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美女"遛白菜"除了低俗还有啥?

2014-5-16 14:50:08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红军 选稿:桑怡

  昨日下午5时20分,艳阳高照,微风徐徐。小寨十字的环形天桥上,7名身材高挑、穿着清凉的女子人手拉着一棵大白菜,出现在西安小寨天桥上,引来行人侧目。这7名美女有的穿着轻纱质地的演出服,有的用绿萝藤条做装饰搭在肩上,也有的直接用大白菜帮子粘接成一条裙子穿在身上……而更特别的是,她们都用绳牵着一棵白菜。“她们这是干什么呢?”围观者纷纷嘀咕。一名美女说,她们是在搞行为艺术,以此表达她们的压力和寂寞。(《华商报》5月16日)

  7个大美女,每人用绳子拉着一颗大白菜,众目睽睽之下招摇过市,用这种所谓的“行为艺术”来排遣心中的压力与寂寞,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不错,当下社会年轻人面临的就业、生存压力比过去的人更多,但是有了压力就可以用这种方式排解吗?把自己比喻为一棵大白菜,实在是一种自取其辱。其中一位女孩说:“现代人的生活节奏快,精神压力大,没朋友可以倾诉,即便有朋友倾诉,也不见得能帮你清除寂寞,大白菜也寂寞,又有随时被丢弃的危险,看似遛白菜,其实是在遛自己。”就笔者所知,大白菜并不是人人唾弃的食物,它甚至永远都是人们餐桌上的一道“亮丽风景线”。在笔者儿时的印记中,每每到了冬天,大白菜便成了人们离不开的食物,城里人也好,农村人也好,都把冬天储存大白菜当成一种生活必须品。而今虽然生活好了,可人们依然对吃大白菜情有独钟,君不见,超市里大白菜成了人们每天的必选食品。把自己比喻为一棵大白菜其实并不恰当。

  从另一方面讲,此种做法是在糟蹋食物,是对他人劳动的不尊重。唐代大诗人李绅在《悯农》诗中写道:“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大白菜虽然生长期短,但也经历了菜农们的辛勤劳动,播种、浇水、施肥等,哪个环节都需要菜农们的辛勤付出,菜农们的劳动成果就这样被美女们在大街上“晃来晃去”,这是对他人劳动的尊重吗?

  其实,年轻人排遣压力和寂寞的方式很多,比如上网和亲朋好友聊天,找知心朋友倾诉,看书听音乐等,都是很好的方式,干嘛非要弄这些不伦不类的东西招摇过市?如此做法不但有悖于情理,更有害于身心。

  行为艺术也要讲究格调的高雅和品位,如果以这种所谓的“行为艺术”来博得人们的眼球,实在是对行为艺术的亵渎。恶搞,甚至是低俗的行为艺术不但得不到人们的青睐,相反只能遭到人们的厌恶与唾弃。社会文明和进步需要正能量,而这种“行为艺术”没有任何的正能量可言,让人看到的是颓废与无聊。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美女"遛白菜"除了低俗还有啥?

2014年5月16日 14:50 来源:东方网

  昨日下午5时20分,艳阳高照,微风徐徐。小寨十字的环形天桥上,7名身材高挑、穿着清凉的女子人手拉着一棵大白菜,出现在西安小寨天桥上,引来行人侧目。这7名美女有的穿着轻纱质地的演出服,有的用绿萝藤条做装饰搭在肩上,也有的直接用大白菜帮子粘接成一条裙子穿在身上……而更特别的是,她们都用绳牵着一棵白菜。“她们这是干什么呢?”围观者纷纷嘀咕。一名美女说,她们是在搞行为艺术,以此表达她们的压力和寂寞。(《华商报》5月16日)

  7个大美女,每人用绳子拉着一颗大白菜,众目睽睽之下招摇过市,用这种所谓的“行为艺术”来排遣心中的压力与寂寞,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不错,当下社会年轻人面临的就业、生存压力比过去的人更多,但是有了压力就可以用这种方式排解吗?把自己比喻为一棵大白菜,实在是一种自取其辱。其中一位女孩说:“现代人的生活节奏快,精神压力大,没朋友可以倾诉,即便有朋友倾诉,也不见得能帮你清除寂寞,大白菜也寂寞,又有随时被丢弃的危险,看似遛白菜,其实是在遛自己。”就笔者所知,大白菜并不是人人唾弃的食物,它甚至永远都是人们餐桌上的一道“亮丽风景线”。在笔者儿时的印记中,每每到了冬天,大白菜便成了人们离不开的食物,城里人也好,农村人也好,都把冬天储存大白菜当成一种生活必须品。而今虽然生活好了,可人们依然对吃大白菜情有独钟,君不见,超市里大白菜成了人们每天的必选食品。把自己比喻为一棵大白菜其实并不恰当。

  从另一方面讲,此种做法是在糟蹋食物,是对他人劳动的不尊重。唐代大诗人李绅在《悯农》诗中写道:“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大白菜虽然生长期短,但也经历了菜农们的辛勤劳动,播种、浇水、施肥等,哪个环节都需要菜农们的辛勤付出,菜农们的劳动成果就这样被美女们在大街上“晃来晃去”,这是对他人劳动的尊重吗?

  其实,年轻人排遣压力和寂寞的方式很多,比如上网和亲朋好友聊天,找知心朋友倾诉,看书听音乐等,都是很好的方式,干嘛非要弄这些不伦不类的东西招摇过市?如此做法不但有悖于情理,更有害于身心。

  行为艺术也要讲究格调的高雅和品位,如果以这种所谓的“行为艺术”来博得人们的眼球,实在是对行为艺术的亵渎。恶搞,甚至是低俗的行为艺术不但得不到人们的青睐,相反只能遭到人们的厌恶与唾弃。社会文明和进步需要正能量,而这种“行为艺术”没有任何的正能量可言,让人看到的是颓废与无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