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章开沅"裸辞"资深教授是一面鉴镜

2014年3月30日 09:14

来源:东方网 作者:付彪 选稿:常晔

  章开沅,88岁,历史学家,华中师范大学原校长、资深教授。近日,他主动向所在的华中师范大学请求退休,辞去“资深教授”的名称和所有待遇,包括每年10万元的津贴。在章开沅看来,高校现今的体制像“围墙”,他想打破这堵墙,出去透透气。(3月29日《新京报》)

  “荣誉可以终身,待遇应该退休。”作为国内辛亥革命研究的开拓者和学术权威,章开沅3年4次请辞“资深教授”这个头衔,而且是“裸辞”(不享受其他待遇,只拿离休工资)。这不是虚伪的作秀,而是因为“内心很不安”,想“打破这堵墙,出去透透气”。

  人生有所受,也应有所辞。受的是教育、知识、能力,辞的是虚名、虚荣、浮财。章老执意请辞与两院院士具有同等待遇的“资深教授”一职,反映了他对职位受辞的豁达心态和从容气度。现实中有的人唯恐头衔不多,生怕光环太少,不惜弄虚作假、抄袭浮夸,图的就是更多的私利、终身的待遇,这样的人,无不受到人们的唾弃。

  孟子有言,人要有“辞让之心”。只有谦辞去掉那些可有可无的东西,让内心世界腾出空间来,才能吸收更新的知识、接受更新的事物,也才能让大脑有自由转动的空间。从这个意义上说,章老执意请辞,决不是以此彰显自己高尚,而是想腾出“资深教授”这个位置,“让年轻新鲜的面孔出现”,有更大的发挥空间,取得更多的学术成果。

  “中国航天之父”钱学森、“学界泰斗”季羡林也曾有过多次请辞。钱老说,“我姓钱,但不爱钱。”因为不爱钱,所以不用虚名虚位来挣钱。季老在自己的《病榻杂记》中也说到:“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他们头上虽然少了“学术”光环,但在世人中赢得了更高的声誉和威望。

  章老“裸辞”同样是一面鉴镜,不仅映照出一些追名逐利的人思想上的不洁、品行上的不端,而且也为学术头衔回归本真作出了示范,期待相关制度及时跟进。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