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缓解弃婴岛之困当以强化出生干预为本

2014年4月19日 09:0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堂吉伟德 选稿:桑怡

  昨日,在2014全国妇幼健康工作会上,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表示,民政部门的“弃婴安全岛”试点遇困,折射我国出生缺陷预防工作任务艰巨,仍面临很大挑战,现有床位难以承受短时间内大量增加的弃婴,接收的多是先天性重度病残儿童,难以承受大量弃婴。(4月18日《新京报》)

  “人满为患”成为“弃婴安全岛”无以承受之重,这种现象并不难理解,再高大上的弃婴岛,也总归对数量井喷的弃婴无能为力。一些地方从试点到暂停的尴尬,并非完全应归咎于“没有充分调研就推出”。不过应承认的是,弃婴的数量之多和质量之差,显然大大超过了预料,以至于让公共管理者猝不及防。尤其是公共政策面对数量庞大的重度病残儿童,“事后之补”显属于次优选择。

  若不能解决新生儿出生缺陷严重的现状,那么“弃婴岛困局”恐怕很难破解,此民生工程也难以为继。一般来说,如果不是出生儿童有严重的缺陷,父母很难忍心将其抛弃,更何况其还面临着道德与法律的双重拷问。一直以来,中国都是世界上出生缺陷的高发国家之一,每年的出生缺陷儿数量约占全世界的20%。据专家估计,每年约有20~30万肉眼可见先天畸形儿出生,加上出生后数月和数年才显现出来的缺陷,中国先天残疾儿童总数高达80~120万,照此数据,平均每半分钟就有一个缺陷儿降临,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的负担。

  造成出生缺陷的原因有很多,比如遗传、环境、生物、化学、物理、药物等,而预防又分为三级措施,分别是婚前医学检查和孕前保健、孕早期保健、对新生儿筛查。很显然的是,相比于新生儿筛查之后的治疗,婚前、孕前和孕期干预才是真正的重点。比如对是否近亲结婚的审查、是否进行了婚前咨询检查等。由于缺乏必要的程序规定和强制要求,在办理结婚和允许生育的审查上,往往流于形式,出生干预落实不到位,导致了出生缺陷的居高不下。

  之前人有提出,取消强制婚检制度可能会带来巨大的风险。事实证明这种说法并非危言耸听,出生缺陷预防工作除了要加大经费的投入之外,更为主要的是必须具有某种强制性,比如应明确经过婚检和是否亲近的审查后,才可以办理结婚证明;在加强对婚育常识的普及的基础上,还应对孕前保健、孕早期保健有相应的规范,比如规定定期检查制度,并将其作为一项必须履行的义务,让孕妇主动和积极配合落实,从而做到早预防,早发现,早矫正,早治疗。

  一些专家认为,目前已知的出生缺陷和残疾干预措施的落实,将有可能将现有的出生缺陷和残疾减少半数以上。一旦病残儿数量做到了绝对的减少,弃婴岛之重就会迎刃而解。我国现行的“出生缺陷干预工程”于1999年筹备、2000年启动,目前处于推广应用复合孕妇营养素预防神经管畸形、编写出生缺陷预防的宣传材料、加强对技术服务人员的培训等初级阶段,尚无干预计划、实施、评估和发展的工作体系和制度安排,更没有保障效果的强制性措施,从而导致干预行动难以真正见到效果,出生缺陷数量居高不下的状况没有得到改善。

  从国外成熟的经验来看,出生缺陷干预还没有一个独立的体系,应从人财物等方面建立三级预防干预网络,并真正覆盖到每个出生儿童。然而从现实来看,这项工作处于起步阶段,出生缺陷预防工作依然任重道远。但愿通过弃婴岛之困,能够倒逼出生缺陷干预工作的提速,从而在短期内建立起覆盖面宽、效果显著的工作体系,以此让优生优育更的含金量。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