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辟谣式"限牌"让追查泄密成反讽

2014年3月27日 09:2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堂吉伟德 选稿:常晔

  3月25日晚19时,杭州市政府宣布自3月26日零时起,在全市实行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采取控制总量和“错峰限行”调整的双重措施。“限牌令”靴子落地,杭州各家4S店挑灯夜战,都把营业时间延长到晚上12点。(3月26日《京华时报》)

  与之前天津突然实施“双限”法一样,杭州的“限牌令”也属于“突然袭击法”。所不同的是,由于一份与当天发布会材料如出一撤的“新闻通稿”在限牌前夕疯传网络,引起各方闻风而动,成了商家促销的推手,并两度掀起购车高潮。随着车辆上入牌的井喷,以及“限牌令”的落地,一边是政府对限牌的不断辟谣,一边是商家限牌的确切消息,谣言最后成了事实,辟谣反倒成为谣言,勾勒出一幅绝妙的讽刺图。

  辟谣式“限牌”已让人无语,再对泄密进行调查,确实有点自扇耳光的味道。不过,有了天津等地的先列,可以说越是避谣越有可能成为真实。对政府行为进行反向理解,已经成为公众的另类习惯,由此也不难看出政府公信流失到了何种程度。当然,这样的看法源于对现状的认识,拿政府公信为谣言背书的事举不胜举,那些信誓旦旦的承诺,往往最后都成为谎言。2007年5月30日,财政部突然宣布自即日起,将证券(股票)交易印花税税率由现行的1‰调整为3‰。而就在4天前,针对股市早有传言相关部门才在正式场合进行了辟谣。几乎可以说,公众已经对公共管理部门这种为秘密而秘密,辟谣式政策出台,已经有了天然的警觉和高度的免疫力。

  任何信息都不可能空穴来风。由于政府公信不足,实施政策缺乏基本的程序正义,才有了谣言与反谣言,秘密与反秘密,保密与泄密之间的角力,并最终形成官意与民意的较量。其实,限牌与否并非问题的关键,程序上的有失公义才让人无以接受。一项重大决策的出台,本应遵循基本的程序要求,比如召开通气会、意见会、听证会等等,让外界有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提出自己的见解,在可行性、必要性上建立更广泛的共识。这些程序被忽略不说,关键还继续运用辟谣式的老办法,显然已丧失了底线敬畏。在自身没有操守的情况下,希望其他人讲操守不免让人哑然失笑。

  其实,谁泄的密其实并不重要,这也不是公众关注的焦点。在自己信誉无法获得认同的情况下,任何调查启动,对公众来说都无关重要。这只能说明,当决策本身违背程序规范,那么其就很难获得程序本身的保护,与其说泄密是出现了“内鬼”,不如说是那是对失信的一种惩罚。对于公众来说,没有什么比光明正大更有尊严感。

  或许,相比于限牌令本身的出台来说,“突然袭击”所体现出来的治理懒政,才是最让人无法接受之处。限之前怎么混乱怎么投机都无动于衷,而限之后又对于刚需的利益,没有完全考虑。政府治理不应只讲总量,不讲结构,只讲暂时不讲长远,只顾自己而不兼顾民利。若利益取向、程序运作和治理模式都出现了问题,这恐怕才是真正的公器之殇。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