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超载与喝农药本不应同时上演

2014年3月29日 09:43

来源:东方网 作者:堂吉伟德 选稿:陆扬

  韩女士超载的卡车被惠州市交通运输局综合行政执法局扣下,按照最新处罚标准应罚款2万元。26日下午,情急之下的她在该局会议室喝下了自带的农药,经过抢救脱离生命危险。“很同情她们,但这是违法行为,要是不处罚就会有更多人超载。”昨日,该局相关负责人一句话道出了双方的无奈。(3月28日《南方都市报》)

  河南永城市发生超载车主喝农药自杀事件尚未从脑际消散,惠州市生超载车主喝农药抗争事件,再度将执法部门推向了舆论的焦点。在这场情与法的较量中,感同身受的舆论很容易偏向于喝药者的一方,就如同杀医案之后,超过六成的人叫好一样。整个社会处于严重的情绪化和对立化层面,情大于法的偏见性,正让很多人在无病呻吟中,少了理性的思考和客观的判断。

  自焚式抗拆,喝药式抗争,医闹式维权,似乎只有走这样的极端,才能实现最后的诉求。问题在于,相比于强拆等正当性,医闹和喝药却很难获得法律本身的保护,用一种极端的方式,却表达一种不受法律保护的权利诉求,最后收获的可能是苦果。当然,不排除“罚款式治超”的原罪性,也不能否定高过路费下的制度之恶。但这些都应与喝农药的行为分开来看,原罪的问题可以声讨,但喝药抗争也不能纵容。否则,非理性维权就可能放大,并形成一种强大心理暗示,结果“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便会成为潜意识。

  出于利己的因素,社会暴戾倾向越来越严重,并因为人人效仿而不断弥漫和扩散,使得很多人在维护自己身权益,或者表达诉求之时,会不自觉的采取极端的方式,要么自残自杀,要么伤害别人,暴力和恶性事件不断增长。最近有一项调查显示,93.4%的受访者认为如今的人情绪化问题严重,其中85.1%的人认为“非常严重”。当国人变得越来越“情绪化”之后,愤怒闸门洞开,人与人之间就没有了安全感。

  法外不外乎人情,前提是这种人情必须合法。法律是最后的底线,也是保障个人权利最后的工具。如果因为情绪化或者利益取向,而对行为本身的合法与非法性而孰视无睹,用同情去支撑喝农药式表达诉求,既是个体之伤,也是整个社会之殇。在这种情况下,情与法应当区分来看,可以对喝药者的处境给予同情,却不能据此而免于法律处罚。否则,人人效仿之下,恐怕喝药事件将不断上演,并因之取代法律而成为一种规范。那些超载者也好,违法者也好,为了逃避后果,完全可以随时准备一瓶农药。

  相信在任何理性而成熟的国家,都不可能因为同情个体遭遇,而对法律执行无端指责,对理性的劝导有意刁难。超载与喝农药本不应同时上演,也不宜上演。或许,对事件本身保持客观和理性的态度,才是最需要培养的公众素养和公共情怀。否则,在我们鼓励别人的时候,下一个喝药者或许就是我们自己。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