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温岭杀医案中"第三方调解"去哪儿了

2014年4月8日 09:1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稀银 选稿:常晔

  4月1日,温岭杀医案被告连恩青被维持死刑判决。因感觉医院治疗鼻炎有“黑幕”,连恩青对医生行凶,致1死2伤。但种种医学数据均显示手术成功。专访时,连恩青仍然认为医院在撒弥天大谎,狠狠地说“自作孽不可活,他咎由自取。”(4月7日央视)

  面对自己犯下的罪行和被剥夺的生命,连恩青居然至今还偏执地以为是对方的“咎由自取”,我们在为他的执迷不语而感到悲哀的同时,不免也连生疑问:在双方多次交涉的过程中、乃至酿成凶案的那么长的时间段里,最应该出现并发挥作用的“第三方调解”又去哪儿了呢?

  连恩青在手术后几个月感觉自己的病情没有好转,反而症状加重了,为了解决问题,他多次投诉医院,40次寻找主治医生,要求治好他的病,医院也曾组织院内院外的专家会诊,期间出具的种种医学数据均显示手术成功,没有再做手术的必要,连恩青并不认可。也正是在这样的不信任中,连恩青才最终将罪恶的“屠刀”砍向了给其拍片医护。我们诚然不可原谅其的偏执与暴行,但在“40次寻找主治医生”的过程中,医生为什么没有像第三方调解求助?所在医院也只是自行组织院内院外的专家会诊,却为何不借助于第三方调解最终化解这一矛盾?

  在今年3月全国“两会”上,中华医学会副会长、曾任卫生部医政司司长吴明江委员指出,解决医患矛盾,需要建立第三方调解机构。在回顾浙江温岭杀医案、哈尔滨耳鼻喉科恶性杀医事件等白色暴力后,他认为解决医患纠纷首先要建立第三方调解机构,由医学专家、卫生、司法等部门组成,给患者及家属一个合法和有公信力的平台。我特别注意搜索了一下,温岭市于2009年即创新推出成立医疗纠纷调解中心,对医患纠纷进行专项调解,取得成效。据2009年11月26日的《浙江日报》报道,该组织成立8个月来,已调解纠纷57起,成功率达到百分之百,社会反响良好,走出了一条解决医患纠纷的好路子。可是令人遗憾的是,温岭市这支由法院、公安、医疗、信访等老同志组成的第三方的调解委,最终并没有成为连恩青与医院的“老娘舅”,更没有为医患纠纷架起到“缓冲带”作用。

  为什么调解成功率达到百分之百的温岭市医疗纠纷调解中心,在温岭杀医案中却不见踪影,一方面可能这个组织的建立与运行存在临时性和不持久性,使得其本该发挥的作用没有发挥,最终为连恩青的杀医“理由”增加了借口。这说明这个组织不是可有可无的问题,而就是必须有的问题,而且是必须发挥作用的问题,决不能徒有其表,或者半途而废。另一方面,如果这个组织还依然存在,并且还在发挥作用,那至少说明相关宣传是不够的,其在介入医患纠纷时是多么的不及时,而我们的患者也好医生医院也罢,更没有把医疗纠纷调解中心当回事,结果导致“狭路相逢”最终演变惨剧。

  连恩青为他的暴行负责,被维持死刑判决也是罪有应得,但被其杀害医生的生命不可挽回,被其伤及的医患关系难以愈合,但是那个最该出现并应该发挥作用的“第三方调解”却不可继续缺席。怎样保持这个组织的常态化,特别是真正起到为患者维权为医生减压为医院疏导的作用,显然不只是一个温岭市需要做好的功课,再也不要让“第三方调解去哪儿了”的问题成为白色暴力的“帮凶”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