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远离"过劳死"且行且珍重

2014年4月17日 09:11

来源:东方网 作者:付彪 选稿:常晔

  不抽烟、不喝酒,小刘的生命却还是停止在了33岁。江西人小刘生前在东莞长安镇的一家公司担任开发部工程师,4月9日上午,他被工友发现死在了出租屋。警方调查发现,小刘的尸体被发现时,已经死了近3天。小刘的工资条显示,刘某3月连续工作31天,加班时间190个小时。对此,家属质疑刘某是因过度劳累致使。(4月16日《广州日报》)

  近年来,“英年早逝”事件时有发生,他们中有大学教授、商界精英、演艺明星、公安民警、外企白领等,由于长期加班加点、超负荷工作,导致生命衰竭而过早离去。小刘的离世,目前虽然不能认定是“过劳死”,但他今年3月连续工作31天、加班高达190个小时,却是不争的事实。我们在痛惜之余,不能不追问,是谁让他们如此疯狂地“过劳”?

  据资料介绍,时下有七成的“白领”日均工作在10个小时以上,他们的工作强度与“劳模”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国《劳动法》对加班时间有明确约束:一般每日不超过1小时,因特殊原因每日不得超过3小时,每月累计不得超过36小时。但在实际操作中,一些用人单位根本没有很好地执行这一规定,同时也折射了有关部门在监管上的缺失。

  马克思曾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说:“劳动创造了美,但是使工人变成了畸形……劳动创造了智慧,但是给工人生产了愚钝和痴呆。”何以造成人因劳动而畸形、愚钝和痴呆?不可否认,在于一些用人单位对员工休息权、健康权的漠视,他们为了创收,想方设法制订各种“激励”政策,要求员工一年中搞出多少科研、做出多少成果、创出多少效益,才能享受何等待遇。这无形中驱使一些员工“自愿超时加班”、废寝忘食工作。

  正如小刘所在公司相关负责人说,小刘加班是“自愿”的,而且他每次超时加班,均在公司填了“自愿超时加班的申请书”。这种情形在当下许多企业工厂比较普遍。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无论如何,我们都应坚持生命至上,且行且珍重;作为用人单位,更要严格执行法规,尊重和呵护员工的生命健康,决不能让“过劳死”成为生命绝唱。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