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单取消低价药限价还不够

2014年5月9日 09:2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堂吉伟德 选稿:桑怡

image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8日宣布,为鼓励药企生产低价药积极性,减轻患者使用高价药的负担,国家取消280种低价西药和250种低价中成药的最高零售价,生产企业可在西药费用日均不超过3元、中成药日均费用不超过5元的前提下自主定价。(5月8日《新华网》)

  同一种药品,价格越低意味着支付成本越低,无论是国家医保政策,还是患者看病需要,都对此保持着强烈的需求。一度以来,药品价格居高不下为公众所诟病。特别是基本药物制度实施以来,国家发改委几乎每年都要下发“降价通知”,对一部分药品价格实行政策性下调。然而随之而来的是,单纯降价行为无以摆脱“西西弗斯命运”,凡被降价的药品,在市场上再也找不到踪迹。

  低价药危机持续扩散,比如对甲亢患者极为重要的甲巯咪唑一度出现断药,还比如曾停产2年治疗静脉曲张的鱼肝油酸钠注射液,1元1支的氯霉素滴眼液、几块钱一盒的氟哌酸、8元100片的牙周灵片等。“基本药物”的名单越拉越长,但药品在市场上消失的迅速也越来越快。究其根本原因在于,国家对“基本药物”实行统一招标制度,对“医保药物”实行最高零售限价。一些药品生产企业为了中标而有意压低价格,成为药品价格低于成本,最后难以为继的原因。

  政策问题政策办,解决低价药危机还得从价格本身入手。既然最高限价是导致低价药生产积极性不高的原因,那么取价最高零售价,让其在合理的空间内自主定价,应当是对症下药的可行之法。新的政策虽然取消了数百种药品的最高零售价,却对日均费用进行了成本限制,给予了生产企业较大的价格弹性,对于确保合理的利润空间,促进生产积极性意义重大。

  不过在逐利的冲动之下,这似乎无以根本解决问题。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有一定的利润空间,但在更大的利益诱惑下,低价药危机依然会存在。若是价格尺度放得过宽,低价药变成了高价药,必然成为社会无以承受之重。当政策性需要与市场规则发生冲突的时候,单纯的价格管与放都无法解决问题。而要从中找到契合点,离不开综合措施的运用。

  首先,低价药的价格确定应有相应的利润空间,不能单纯追求价格越低越好。这就需要在实施药品招标采购时,不能唯价是举,而应有相应的价格参照;其次,要进一步巩固和提高基本药物制度,削弱医疗机构在选择药品的强势地位,并通过行业整肃遏制“吃回扣”现象;再次要严把药品审批关,从源头上杜绝改头换面推高药价;再次要降低中间审批环节,研究药厂、患者的市场行为,为厂商盈利预留空间。最后,药品应当实行分级管理,政策性用药和市场用药应区别对待,一些必须的临床用药,可以采取招标确定,定点生产,保证定点生产企业合理盈利,以渠道规范满足基本需求。

  低价药避免一放就乱才能廉价,应从定价机制、医保制度、招标采购、税收制度、审评审批等多方面,给予廉价药生产企业政策倾斜,用利润空间换取市场需要。同时,对特别重要的基本药物,应纳入到“国家战略物资储备”的层面,如同保障房一样实行政策兜底,多管齐下之下,廉价药生产和供应才会有稳定性和持久力。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单取消低价药限价还不够

2014年5月9日 09:26 来源:东方网

image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8日宣布,为鼓励药企生产低价药积极性,减轻患者使用高价药的负担,国家取消280种低价西药和250种低价中成药的最高零售价,生产企业可在西药费用日均不超过3元、中成药日均费用不超过5元的前提下自主定价。(5月8日《新华网》)

  同一种药品,价格越低意味着支付成本越低,无论是国家医保政策,还是患者看病需要,都对此保持着强烈的需求。一度以来,药品价格居高不下为公众所诟病。特别是基本药物制度实施以来,国家发改委几乎每年都要下发“降价通知”,对一部分药品价格实行政策性下调。然而随之而来的是,单纯降价行为无以摆脱“西西弗斯命运”,凡被降价的药品,在市场上再也找不到踪迹。

  低价药危机持续扩散,比如对甲亢患者极为重要的甲巯咪唑一度出现断药,还比如曾停产2年治疗静脉曲张的鱼肝油酸钠注射液,1元1支的氯霉素滴眼液、几块钱一盒的氟哌酸、8元100片的牙周灵片等。“基本药物”的名单越拉越长,但药品在市场上消失的迅速也越来越快。究其根本原因在于,国家对“基本药物”实行统一招标制度,对“医保药物”实行最高零售限价。一些药品生产企业为了中标而有意压低价格,成为药品价格低于成本,最后难以为继的原因。

  政策问题政策办,解决低价药危机还得从价格本身入手。既然最高限价是导致低价药生产积极性不高的原因,那么取价最高零售价,让其在合理的空间内自主定价,应当是对症下药的可行之法。新的政策虽然取消了数百种药品的最高零售价,却对日均费用进行了成本限制,给予了生产企业较大的价格弹性,对于确保合理的利润空间,促进生产积极性意义重大。

  不过在逐利的冲动之下,这似乎无以根本解决问题。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有一定的利润空间,但在更大的利益诱惑下,低价药危机依然会存在。若是价格尺度放得过宽,低价药变成了高价药,必然成为社会无以承受之重。当政策性需要与市场规则发生冲突的时候,单纯的价格管与放都无法解决问题。而要从中找到契合点,离不开综合措施的运用。

  首先,低价药的价格确定应有相应的利润空间,不能单纯追求价格越低越好。这就需要在实施药品招标采购时,不能唯价是举,而应有相应的价格参照;其次,要进一步巩固和提高基本药物制度,削弱医疗机构在选择药品的强势地位,并通过行业整肃遏制“吃回扣”现象;再次要严把药品审批关,从源头上杜绝改头换面推高药价;再次要降低中间审批环节,研究药厂、患者的市场行为,为厂商盈利预留空间。最后,药品应当实行分级管理,政策性用药和市场用药应区别对待,一些必须的临床用药,可以采取招标确定,定点生产,保证定点生产企业合理盈利,以渠道规范满足基本需求。

  低价药避免一放就乱才能廉价,应从定价机制、医保制度、招标采购、税收制度、审评审批等多方面,给予廉价药生产企业政策倾斜,用利润空间换取市场需要。同时,对特别重要的基本药物,应纳入到“国家战略物资储备”的层面,如同保障房一样实行政策兜底,多管齐下之下,廉价药生产和供应才会有稳定性和持久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