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23年断水电与"强拆权力苟合"

2014-5-20 09:24:59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蒋萌 选稿:常晔

专栏<<<

  今年54岁的陈运弟是万宁市兴隆华侨农场的下岗职工。20多年前,因为他家附近要上马一个度假村项目,他和家人被要求搬至他处。因认为新的安置点房屋太小及赔偿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他拒绝搬迁,后来便被断了水电,一断就是23年。

  拆迁不成,断水断电,这个套路无非是想给住户点颜色看看,逼迫后者在生活不便的情况下,不得不就范。但总有一些人活得就是一口气、坚决捍卫自身的合法权益,以拆迁方想象不到的硬扛坚持下来。虽然拆迁方的图谋没有得逞,但被拆迁人的权益长期受损,前者不过是少挣点地产之财,后者的现实苦楚只有当事人自知。

  陈运弟还是“幸运”的。毕竟,我们看过太多强拆致死的惨剧,甚至还有人叫嚣“尽管拆,大不了死一个人赔几十万”。这样的有恃无恐、为所欲为,绝不是偶然,更多是金元与权力“苟合”下的无法无天。许多地方打着“出于公共利益”的大旗,干着侵权卖地的买卖,更是干群关系紧张的一大根源。

  23年当中,陈运弟曾向多个部门反映问题,却一直遭遇权力者的踢皮球。水电明明早就断了,有关方面还装“不明真相”。陈家人转而走信访之路,同样如泥牛入海。这恐怕也印证了权力与拆迁者“穿一条裤子”。理解了这一点,就不难理解陈运弟为何长期维权失败。在23个春秋里,这件事更可能演变为“新官不理旧账”。陈运弟甚至可能因为长期找领导,而被视为“麻烦制造者”。权益遭严重侵害的人反而落此下场,是怎样的悲哀?

  本例又是一个“媒治”范例。倒霉的陈家人在自家树木被强挖后又遭遇殴打,被网友曝光,得到省级媒体的关注,领导才“高度重视”,被切断23年的水电随即被接通。这样的立即解决,相对于23年未解决,难道不是管理者自己扇自己的耳光?如果某些行政者总是既不遵循“为人民服务”原则,又对不依法行政满不在乎,只是“等着”媒体曝,脸面上实在挂不住了才动一动,结果只能是将许多小问题拖成老大难,导致行政不作为与侵权长期存在,在群众中丧失基本的公信力。

  在渎职的行政者眼中,根本没有群众的疾苦,只透露出“官官相护”、“权钱勾结”的无耻,还有“新官不理旧账”的无赖。陈家的水和电来了,事情就能告一段落吗?对于那些侵害群众权益的人,不惩处就是纵容,没有问责难有敬畏。

专栏<<<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23年断水电与"强拆权力苟合"

2014年5月20日 09:24 来源:东方网

专栏<<<

  今年54岁的陈运弟是万宁市兴隆华侨农场的下岗职工。20多年前,因为他家附近要上马一个度假村项目,他和家人被要求搬至他处。因认为新的安置点房屋太小及赔偿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他拒绝搬迁,后来便被断了水电,一断就是23年。

  拆迁不成,断水断电,这个套路无非是想给住户点颜色看看,逼迫后者在生活不便的情况下,不得不就范。但总有一些人活得就是一口气、坚决捍卫自身的合法权益,以拆迁方想象不到的硬扛坚持下来。虽然拆迁方的图谋没有得逞,但被拆迁人的权益长期受损,前者不过是少挣点地产之财,后者的现实苦楚只有当事人自知。

  陈运弟还是“幸运”的。毕竟,我们看过太多强拆致死的惨剧,甚至还有人叫嚣“尽管拆,大不了死一个人赔几十万”。这样的有恃无恐、为所欲为,绝不是偶然,更多是金元与权力“苟合”下的无法无天。许多地方打着“出于公共利益”的大旗,干着侵权卖地的买卖,更是干群关系紧张的一大根源。

  23年当中,陈运弟曾向多个部门反映问题,却一直遭遇权力者的踢皮球。水电明明早就断了,有关方面还装“不明真相”。陈家人转而走信访之路,同样如泥牛入海。这恐怕也印证了权力与拆迁者“穿一条裤子”。理解了这一点,就不难理解陈运弟为何长期维权失败。在23个春秋里,这件事更可能演变为“新官不理旧账”。陈运弟甚至可能因为长期找领导,而被视为“麻烦制造者”。权益遭严重侵害的人反而落此下场,是怎样的悲哀?

  本例又是一个“媒治”范例。倒霉的陈家人在自家树木被强挖后又遭遇殴打,被网友曝光,得到省级媒体的关注,领导才“高度重视”,被切断23年的水电随即被接通。这样的立即解决,相对于23年未解决,难道不是管理者自己扇自己的耳光?如果某些行政者总是既不遵循“为人民服务”原则,又对不依法行政满不在乎,只是“等着”媒体曝,脸面上实在挂不住了才动一动,结果只能是将许多小问题拖成老大难,导致行政不作为与侵权长期存在,在群众中丧失基本的公信力。

  在渎职的行政者眼中,根本没有群众的疾苦,只透露出“官官相护”、“权钱勾结”的无耻,还有“新官不理旧账”的无赖。陈家的水和电来了,事情就能告一段落吗?对于那些侵害群众权益的人,不惩处就是纵容,没有问责难有敬畏。

专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