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务工农民幸福指数为何低于务农农民

2014-5-19 09:14:56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常晔

专栏<<<

  近日,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在湖北武汉发布我国首个“农民幸福指数”,经过数据的测算,作为我国人口最大基数的农民,幸福指数为0.5578(1为满值),属于中等水平。这点,很多人表示在意料之中。然而,研究还显示,务工农民幸福指数低于务农农民。对此,却觉得“令人意外”。

  为什么会感到“意外”呢?因为,一般说来,务工农民的经济收入要高于务农农民。这些年来大批农民涌入城市打工,由务农转为务工,正是为了增加自已的经济收入,改善家庭的经济状况,否则,他们是不会背乡离井,“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是的,农民工的收入一般要多于在家务农,然而,这里讲的不是经济收入,而是“幸福指数”。

  俗话说,“人盼幸福树盼春”。幸福,是使人心情舒畅的境遇和生活,是人们对生活满意的一种主观感受。幸福,与经济收入和钱财有一定的关系。家徒四壁,两手空空,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是难于幸福的。幸福,需要有基本的物质生存条件。但是,钱财仅仅是给人带来幸福的因素之一。人的幸福与否,还取决于其它许多因素。社会安全,社会保障,公平正义,民主和谐,生活环境,家庭和睦,等等一切有关人的物质和精神的需求,都关系着“幸福指数”。美国经济最为发达,但它的幸福指数在世界各国中并不具于前列,社会安全诸多问题让它的幸福指数扣了分。

  务工农民的收入尽管较务农农民高一些,但他们生活在陌生的城市里,没有户口,缺乏保障,工作环境差、工作强度大,生活成本高,难于有安心、舒心、放心的生活。而且,随着进城务工农民眼界的开阔,需求的增加,他们更感到自身在城市的落差,原有的幸福感还会下降。比较来说,近些年来,农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大量的惠农政策相继出台,农民的权利日益得到尊重,务农农民的幸福感在不断增强,一增一减之间,就出现了务工农民幸福指数据低于务农农民的情况。明乎此,就不会感到“意外”。

  这一情况的出现,提醒社会方面面要重视幸福指数的提高,要把人的幸福作为发展的最终目标。要抓经济增长,增加国民的经济收入,但国民的幸福还受制于环境、公平、正义、和谐、健康、家庭等诸多社会与精神因素。就务工农民来说,只有让他们真正融入到城市中来,不再是外来的临时劳动力,与当地居民享有同样的保障与权利,能生活得舒心、安心、放心,他们才会有较高的幸福感。

  近年来,国际上兴起一种叫“幸福学”的新学科。它表明,人的最终追求是生活的幸福,而不是钱财。这是在物质主义盛行的背景下,人们对自已的终极关怀生发出的更清醒更科学的认识。作为我国人口最大基数的农民,幸福指数为0.5578(1为满值),只属于中等水平,说明我们需要大力提高国民幸福总值(GNH)。为此,要全面深化改革,推进更加科学、合理的生产与生活方式,同时,缩小社会贫富差距,关注社会公平公正,加强社会和谐,提高GNH,从而不断增强人们的幸福度。

专栏<<<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务工农民幸福指数为何低于务农农民

2014年5月19日 09:14 来源:东方网

专栏<<<

  近日,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在湖北武汉发布我国首个“农民幸福指数”,经过数据的测算,作为我国人口最大基数的农民,幸福指数为0.5578(1为满值),属于中等水平。这点,很多人表示在意料之中。然而,研究还显示,务工农民幸福指数低于务农农民。对此,却觉得“令人意外”。

  为什么会感到“意外”呢?因为,一般说来,务工农民的经济收入要高于务农农民。这些年来大批农民涌入城市打工,由务农转为务工,正是为了增加自已的经济收入,改善家庭的经济状况,否则,他们是不会背乡离井,“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是的,农民工的收入一般要多于在家务农,然而,这里讲的不是经济收入,而是“幸福指数”。

  俗话说,“人盼幸福树盼春”。幸福,是使人心情舒畅的境遇和生活,是人们对生活满意的一种主观感受。幸福,与经济收入和钱财有一定的关系。家徒四壁,两手空空,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是难于幸福的。幸福,需要有基本的物质生存条件。但是,钱财仅仅是给人带来幸福的因素之一。人的幸福与否,还取决于其它许多因素。社会安全,社会保障,公平正义,民主和谐,生活环境,家庭和睦,等等一切有关人的物质和精神的需求,都关系着“幸福指数”。美国经济最为发达,但它的幸福指数在世界各国中并不具于前列,社会安全诸多问题让它的幸福指数扣了分。

  务工农民的收入尽管较务农农民高一些,但他们生活在陌生的城市里,没有户口,缺乏保障,工作环境差、工作强度大,生活成本高,难于有安心、舒心、放心的生活。而且,随着进城务工农民眼界的开阔,需求的增加,他们更感到自身在城市的落差,原有的幸福感还会下降。比较来说,近些年来,农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大量的惠农政策相继出台,农民的权利日益得到尊重,务农农民的幸福感在不断增强,一增一减之间,就出现了务工农民幸福指数据低于务农农民的情况。明乎此,就不会感到“意外”。

  这一情况的出现,提醒社会方面面要重视幸福指数的提高,要把人的幸福作为发展的最终目标。要抓经济增长,增加国民的经济收入,但国民的幸福还受制于环境、公平、正义、和谐、健康、家庭等诸多社会与精神因素。就务工农民来说,只有让他们真正融入到城市中来,不再是外来的临时劳动力,与当地居民享有同样的保障与权利,能生活得舒心、安心、放心,他们才会有较高的幸福感。

  近年来,国际上兴起一种叫“幸福学”的新学科。它表明,人的最终追求是生活的幸福,而不是钱财。这是在物质主义盛行的背景下,人们对自已的终极关怀生发出的更清醒更科学的认识。作为我国人口最大基数的农民,幸福指数为0.5578(1为满值),只属于中等水平,说明我们需要大力提高国民幸福总值(GNH)。为此,要全面深化改革,推进更加科学、合理的生产与生活方式,同时,缩小社会贫富差距,关注社会公平公正,加强社会和谐,提高GNH,从而不断增强人们的幸福度。

专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