:26

  随着东海南海形势的尖锐复杂化,中国粮食安全同样摆上议事日程。媒体云,由中国国土资源部和社科文献出版社发布该蓝皮书显示,中国耕地受到中重度污染的面积约5000万亩。据测算,当前每年受重金属污染的粮食高达1200万吨,相当于4000万人一年的口粮(见中新网2014年5月27日)。

  2013年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曾经将“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确定为粮食安全的战略。粮食安全则是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主要内容。近期有外国研究者炒作“中国粮食威胁论”,农业部总经济师、新闻发言人毕美家近日回应称,中国不仅没有造成对世界的威胁,而是为世界粮食安全作出了贡献;十几亿中国人不可能指望靠买饭吃、找饭吃过日子,中国有能力把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上(国际在线5月22日)。

  据了解,2013年我国粮食自给率超过97%,但也只是实现了粮食基本自给。如果中国耕地减少的趋势难以避免,一旦发生自然灾害发生粮食减产,中国在国际上“抢粮”的情况并非不可能发生。基辛格有句名言: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人类。这些观点不无道理。此前,每谈粮食安全,人们的眼光一般都注向所谓外资进入。而今,比外资更为厉害的粮食重金属污染导致粮食不安全,一些人们却长期忽视了。重金属污染耕地问题的存在,我们实在没有理由对粮食安全过于乐观。

  应该说,中国重金属污染给粮食安全造成影响是个客观存在。所谓重金属污染的耕地,突出表现在大城市周边,交通主干线及江河沿岸,金属和有机污染物严重超标。而据国土资源部有关人员透露,从污染分布情况来看,南方土壤污染重于北方;长江三角洲、珠角三角洲、东北老工业区等部分区域土壤污染又较为突出,而这些地方正是中国主要粮产区。

  为何在这些地方耕地遭受重金属污染?矿山开采、金属冶炼和含重金属的工业废水,废渣排放造成了土壤污染是主因。而人们知道,中国工业发达地区恰恰是长三角、珠三角和东北老工业区。因此,解决重金属污染耕地问题就需与工业合理布局调整结构、节能减排紧密相关。

  问题在于,解决一两个企业重金属污染耕地问题不难,但解决中国几个主要工业区重金属污染就不那么容易。个中之因也是路人皆知。GDP情结仍在发酵。

  尽管近年来,中国高层一而再,再而三提出GDP不再作为各级官员考核指标。但每到评论官员政绩或每到年终总结之际,GDP总会冒出来。而人们知道,一个省GDP增幅,主要看工业增长比率。因此,大上快上工业项目就成了不少地方官员的习惯思维。从这个角度而言,抵制唯GDP情结,不仅是推进科学发展观的问题,而且也是解决重金属污染耕地避免粮食不安全的大问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