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官员"醉死"制度不能犯晕

2014年4月15日 09:12

来源:东方网 作者:邓子庆 选稿:常晔

  近日,一则“副镇长上任首日酒后身亡疑被劝酒过度”的消息引发关注。这名“副镇长”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兴宾区,今年4月9日被兴宾区区委组织部送到迁江镇报到。当地回应称:确实在镇政府食堂喝酒,至于“劝酒”的说法并不存在。(4月14日新华网)

  衣锦还乡做官,着实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而未曾正式上任却因几杯酒丢了命,真可谓官员伤身百姓伤心。不管是从重视干部生命健康角度,还是从厉行节约、转变作风角度看,副镇长“醉死”事件都很值得深刻反思。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2013年1月1日至2014年4月10日期间,共有54名各级官员非正常死亡。其中官方公布的信息中,“喝酒死”排第二。也许有人奇怪,既然酒这东西害人害己,为何官场酒风仍如此厉害呢?在我看来,公务接待中为什么喜欢沾酒并非问题关键,关键在于已有很多制度不允许大吃大喝,为何“喝酒死”仍屡见不鲜。这好比最近炒得很热的云南高院法官殴打保安事件,如果直到如今我们仍纠结于官员为什么不该打人,显然是自讨没趣了,我们更该思考为什么法官敢如此嚣张地殴打他人。

  回到官员“醉死”事件上,在八项规定出台前后,几乎全国各地都出台类似禁止工作日午间因酒的规定。兴宾区更是早在2007年4月就出台了“四条禁令”,其中一条就是“严禁在工作日中午时间饮酒”。如今7年过去,当地却出现官员午间大量饮酒致“醉死”现象,不能不说是一个莫大讽刺。

  尽管当地声称官员“醉死”是因为他自己高兴“多喝了几杯”,“劝酒”说法并不存在,但这并不代表酒桌上完全是该官员在自斟自饮。再退一步,即便没人陪“醉死”官员喝酒,但在一齐吃饭领导干部,不可能都不知道禁酒令吧?为什么不劝劝他,反而纵容他“多喝了几杯”呢?因此,不管怎样,官员“醉死”事件中,陪同喝酒的领导干部,恐难逃其责。

  当然,对违规饮酒官员进行追责毕竟只能治“醉死”这一个标,要想治本,还有需要下大功夫。上面说过,针对官员工作日午间因酒问题,各地都有专门禁令,只不过,在一些人眼里,禁令归禁令,喝酒归喝酒,制度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基于这一现实,要让厉行节约的各项制度真正发挥作用,至少需要从两点着实:一是强化领导的垂范作用。常识是,酒桌上“主要领导”不喝酒,酒风必定好很多。正因如此,只有各级领导干部都以身作则,做出表率,做到令行禁止,下级才能更有效地执行。

  二是要完善监督问责机制。正如一学者所言,“公务接待的核心是财政制度问题,落实禁酒令的根本方法就是让预算软约束硬起来。”一些地方财政预算随意性较大,对公务接待中的大吃大喝的整治多停留在提醒、警告等层面,监督与处罚措施乏力,似乎只要不喝出人命,不闹出大动静,就不会较真。因此,要堵住公款大吃大喝黑洞,不能仅指望一两个禁令,更要抓住根本,把公款吃喝腐败与官员乌纱帽挂钩的同时,更要进一步约束财政预算,扎紧公共钱袋子。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