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计生办"赞助"公安局,哪门子生意?

2014-5-20 09:27:21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玲 选稿:常晔

  近日,新京报得到举报称,江西省修水县人口计生委为征收社会抚养费,向县公安局支付费用,让公安拒绝给未缴清社会抚养费的超生婴儿上户口。(5月19日《新京报》)

  计生部门“投怀送抱”,主动给公安送“赞助费”,实际上也是“保护费”“好处费”。虽然是“非常自愿”主动“上贡”,但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花钱买保护”,在“保护费”与“赞助费”间自由切换,这之后罪与非罪的边界,势必变得模糊不清。“赞助费”的好处一旦发挥威力,法律的公正性也就荡然无存。

  “赞助费”过程中存在的种种诡诞迹象,并且还很可能存在利益合谋的嫌疑。它们都有“出卖”执法独立性、公平性的风险,都或多或少突破了既有的程序约束。计生部门主动教“赞助费”,“花钱买保镖”寻求“保护伞”,则涉公权寻租、公然徇私,明显违法性质恶劣。同时也凸显计生抚养费的“不差钱”被计生部门胡支滥花。

  自1994年起,不好听的“超生罚款”就改成貌似好听些的“社会抚养费”,但是这些年来,社会抚养费依然没落下个好名声,是否合理姑且不说,而且“社会抚养费”收取的随意性太大,全在计生部门嘴一张,说多少就是多少,上下浮动的空间太大,尤其是成谜的“社会抚养费”收了多少,用到哪里去了让民众甚为不爽。

  公安收取计生“赞助费”,权力的互惠互利,必然对“创收”产生路径依赖,难怪公安每年要收取各种名义上“赞助费”呢。现在公众广为诟病的是,“超生罚款”资金的收取糊涂账和资金去向的不明,同时对公安收取诸如此类的“赞助费”,究竟是多少,又用到什么地方去了,是“权力分红”还是作为小金库的福利?

  任何掌握公共权力的机关向社会寻求“赞助”也好,或收取主动上贡的“赞助费”也罢,说到底,无不透露着一股权力挟持的意味,这样的“赞助费”与“保护费”没有本质的区别。“拿了人家的手短,吃了人家的嘴软”。收取了“赞助费”当然是“他好我也好”的互惠互利,但还能保证公权力的不偏不倚依法办事,程序正义吗?计生“社会抚养费”亟待明白账,公安收取的“赞助费”也不能糊涂,否则就可能成为“腐败坏账”。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计生办"赞助"公安局,哪门子生意?

2014年5月20日 09:27 来源:东方网

  近日,新京报得到举报称,江西省修水县人口计生委为征收社会抚养费,向县公安局支付费用,让公安拒绝给未缴清社会抚养费的超生婴儿上户口。(5月19日《新京报》)

  计生部门“投怀送抱”,主动给公安送“赞助费”,实际上也是“保护费”“好处费”。虽然是“非常自愿”主动“上贡”,但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花钱买保护”,在“保护费”与“赞助费”间自由切换,这之后罪与非罪的边界,势必变得模糊不清。“赞助费”的好处一旦发挥威力,法律的公正性也就荡然无存。

  “赞助费”过程中存在的种种诡诞迹象,并且还很可能存在利益合谋的嫌疑。它们都有“出卖”执法独立性、公平性的风险,都或多或少突破了既有的程序约束。计生部门主动教“赞助费”,“花钱买保镖”寻求“保护伞”,则涉公权寻租、公然徇私,明显违法性质恶劣。同时也凸显计生抚养费的“不差钱”被计生部门胡支滥花。

  自1994年起,不好听的“超生罚款”就改成貌似好听些的“社会抚养费”,但是这些年来,社会抚养费依然没落下个好名声,是否合理姑且不说,而且“社会抚养费”收取的随意性太大,全在计生部门嘴一张,说多少就是多少,上下浮动的空间太大,尤其是成谜的“社会抚养费”收了多少,用到哪里去了让民众甚为不爽。

  公安收取计生“赞助费”,权力的互惠互利,必然对“创收”产生路径依赖,难怪公安每年要收取各种名义上“赞助费”呢。现在公众广为诟病的是,“超生罚款”资金的收取糊涂账和资金去向的不明,同时对公安收取诸如此类的“赞助费”,究竟是多少,又用到什么地方去了,是“权力分红”还是作为小金库的福利?

  任何掌握公共权力的机关向社会寻求“赞助”也好,或收取主动上贡的“赞助费”也罢,说到底,无不透露着一股权力挟持的意味,这样的“赞助费”与“保护费”没有本质的区别。“拿了人家的手短,吃了人家的嘴软”。收取了“赞助费”当然是“他好我也好”的互惠互利,但还能保证公权力的不偏不倚依法办事,程序正义吗?计生“社会抚养费”亟待明白账,公安收取的“赞助费”也不能糊涂,否则就可能成为“腐败坏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